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經濟觀察│無奈還是貪婪?馬雲陷困局

?"
雅虎披露,阿里巴巴集團對「支付寶」這一在線業務的所有權進行了調整,支付寶的所有股權將由馬雲控股的一家中國公司獲得。(AFP/Getty Images)

種種跡象表明,雅虎稱在長達一年半的時間裏,馬雲在雅虎不知情的情況下剝離了支付寶,讓人感到十分蹊蹺。有專家認為,馬雲偷偷轉讓支付寶股權不僅是利令智昏,還被當槍使。

文 ◎ 金靖、高紫檀

近些日子,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主席馬雲的日子有些不好過。在未得到董事會簽字授權的情況下將集團控制的協力廠商支付平臺「支付寶」的股權轉移到他所控制的公司名下,這令他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

儘管馬雲一再強調,這是為了使「支付寶」轉為內資公司從而獲得央行頒發的牌照,但還是很難讓人信服這不是出於他的私心。畢竟轉移的價格僅3.32億元人民幣(約5,000萬美金),而美國農業銀行信貸證券公司認為,支付寶的市值估價約為51億美元。

「轉移支付寶股權事件」究竟是馬雲為獲取支付牌照的無奈之舉,還是一些專家指責的違背契約精神的貪婪?無論怎樣,這一舉動令馬雲陷入困局。


近些日子,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主席馬雲的日子有些不好過。(AFP/Getty Images)

摸不透的央行「遊戲規則」

2011年9月1日是大陸協力廠商支付公司獲得政府頒發許可證的最後期限,逾期未取得的公司將不得繼續從事協力廠商支付業務。

截至去年12月,支付寶註冊用戶數超過5.5億,日交易額超過25億元,日交易筆數達到850萬筆。支付寶作為國內最大的協力廠商支付平臺,是由阿里巴巴集團名下離岸公司AlipayE-commerceCorp.全資控股,即阿裡集團間接控股支付寶。

阿里巴巴集團公司股東分別由雅虎(39%)、日本軟銀(持股比例29.3%)、馬雲及持股高管(31.7%左右)構成。

以軟銀和雅虎為代表的阿里巴巴股東都認識到必須讓支付寶取得牌照,只有拿到合法牌照的支付寶才能繼續產生價值,否則支付寶就是非法經營,陷入滅頂之災。

然而不管是雅虎CEO楊致遠、還是日本軟銀CEO孫正義,讓他們內心很糾結的是,「要求全內資並且不得協議控制」只是央行口頭答覆的傳聞,他們無法確認擁有外資背景是否能獲得支付牌照。而根據這則傳聞,支付寶就必須轉讓其外資股權給內資公司,但從目前《非金融機構協力廠商支付服務管理辦法》中來看,央行並沒有一口說死,而是給外資留了想像空間。

如何抉擇,這就讓他們不只是糾結,而且很痛苦。

為獲協力廠商牌照馬雲鋌而走險

有分析稱,雅虎更傾向於支付寶以合資身分申請支付牌照,一來,《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並未禁止合資公司申請牌照,只是手續可能更繁瑣一些,另一方面,雅虎的確擔心喪失對支付寶的實際控制。

有消息透露,在支付寶申請牌照時針對「外資」轉「內資」這一要求,軟銀的孫正義曾提出傳統「協議控制」方案,也就是通過商業協議安排,將持牌內資公司收入轉入外資公司。據悉,此種方案在國內互聯網領域算是通用的方法,當年新浪就是通過此方案得以在美國IPO,此後國內的互聯網公司也大都借鑒了這種方法。但孫的這一提法,馬雲以風險過高為由予以拒絕。這顯然引起了孫正義的不滿,此後軟銀就不再參與有關支付寶補償問題的談判。

在兩大股東內心糾結的沉默下,馬雲在沒有董事會成員簽字、手續不齊備的情況下,實施了股權轉讓。

阿里巴巴旗下持有支付寶全部股份的Alipay公司,分別在2009年6月1日和2010年8月6日轉讓了70%和30%的股權給由馬雲持股80%的浙江阿里巴巴公司;2011年一季度,阿里巴巴集團終止了對浙江阿里巴巴的協議控制。至此,通過兩次股權轉移及一項協議控制的取消,支付寶徹底變身成為一家內資公司。馬雲認為,「雖然不完美,但這是當時唯一正確的決定。」

雅虎:後院起火或難饒馬雲

雅虎是一家在美國的上市公司,受著美國證券法的管轄,馬雲的「支付寶股權轉移」舉動令雅虎很受傷。

此前5月12日,雅虎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了一份檔,檔中披露,出於為儘快獲取一個重要牌照的目的,阿里巴巴集團對“支付寶”這一線上業務的所有權進行了調整,支付寶的所有股權將由馬雲控股的一家中國公司獲得。

