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的中小企業一直在國民經濟中起著重要作用。(AFP/Getty Images)

國內形勢來看,製造業出現明顯的衰退,固然是由人民幣匯率持續上升、原材料價格上漲、勞動力成本增加及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但對製造加工業造成致命打擊的直接原因,卻是因金融調控和信貸緊縮所造成的民營中小企業資金鏈斷裂。

文 ◎ 陳怡蓮、高紫檀

作為中國中小民企的主要聚集地,廣東和溫州中小企業的經營狀況直接反應了全國中小企業的生存狀況。事實上,由於經營困難,中小企業的平均壽命已經由5年前的3.5年降到現在的2.7年。

2008年,受金融危機影響,廣東曾有1.5萬家中小民企倒閉,溫州則有超過4萬家中小企業倒閉。進入2011年,因成本上漲,融資困難、資金鏈斷裂等問題,中國中小民企的經營環境正不斷惡化。隨著2011年通脹上升,中國央行每月都提高一次存款準備金率,使中小企業獲得貸款越來越難。金融環境的惡化,使得中小民企倒閉潮或將再次開始在中國蔓延。

中小企業對一國的經濟社會發展有兩個重要的角色:一是承擔了社會大部分的就業壓力,二是為經濟發展提供未來的方向。中國中小企業的困境,顯示中國過去三十年的經濟模式或已走到盡頭。

不公平環境 制約民企發展

中國的中小企業一直在國民經濟中起著重要作用。資料顯示,2010年,中國已登記註冊的中小民營企業達1,000多萬個,占全國企業總數的99%以上,創造的最終產品和服務價值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60%左右,提供了全國80%的城鎮就業崗位,上繳的稅收約為國家稅收總額的50%。

當前,在中國經濟進入結構調整期時,民營中小企業更需要一個良好的經營環境,而良好的商業環境通常包括自由的進入方式、公平的競爭、成熟合理的金融秩序、健全的法制、透明的監管與有效的執行。

然而事實上,一段時間以來,經營環境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制約了民營中小企業更好地發展。

尤其在金融支持上,中小企業被另眼相看。有資料表明,62.3%的小型企業銀行貸款利率高於基準利率,而大型企業,這一比例為27.2%;大型企業也獲得了更多的優惠貸款,有13.6%的大型企業銀行貸款利率低於基準利率,而小型企業的這一比例僅為2.5%。

一位廣州工商銀行主管信貸審批的女士對《新紀元》記者表示,由於中小企業資信不佳,很難獲得貸款,銀行也並不願意貸款給中小企業,覺得貸款給中小企業風險太大。她說:「現在整個中國收緊信貸,銀行首先收緊的就是對中小企業的貸款。」而前幾年突然搞的中小企業貸款,完全是政策要求,銀行並不願意,隨著貸款風險的暴露,中小企業貸款也就更加難了。

另一個不平等是,內外有別的企業所得稅稅制體系,其主要特徵是對外商投資企業實行了特殊的稅收優惠政策。內外有別的企業所得稅立法,使民營企業面臨著與國有企業和外資企業不公平的稅收環境,使民營企業在成本上降低了競爭力,也嚴重制約著民營企業的進一步發展。

廣州的一位中小企業老闆對此相當不滿,他表示,稅收過重讓企業失去競爭力,想與其他企業競爭就不得不逃稅應對。

資金鏈斷裂溫州企業倒閉


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從6月20日起,上調存款類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率0.5個百分點,上調後大型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達到21.50%的歷史高位。這是央行今年第六次上調存款準備金率,此次凍結銀行資金約3,800多億元。貨幣收緊已經成了央行的月度例行公事。

