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融入儒學 赤子之心出好茶

?"
在結束花博與法門寺的兒童茶道活動後,今年是陳美蘭休息、沉澱的一年。

彷彿水結晶實驗,孩子們的純淨之心預告了一壺好茶, 去年在台北花卉博覽會開幕和史博館法門寺文物展中一群小小茶人優雅又嫺熟地注水、奉茶,廣袤中華茶道文化,在21世紀是發揚或沉寂?在小小茶人氣定神閒中看出一點端倪。

文、圖 ◎ 吳涔溪

大女兒小時候泡茶落落大方、毫不怯場,令陳美蘭心頭為之一震,彷彿敲醒了她亙古的記憶,要在21世紀茶道文化失落的時代,把中國豐富的茶道文化在孩子的心中灑下一把種籽。

對於陳美蘭而言,走進兒童茶道是一個奇妙的因緣。2003年台北圓山別館重新改裝為「台北故事館」,開幕儀式推出「茶的故事」特展。在籌備的過程中,陳美蘭偶然得知館方想找小朋友來點茶、奉茶,原本只是協助尋找合適的人選,最後卻決定由自己的女兒上陣。

超齡演出.兒童潛力超乎想像

「台北故事館」位於基隆河畔、都鐸式的建築,由1914年大稻埕茶商陳朝駿興建,當時陳家的茶葉生意遠至南洋與廈門,因此,興建洋樓接待貴賓,包括革命家孫中山與胡漢民皆來過此洋樓。因此,在2003年開幕儀式上,時任台北市長馬英九、文建會主委陳郁秀親自揭幕。

「當時媒體大批湧上,我心裡還有點忐忑, 沒想到負責點茶的女兒,很大方地站起來,九十度鞠躬,那一剎那,以及整個泡茶過程,讓我很驚訝!」「無心插柳柳成蔭」,女兒在大場面的自若神態,讓陳美蘭心頭一震。

在為台北故事館開幕做練習時,有一回女兒泡需要高溫沖泡的梨山茶,孩子的手有一些灼傷了,美蘭急著要孩子去泡冷水,孩子卻不慌忙地回她說:「媽媽,我做完再休息。」不同於一般孩子的哭鬧,孩子的潛力和鎮定,讓陳美蘭的靈魂深處震撼。

「台北故事館的茶會成功後,我發覺孩子有保禦自己的能力,也不會被大人物嚇到。孩子比大人沉穩,他的潛力是大人沒辦法想像。」眼見孩子學習茶道的無窮潛力,美蘭先是建議自己的老師、陸羽茶藝中心總經理蔡榮章開兒童班,在得知老師並無此意後,美蘭感到「自己的機緣到了」,躍躍欲試。

用心靈體會.「道」、「藝」有別

擁有「陸羽茶藝」、「無我茶會」泡茶師及茶道指導老師資格,美蘭最早培訓幾位北投文化國小的學生,2004年4月3日兒童節,在北投溫泉博物館舉辦第一次「兒童茶道展演」。當時,最困擾美蘭的就是究竟要稱為「茶道」或是稱為「茶藝」?

美蘭最後選擇了「茶道」,「『茶藝』與『茶道』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易經》裡說:形而上謂之道,形而下謂之器!茶藝是制茶、烹茶、品茶等藝茶之術,而茶道則是形而上的,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是需要通過心靈去體會的。」

早在唐代,陸羽在《茶經》中就指出:「茶之為用,味至寒,為飲最宜精行儉德之人。」即飲茶者應是注重操行、具有儉樸美德之人。也因此在美蘭的兒童茶道課程中,一部分是中國儒家思想的人文內容,一部分是學習泡茶的技藝。

陳美蘭豐富的儒家思想來自於她的祖父、基隆仕紳陳其寅,美蘭在台北商專就讀時,開始對儒家的四書五經充滿興趣,時常向祖父請學。祖父祖籍在福建惠安,從小飽讀詩書、才華洋溢。美蘭時常向祖父請學,奠定深厚的國學基礎。

然而跟茶的感情,卻起源於父親早逝,母親是南投民間鄉茶農之女,以茶葉買賣養活他們七個孩子,也因此對茶葉有特殊感情。20年前,台灣茶藝蓬勃發展,又跟隨陸羽茶藝中心蔡榮章、日本京都裏千家、人澹如菊茶書院的李曙韻等人學習茶道。

過猶不及.廟堂之上現茶道

2007、2008年連續兩年,陳美蘭帶領孩子們在台北市孔廟舉辦的活動中演繹茶道,小小茶人循規蹈矩、恭敬緩步地步上大成殿,引起中外媒體的關注。


2008年祭孔六藝文化宴兒童茶道展演(陳美蘭提供)

2010年又應歷史博物館「法門寺地宮文物展」之邀,籌辦連續二周的親子茶道體驗營。曾經親赴法門寺遊歷的陳美蘭,設計兩周的課程,帶領孩子感受唐代飲茶的優雅華美,學習簡易的唐代飲茶。

在陳美蘭的教學中,認識茶具、泡茶、禮儀、指形、手形都重要,都是茶道課的基本功,「泡茶注水,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奉茶的器皿不同,要能掌握指型、距離、高度。」

奉茶的高度也有講究,一般奉茶在肚臍的位置,若奉得高了人家有壓力,奉得低了不雅觀,高低之間蘊含儒家過猶不及的概念。

赤子之心.茶湯甘甜

儘管禮儀很重要,但是陳美蘭對於坊間有「禮儀重於茶湯」的說法,美蘭頗不能認同。在她的教學中,把茶湯泡好,也是小小茶人很重要的功課,因為,如果對茶湯漫不經心,時濃時淡,是沒辦法把茶學好的。

「事實上,小朋友的茶湯往往能夠感動人。」在陳美蘭的眼裡,孩子的純淨、接受中國文化的涵養、沉澱後,泡出來的茶湯都會感動人。她常跟孩子講水結晶的實驗,「據日本證實,你對這個水期許讚美,他就呈結晶狀給你看,小朋友時常開心地把玩、摸著茶壺,所以他的茶湯不好也很難。」

2007年陳美蘭獲選為中華兒童茶道協會理事長,她用「誠惶誠恐」來形容自己的心情,因為相較於日本對茶道的重視,台灣和中國普遍不重視珍貴的文化遺產。」陳美蘭掉淚地說。

「我們在中國文化巨人的腳下,感到誠惶誠恐,上天又賜給我們這麼好的台灣茶,我們要看重自己,把失傳的中國茶道找回來。」幾年的茶道教育,陳美蘭看到孩子已經被茶文化深深吸引,期待政府有更多的投入,也等待下一個機緣的到來,有志一同的人匯聚一塊兒,共同把中國深邃多姿的茶道文化在21世紀復興起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