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揭假民主 布衣代表先驅姚立法

?"
《我反對》講述中國湖北省潛江市人大代表姚立法在12年內四次沒有權勢之下參選人大代表的傳奇色彩的參政故事。(維基百科)

參選,為了揭露中共的假民主。不管被打斷脊椎或肋骨,造謠中傷或轉移選民,二十多年來姚立法堅持推動基層選舉,挑戰中共現行選舉的潛規則、假民主,喚醒民眾內心本應該有的權益。

《我反對——一個人大代表的參政傳奇》雖然已是中宣部的禁書,然而提起獨立候選人,人們常常想起一個人:姚立法。

今年53歲的姚立法,1978年大學畢業後曾支援西藏,回到老家湖北潛江後,曾在市教育局工作20年,2001年調到實驗小學教書。1987年他就以獨立候選人的身分參加潛江市人大代表的競選。孜孜以求的努力終於在十年後的1998年11月28日有了結果。那天當公布非正式候選人姚立法得票數為1,706票、票數排名第二時,選舉場上掌聲如雷,有人說:「今天是人民的節日。」


湖北維權人士、民間選舉專家姚立法。(維基百科)

在1999年到2004年1月5日期間5年的人大代表生涯中,他開創了很多「全國第一」。據大陸《檢察日報》總結:「第一個以非正式候選人身分當選的代表,第一張市人大會議上的反對票,第一個申請做專職人大代表的人,第一個定期或不定期向選民述職的人大代表……」在潛江市300多位人大代表中,他向一府兩院(政府、檢察院、法院)提交了187件建議、意見和批評,占了總數的38%。他曾發動百餘名人大代表聯署議案遞交國務院,推翻湖北省江漢縣立市的意圖;他曾調查發現市財政拖欠全市教師1億元工資的白條事件並進行了公開追討;他還檢舉了潛江部分村委會選舉嚴重違法,最終罷免了一位民政局副局長。

人們記得姚立法,不僅因為他個人的當選,更主要的是他把自身當成火種,不斷鼓勵其他民眾參與到競選中來。2003年,總人口不過100萬的潛江市湧現出32名自薦候選人,比北京和深圳兩地的總和還多,開創了全國民主風氣之先。

接受《新紀元》採訪時,姚立法總結了當年成功的幾大原因:「第一,堅持競選的執著感動了選民;第二,不留情面的揭露中共基層組織的非法選舉;第三,大膽向選民承諾,一旦當選就要怎麼做;第四,衝破一切阻力,把自己競選的傳單送到選民的手中和家裡;第五,創造條件和機會向選民發表競選演講,因為我的選區的選民高中生和大學生的選票占相當大的比重,找機會面對面的演講和回答他們的提問。」

被多次打斷骨頭 打壓參選

不過這位布衣代表很快遭到了當局的打壓和騷擾。2002年底,他走在街上被人打斷了脊椎骨。2003年的人大換屆選舉,當局造謠說他偷竊了國家機密,並將選區內的師範學院學生劃出他的選區,導致他落選。

2004年9月,姚立法接受美國國務院邀請,觀摩了美國總統大選。回國後他繼續被莫名其妙的人毆打,2005年又被打斷肋骨,先後至少被毆打了五、六次。他的所有報案,公安一律都不管。一次他被當場打暈,所幸及時搶救,否則性命不保。

即使經歷這樣的暴力阻選,姚立法依然堅持身體力行地推動公民選舉。他談到從美國觀摩回來後的最大感受:「第一,美國的選民是選舉的主體,它不是由哪個政黨來主導選舉,而是由人民自發參與這個選舉,同時民間組織在選舉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第二,美國選舉的法律十分科學,讓非法想當選的人在法律上無機可乘;第三,選舉的監督、選舉的透明、選舉資訊的公開做得非常好;第四,媒體關注選舉,沒有禁區。」

承傳理念 點燃薪火

近幾年來,每到敏感日期,姚立法就被當局監視居住。在今年茉莉花革命之前,他已經被綁架多次,目的就是阻止他去外地培訓獨立候選人和獨立觀察員。「從去年暑期後,我就給各地發那個〈中國獨立候選人競選須知〉,在中國的所有關注選舉的人主要是看這個資料。暑假我們就在全國各地對獨立候選人、對獨立觀察員進行培訓。」