溫州是中國民營企業的縮影,具有一定的標竿作用。日前,隨著貨幣政策的緊縮,以及人民幣的升值,導致成本價格不斷上漲,而企業的資金成本也大幅度增長。中國人民銀行溫州市中心支行此前做了一次調查,發現溫州各大銀行貸款利率已經全面上浮30%到80%。銀行貸款雖然已經不便宜,但也只有少數企業能拿到,更多貸款無門的企業只能走民間借貸的管道,目前溫州地下融資的規模已經突破1,800個億。

最近, 幾家溫州中小企業連續遭遇資金鏈斷裂,進而或破產、或倒閉。溫州樂清老牌企業三旗集團瀕臨破產的消息餘音未了,上月又傳出溫州知名餐飲連鎖企業波特曼資金鏈斷裂而倒閉的消息,幾乎同一時間,溫州另外一家知名企業江南皮革也因為巨額欠款而倒閉。從國內形勢來看,製造業出現明顯的衰退,固然是由人民幣匯率持續上升、原材料價格上漲、勞動力成本增加及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但對製造加工業造成致命打擊的直接原因,卻是因金融調控和信貸緊縮所造成的民營中小企業資金鏈斷裂。


在整個經濟大環境下,國內通貨膨脹嚴重,再加上全球經濟衰退,使企業經營雪上加霜。(AFP/Getty Images)

對於大多數中小企業來說,儘管遭遇嚴重的經濟壓力,成本高於產出,但只要銀行信貸給予幫助,企業根據市場需求適時調整產品結構,還是可以重新獲得市場、渡過難關的。可是在民營中小企業本來能夠利用的金融資源就不多的情況下,因國家宏觀調控政策的作用,銀行信貸完全傾向於國有大型企業和國家重點項目,中小企業所能獲得的幾乎全部是易變現資產的抵押貸款,以致幾乎沒有任何金融信用,銀行成了變相的當鋪,而且還不一定有錢放,走民間融資的路成了無奈的選擇,沉重的壓力令中小企業舉步維艱,當融資無法繼續時,就發生了企業的倒閉。

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曾對多家媒體說,在央行貨幣緊縮政策不改的情況下,不少溫州企業無奈下走的是民間借貸或者高利貸的路子,這樣造成企業融資成本一路水漲船高,部分溫州中小企業因為承受不起而倒閉。

稅負高 中小企業舉步維艱

1月18日全國工商聯發布的「中國民營經濟發展形勢分析報告」(2010至2011年度)顯示,2010年全年,個體私營企業完成稅收總額11,173億元,較2005年上升172.4%,年均增速達22.2%,分別高於全國和國有企業2.0和12.7個百分點。

「通脹時期照理應該減稅,減稅才能在通脹時期保障就業,所有的市場經濟國家都把解決就業放在第一位。但現在稅負不降反升。」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會長保育鈞對當下稅收的逆向行進表示擔憂。

早在兩年前,財政部稅政司曾發文表示,由於國家採取減稅政策,2009年起兩三年內的稅收增長將低於GDP增長。然而,國家稅務總局的資料顯示,2010年,全國稅收收入77,390億元,比2009年增收14,286億元,增幅22.64%;同期,全國GDP增幅預計10%左右。稅收增長約為GDP增長的兩倍。

經濟學家綦彥臣對《新紀元》表示,民營企業主要問題不是匯率問題,也不是工資成本問題,他在接觸民營企業中瞭解到,主要是稅收過高。「各種稅收和費用占經營成本百分之三十。」

河北一家鑄造民企總經理告訴《新紀元》:「現在國內的中小型企業都不好做,主要原因是國家不想讓中小企業發展,把利潤限制得太低。他們曾明確告訴我們:『從十二五來說,你想得到跟以前似的那麼大的利潤,那不可能了。』我感覺就是國家在控制著。」

他表示,原材料價格和稅收都太高。「工人平均工資1,000左右。稅收達到11%,鑄造一噸就要交700多元的稅,最後企業的利潤也就是300~400元,太低了。現在也是硬著頭皮在做。」

