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國會賴帳拒不償還國債嗎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中國是美國最大債主的衛星上天墜地後,放衛星的人雖然心有不甘,但同時胸內戚戚然,擔心這筆巨額外匯儲備如果有什麼閃失,會吃不了兜著走,有人會因此丟掉烏紗。中國政治的觀察家知道,雖然中國沒有北韓的世襲,但缺乏血統權威之權鬥的激烈、傾軋的殘酷,並不比平壤的刀光劍影遜色。也因此,當美國國債和債信有任何風吹草動時,占債權4成以上的美國居民和機構沒有太大反應,反而是持有美國國債不到1成的中國,體制內外都掀起了軒然大波。

美國底線投資基金(DLF)債券經理岡德拉奇(Jeff Grundlach)在公司發布的債務簡報中指出,美國負債多半是國內債務,個人和機構持有42%,社保信託基金持有18%,軍隊退休基金持有6%,外國擁有的債務占國債總比例是32%,而中國持有的美國債務只有9.5%。中國雖不能算美國最大的債主,但顯然是持有美國國債的外國政府中,感到最不自在、最不舒服的一個。

讓中國害怕的技術違約

6月初,美國政府債務上限的爭論在國會吵得不亦樂乎。談及解決方案,也有兩派意見。交鋒中提及「技術性違約」(technical default)的術語,讓太平洋彼岸嚇了一跳,猜測美國是否會賴帳,不還中國持有的美國公債。這也難怪,國人窮慣了,出口創匯幾十年,辛辛苦苦賺來、存起來這3萬億美元。拿一堆美國政府欠條的人最擔心的,當然是這個軍事上獨一無二的巨無霸說一句,我們不打算還錢了。

美國政府債務上限的爭論中,被稱為「圖彌計畫」(Toomey Plan)的一派,以賓州參議員圖彌(Pat Toomey)為首,他們認為美國財政每月進帳足以輕鬆支付美國的債務,但政府必須削減某些服務,短痛比長痛好,長期債務危機會得到解決。這一派的看法與華爾街某些投資家的看法一致,認為「技術性違約」 (technical default)雖然會導致國際金融市場短期的中斷,但這是可以忍受的。雖然短期的痛苦會有,但長期遠景會看好。
 
另外一派被稱之為「體制內計畫」(Establishment Plan),各大信評公司、美國財政部、主流媒體、學術界及智庫等,都屬於這一陣營。這一派認為,即使是短期的技術性違約,也會造成國際金融市場的混亂,並給美國經濟和金融造成創傷。不管是真正的違約,亦即政府不能按時、全額支付其主權債務的要求,或者圖彌計畫中的技術性違約,都會導致嚴重問題。聯邦財政部屬於「體制內計畫」一派,他們負責管理美國國債、在國際市場上兜售美國債券,執行者的選擇可以理解。

美國金融界的爭論

究竟哪派正確?這個問題不好回答。因為美國從來沒有違約過,所以兩派的假說都沒辦法去證實或證偽。有人開玩笑說,「圖彌計畫」好有一比,它就像一名軍隊參謀告訴司令官,我們可以試著引爆一顆小當量的戰術核武器,來看看那些核末日主張的支持者們是否正確。
 
圖彌計畫的假設,在國際社會引起不小波動,中國反應尤其激烈。有人驚慌,有人不知所措,有人等著看好戲,還有人懷疑是不是自由世界的領袖失去了道德高地。其實,這裡面很多都是誤解。圖彌議員所說的技術性違約只是停止支付利息,並沒有說要否認債務,並不是要賴帳。
 
停止付息是否可以呢?一般百姓當然做不到,他們也根本沒機會得到這樣的優惠。但大公司經常這樣做,它會跟銀行、債權人攤牌、談判,要求減輕利息負擔、降低利率、推遲還債等,都是可以做的,也每天每日都在進行。只是呢,百姓沒有這個特權。老百姓借錢,尤其是小筆的錢,沒有討價的餘地,必須按原章還債。

借錢不還,尤其是大債主不還錢,銀行也不能把他怎樣,除非他有擔保品可做抵押。當年房地產大亨川普陷入債務危機,銀行除了逼債,也沒有太多辦法,必須將就著他,還不得不繼續給他錢,要他支撐下去。因為川普一倒,他們以前借給他的、更多的錢,很可能就根本收不回來了。保持川普不倒,合乎銀行的利益。這跟中國房地產市場的現狀是一樣的,房子賣不出去也不降價,他們也不敢降價,因為一降價大家全都玩完。當然,繼續撐的結果,泡沫會更大。泡沫破滅時,傷心和跳樓的人也會越多。
 
從一方面講,如果美國賴帳,中國政府其實是沒辦法拿美國怎麼樣的。因為美國國債的發行,是憑藉「美國政府的信譽」(full faith and credit)擔保,它沒有抵押。如果當年中國買美國國債時用黃金做抵押,現在可以要求美國打開金庫。如果雙方談判,可以談利息的遲付、緩付。但國債利息本來就很低,所以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
 


美國會賴帳拒不償債嗎?對這個問題,有人憂心忡忡。圖為兩年前紐約中城的國債債務鐘,當年聯邦赤字突破萬億美元;而到今年6月,美國國債總額已逾14萬億。(AFP/Getty Images)


美國不會賴帳的原因

從另一方面講,美國是否有這個必要、去翻臉不償還債務呢?其實是沒有這個必要的,它在美國歷史上從來沒發生過。實際上,金融學教科書中,都把美國政府公債列為「零風險」(risk-free)金融產品的典範。

不會賴帳的原因,其一是政府不願這樣做。國會議員愛怎麼說就怎麼說,他們是立法者,代表選區和選民的利益,言論自由。但美國政府(白宮)出於運作的必要,是根本不會的。它一旦說不還債,美國的債信等級立馬就會降低,國際信評機構可跟中國那個假機構不同,會立即行動,不必理會政府的眼色。如果債信等級降低,舉債成本大增,以後就再也借不到錢了,赤字經濟難以繼續進行。

不會賴帳的原因之二,美國也不必這樣做。即使退一萬步,真到需要賴帳的時候,美國可以印鈔票,來個第N次「定量寬鬆」,印鈔還債。當然,印鈔的後果是通貨膨脹,人們不滿,但如果人們普遍覺得可以接受這一方法,寧可忍受通脹也不願把政府預算的大部分用去付息。美國物價即使再漲50%,好像也不比中國高,美國民眾的購買力,則高出中國百姓10倍。通脹導致美元貶值,會等同於變相的人民幣升值,美國出口會得到增進,美國政府目前孜孜以求的目標似乎自然就可以達成。

美國經濟體制有極頑強的生命力,生產力水平極高,效率也非常高。不管是馬克思、恩格斯、還是俄共、中共詛咒了那麼多年,什麼日薄西山啦、最後階段啦,都沒什麼用。共產主義不斷勢微,在全球走向滅亡,資本主義卻越來越完善,越來越有生命力。美國還不會賴帳的問題上,再一次瞠目結舌的,怕是那些糊里糊塗唱紅歌的馬列毛信徒。◇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