不過接踵而來的就是更多的監控和抓捕。今年中國新年前,姚立法一放寒假就到了北京和上海對獨立候選人進行培訓,直到臘月廿八凌晨兩點才回到家。

「臘月廿八的早晨八點,我家的門就被堵住了,當天我一直到夜晚都不開門。警方砸我的門,整整一天,當晚七點就對我進行了非法綁架。當天就帶到武漢,廿九日帶到南昌。大年三十我在南昌,終於把求救的消息傳了出去,引起國際媒體的關注,共產黨直到正月初一的夜晚才把我送回老家。

初一之後,江西的劉萍、魏忠平他們都到湖北來找我培訓,還有廣州、湖南的朋友。因為我的培訓,當局又綁架了我一個禮拜。就是春節前後的綁架就不下十次。那時候跟茉莉花是不相干的。還有從2月20日到今天這樣的非法監控,目的就是破壞我的培訓工作,增加我的難度。」
 
作家、訪民挺身參選

不過,姚立法依然想方設法做選舉培訓,他認為今年的獨立候選人在人員結構上跟以往比有所不同,「第一,層次相對的高,湧現出作家身分的獨立候選人,以往幾乎是沒有的。第二,有一批訪民出來做獨立候選人。」在他培訓的人員中很多就是訪民,他披露這些訪民現在正在準備中,到時候就會站出來競選。

關於今年媒體開始對選舉有些報導,他對《新紀元》表示:「因為今年有一個特殊的情況,江西提前半年選舉,而全國人大常委會、中宣部以往每次換屆都要出台檔,這次還沒有出台,所以開始時中國的媒體沒有禁令,因此有了報導的空間。在國際媒體高度關注劉萍等人競選之後,中國媒體也蜂擁而上高度關注,再加上網民的關注這些所促成的。」

「還有曹天競選鄭州市長,非常有膽量,他進入的是一個新的領域,直接競選的是行政官員,這對喚醒埋藏在人民心中的參政熱情、呼喚權利的意識起到了很好、很大的作用;同時對官場不亞於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彈。」目前很多獨立候選人的宣傳口號是:「選舉人權益大如天,選票箱裡面出政權」。

中共畏懼獨立候選人

為什麼要鼓勵民眾以獨立候選人的身分參選呢?「是因為我們有一個肯定的說法,中國的這個基層選舉99%都是非法的。99%都是假民主的,全都是騙老百姓的。」


姚立法鼓勵民眾以獨立候選人的身分參選,因為中國的基層選舉99%是非法的,都是假民主。(AFP/Getty Images)

他分析說:「除了對官員的監督、質詢及罷免,共產黨的腐敗分子他們是非常清楚,如果人民按照個人的意志行使自己的選舉權來選舉人大代表,有民意基礎的、代表人民的、代表社會正義的,有這樣的人大代表組成的人民代表大會,再選舉官員的時候,那麼就使中共黨內買官的、賣官的人失去了機會,腐敗空間就會越來越小,他們的末日就會越來越近。所以他們對選舉是非常恐懼的。這是其一。

第二個很重要的就是,對財政預算和決算的監督、財政的公開透明。財政的預算和決算,由人大代表來決定,那麼他們想貪汙的空間也會變得越來越小。僅僅這兩個方面,他們就感覺末日來臨。」

用參選來揭露中共假民主

二十多年來堅持不懈推動基層選舉,姚立法向《新紀元》說明他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挑戰已經存在多年的假民主這樣一個現狀。關注選舉的人越多、競選人大代表的人越多,才會把現有選舉法惡的一面更充分暴露。強調公民的意識、強調公民是國家的主人、強調行政權立法權執法權是人民所授予的,而不是共產黨打江山打來的,這些權利都是人民的,而不是共產黨的。」

姚立法認為一百年前中國就有了國會的選舉,競爭性很強、非常激烈,開端做得很好,經過一代一代人的努力而日趨成熟,但是1949年之後,人民選舉權、甚至連假的選舉權都沒有了。「我從87年開始努力,實質還是挑釁現行選舉的潛規則、假民主,喚醒民眾內心本應該有的責任感。不是我們老百姓不關心選舉權,而是現行制度迫使他們放棄。所以我一直堅持競選,不管面對打壓還是迫害,一直堅持了下來,這是我內心真實的想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