雅虎同時向外界發表了一份聲明,聲明中稱2011年3月31日,阿里巴巴向雅虎和日本軟銀集團通報了兩項交易:一項是2010年8月支付寶所有權的轉移,另一項是2011年第一季度對支付寶進行分拆。對於這兩項交易,雅虎表示,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和股東事前並不知情,而且董事會和股東對此並未同意和批准。

顯然,雅虎的舉動並未使股東們滿意。6月8日,業內傳出消息,美國證券公司Kendall宣佈已代表雅虎股東于6月6日向加利福尼亞州南區地區法庭發起一項集體訴訟。指稱雅虎違反了1934年證券交易法有關虛假和誤導性聲明的規定。

Kendall發起的集體訴訟稱,雅虎最晚在3月31日就已經獲悉支付寶的所有權發生了轉移,那麼雅虎為何直到5月12日才向外界發佈相關情況,為何沒有在最短時間內,即2011年4月19日的電話會議或財報內容中向股東公佈這一情況,導致給公司及股東帶來損失。其間有消息稱,阿里巴巴集團在支付寶所有權轉移中獲得了4,600萬美元,而分析師普遍預計支付寶的估值為50億美元,即支付寶資產存在被低價轉移的可能。同時指控雅虎未能制定相應策略,恢復所持阿里巴巴集團投資的價值。

互聯網智慧財產權律師周賓卿認為,雅虎在股東訴訟後,雅虎公司如果不想股份持續下跌直到被清盤的話,必須按照大多數人的意願來行事,即要麼從阿裡取得與支付寶實際價值相當的補償,要麼至少在國內提起相關的股權訴訟以證明自己是個為股東利益考慮的上市公司,除非本次集團訴訟中雅虎能給出合理的解釋,否則很難取得市場的再次信任。

軟銀:以沉默的不合作挑戰馬雲

事實上在支付寶股權轉移上,日本軟銀也一直存在異議。

孫正義在支付寶的問題上,堅持認為應該通過協定控股方式讓支付寶成為殼公司控股下的「內資」公司。到目前為止,孫正義對外的唯一回應就是,在馬雲宣稱“協議控股”對於支付寶拿到牌照的風險過高而拒絕之後,他就不再參與有關支付寶補償問題的談判。按照孫正義的說法,現在他「以沉默的不合作挑戰馬雲試圖構建的權力新格局」。顯然,執掌阿里巴巴集團30%股份的孫正義並沒有「同意」剝離支付寶。

馬雲的困局

當人們把目光集中在被告席上的雅虎時,另一個令人深思的問題是,如果沒有一份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簽字的協議在手,私自將如此重大的資產剝離,等待馬雲的是什麼?

儘管馬雲稱,2009年6月的第一次股權轉讓得到了阿里巴巴董事會的口頭批准,隨後的董事會紀要也授權管理層調整支付寶的股權結構達到央行的要求,但沒有形成正式協議,也沒有簽字——這也成了現在對馬雲最為不利的一點。

現在的問題是,即便真的有過一個阿里巴巴董事會沒有簽字形成正式檔的「口頭」協議,馬雲將其剝離出來又是否符合公司章程?雅虎美國的CFO在分析師電話會議上說,阿里巴巴集團的股東協議裡的條款是:任何轉讓都要得到股東同意。在沒有董事會決議的情況下剝離一個美國上市公司控股的重要資產,馬雲又將何去何從?

而且,5月26日獲得牌照的27家協力廠商支付企業中,不但有支付寶,還有財付通、快錢等被懷疑是外資協議控制的企業,這使馬雲變得更加有嘴說不清。

不管怎樣,馬雲已經獲得了支付寶,如何補償雅虎和軟銀將是未來三方談判的焦點。

周賓卿分析,如果雅虎和軟銀任何一方不滿意,這事就絕沒有和平解決的可能,況且兩方都握有針對支付寶股權交易提起撤銷訴訟的籌碼。

如果三方的談判破裂,雅虎或軟銀提起撤銷支付寶股權交易的訴訟,支付寶公司或將重回中外合資身份,而目前這一身份或許無法獲得支付牌照,那麼,最壞的結果將導致支付寶剛到手的支付牌照因為公司股權結構不符規定而被撤銷,這將給支付寶及淘寶的業務發展帶來滅頂之災。

目前的局面已非馬雲能掌控,要使雅虎與軟銀滿意,馬雲或許將付出沉重的代價。◇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