高稅費造成了國富民窮的現象,特別是嚴苛的稅收讓多數中小企業生存艱難。一位分析師說,因此,給中小企業減負,對民生經濟的影響最大。研究表明,假設工資占產值的15%,若將增值稅下調5%,這些錢足以為全體員工加薪30%。可現在民營企業的生存狀況實在堪憂,其平均壽命已經由5年前的3.5年降到現在的2.7年。

「繳稅部分大概占我全部生產成本的5~10%。」江蘇錦繡前程木業無錫公司總經理楊懿告訴媒體,地板行業2010年的帳面利潤率大概在2~3%。「跑不過CPI更跑不過GDP,這就是中國的製造業,拖後腿的製造業。」楊懿苦笑:「現在必須大量減稅,特別是所得稅,企業才能生存。不過,現實並不樂觀。」

「在企業利潤大縮減下,稅收還有增加跡象。」一位溫州行業協會負責人說,為完成稅收任務,一些部門人員要求企業預繳下一年度的稅款,出於無奈一些企業只好先繳了。

行賄 民企的隱形成本

行賄,對多數民營企業來說,都是一個沉重的話題,這也增加了企業的無形負擔。

有行業人說,中國的民營企業恐怕60%左右,都或多或少存在這個問題,房地產企業幾乎100%。這是一種公的祕密。究其原因,主要是由於政府高度參與資源配置、行政壟斷橫行、權力高度集中不受制約所致。中國官場的貪腐已形成「食物鏈」結構,即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吃浮萍。而民營企業是「浮萍」,屬於這個「食物鏈」的末端,只有被吃的份了。

「在大陸做生意有個特點,就是企業要做大、做強的話,必須跟政府的人聯手做。」浙江蕭山縣商人向《新紀元》透露,國有資產這塊是個無底洞。如果政府的人參與分錢的話,很容易做大做強。如果是個人單打,你的條件跟人家的不對等,你的機遇很少,你的競爭的資源也很少。他說,現在民營企業的老總是拚命想鑽到當地人大、政協裡面去,進去以後他就跟政府掛勾了,他就可以利用政府的資源來做自己的事情了。政府的人也是拚命的找民營、找這種企業合作,因為這樣才可以有灰色收入。政府看你的投資規模收錢,5千萬的投資,要打點50萬。投資500萬,送3至5萬。

成本上升造成的困境

在當前通脹環境下,除了人力成本之外,還有原材料的價格上漲,多種因素使中小企業的成本不斷上漲;加上國際金融危機尚未消退,也造成了中小企業掙扎度日。

浙江一位元中小企業老闆對《新紀元》記者透露,員工工資在最近一年裡,最起碼漲了20%,如果不這樣的話,會很難招到工人。廣州的一位中小企業老闆也表示了相同的看法。

而原材料的上漲幅度也不低,近幾個月來,中國原材料、燃料、動力購進價格指數同比漲幅都在10%左右。

經濟學家綦彥臣認為,原材料上漲的原因主要是國家壟斷。「進口都是國企,民企沒有直接進口權。我們的進口量很大,從市場經濟學角度來說,原材料應該是在逐步下降,但是為什麼一直不下降呢,就是因為國家在壟斷。就靠壓榨民營企業,這就是國進民退的一個真實現象。」

溫州一位皮革業老闆列出成本表,相比2008年,各項支出中,原材料上漲13%,助劑上漲25%,電費上漲30%,煤費上漲20%。這使他的企業最終毛利越來越低。由於成本提高,企業不得不漲價產品,但拿到訂單比往年顯得更困難了。

一位一線企業家也指出了當前中小企業的困境:不論內銷外單,訂單明顯短缺,工廠普遍處於半開工虧損狀態,即使開工充分,也無利潤可言。

「現在企業的困難遠遠大於2008年金融危機的時候。」溫洲多位企業家這樣認為。「每個人都很緊張,苦苦撐著,咬緊牙頂住。」溫州龍灣區的一位劉姓皮革製造商這樣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