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官方維護社會穩定遇到的挑戰

?"
中共維穩經費超過國防經費受到世人關注。圖為今年5月北京街頭千名群眾抗議警方偏袒肇事駕駛。(Getty Images)

因為人大會議上公布的維穩經費超過了國防經費,中共手忙腳亂的維穩舉措,受到世人越來越多的關注、嘲笑和指責。為了自我麻痺,也為了逃避世人越來越多的批評,中共就把「維穩」改成了「社會管理」,並且很高興地宣傳為「創新」。

「維穩」確實不如「社會管理」好聽。「維穩」的「維」字使人想到的首先是混不下去了、只能勉強維持;雖然符合實際情況,但面子上卻實在不好看。而中共這種組織是最講究面子的,只要面子上看起來挺好、裡面全都爛透了,那也沒有關係。

撫州的爆炸和內蒙古的遊行,使中共政權非常頭痛。用香港、台灣的流行語來說,就是「一個頭,兩個大」。撫州的爆炸與內蒙古的遊行,這兩個麻煩都很大,真的是「兩個大」。撫州的爆炸是鄭民生醫生等人殺幼兒之後、又一震撼中國和世界的大事。撫州事件是中國官民矛盾激化、無法化解的典型。內蒙古的遊行則不但是超大規模的群體事件,而且是「六‧四」22年來最大的學生運動,還是少數民族地區的許多學生參加的群體事件。

難怪中共寡頭們慌了手腳,趕緊在5月底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對策。在商討對策的中共高層會議上,中共頭目不得不承認,中國目前的社會管理模式滯後於現實,有關工作在當前更為艱鉅繁重。

在胡錦濤主持的高層會議上,研究了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的問題。從新華社報導的內容來看,還是老調重彈。說什麼「解決社會管理領域存在的問題,即十分緊迫、又需要長期努力」,這些話說了和沒說一樣。類似的會議內容、領導講話,從共產黨奪取政權之後,歷次運動都是講了又講;講完之後,一切照舊。炸彈照樣炸,遊行的人數也不會減少。

這次會議和中共歷次會議一樣,強調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事關鞏固黨的執政地位、事關國家長治久安、事關人民安居樂業,這就是創新的目的,就是把「維穩」改成「社會管理」的目的,還是為了黨的地位。至於順便提到的「國家長治久安」和「人民安居樂業」,也只是保證黨的領導的前提下,才會具體考慮;先後順序和輕重緩急,仍然一成不變,依舊是「黨和國家及人民」。「人民」只是在「黨和國家」之後,才「以及」的。這個「國家」本來也是「黨」的,跟老百姓沒有什麼相干, 因此「黨」和「國家」是一回事,「人民」只是陪襯「黨」、「國」花朵的枝枝葉葉、節節末末。

為了保證社會管理創新能夠加強黨的執政地位,又一次強調了「現有的管理體系是與我國國情和社會主義制度,總體上是相適應的」。既然「總體上是相適應的」,需要「創新」的,那就只是「管理手段」,無非是欺詐和暴力。「創新」就是讓欺詐更巧妙,暴力更及時、更惡毒、更凶殘。◇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