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次貸:萬千空廈笑茅屋

?"
近年來,中國的多金表像與城市的高樓大廈很讓世人迷惑。(AFP/Getty Images)

中國的「繁榮」不僅印在鈔票上,最直觀的還有高樓大廈。那些貧困縣的黨政辦公大樓,皇宮一樣氣派卻只為少數官宦服務;近年超量建造的住宅,宛如城市中的水泥森林,卻大量空置;與這種「繁榮」共生的中國鄉村、世代與土地為伍的廣大農民,當今則愈加清冷、清貧……

文 ◎ 韋 拓

近年來,中國的多金表象與城市的高樓大廈很讓世人迷惑,中共官媒也不厭其煩地向外界誇耀自己有錢、強大,一時間,只許悶頭撈錢、休想挑戰黨權的陰險模式似乎成功了。然而,歷史上不按自然法則走路的,最終都被歷史所嘲弄,不管它當時騙倒多少人,虛假繁榮也不例外。其實,中外各界精英早已看到了:詭異與危情籠罩著中國。

天上拍的「鬼城」

與中國經濟GDP連結最緊的是房地產。土地過度開發與樓盤硬扛著高價,成了大陸普通人的噩夢。然而今天,更恐怖的情況出現了。

英國《每日郵報》近日依據衛星照片分析道,中國一個個「混凝土塔區」和近期修建的居民區本應人氣旺盛,但新的衛星圖片顯露出大陸大片無人居住的「鬼城」。

分析家Gillem Tulloch指出:「中國又建了更多這樣的樓房」。他形容一個城市時稱其為「摩天大樓的森林」。

據報導,截至去年,中國有超過6,400萬套空置房,而當局宣布在未來20年間,每年要興建20座城市。Tulloch說,「中國人均鋼材、鐵礦和水泥的消耗量超過歷史上任何工業國家的水準」,「這些(原料)都去興建不會盈利的鐵路,無人駕駛的公路和無人居住的城市」。

《每日郵報》說,北京政府的智庫已發出警告:中國主要城市的房價被高估了70%,中國的房地產泡沫正在惡化。大陸官媒《中國日報》引述中國社科院的數據稱:去年在中國35座主要城市的調查顯示,在11座城市,包括北京及上海,房價高於其市值的30~50%;福建省會福州的房地產泡沫最為嚴峻,其房價超過市值的70%。

話說房屋空置

新浪地產2010年9月刊登的〈關於中國城市閒置土地專題報告〉摘要披露:國土部出爐1,457宗閒置土地「黑名單」,北京、廣州、海南、江蘇等地成閒置土地重災區,四地閒置土地數量占全國近四分之一,70%以上閒置土地性質為住宅用地。列入國土部閒置土地「黑名單」的宗地總共1,457宗,閒置面積9,772公頃,合同總價款256億元。

天涯網友lymanyan提供的社科院城調隊的調查顯示,中國660多個城市現有空置房6,540萬套,在建房1,250萬套,說這7,790萬套房為空置,是社科院從全國各地供電公司調查的資料得來。標準是,每戶每月電錶零讀數,且達6個月以上。如以每套3人居住計,可供2.6億人居住。社會學家說,這種空置不僅僅是浪費資源,也隱藏著巨大的金融風險和社會隱患。

按全國房價4,000元/平米、每套約70平米計算,全國城市閒置住宅總值為18.3萬億(不包括1,250萬套在建房),除去兩成首付,銀行的房貸餘額為14.6萬億,相當於GDP的45%。也就是說,中國空置房造成的資源浪費,相當半年的GDP。

該網友說,中國的住宅成了不折不扣的金融投機工具。2009年上半年中國樓市製造的小陽春,很多是假按揭——大量炒房客到農村借身分證件投機(身分證件也從最早200元手續費,一路飆升到3,000元)。也許,中國版的次貸危機,就從這些閒置住宅爆發。當炒家拋售,房價下降,很多將轉成銀行壞賬。

和訊博主謝國忠早在2008年就以〈恐怖的空房〉為題,分析了這種危機:

大部分城市調查顯示,平均住房面積為每人28平米~30平米。可以斷定,中國不存在絕對住房短缺的情況。如採用日本標準,中國城市住房足以安置所有中國人,所有農村人口遷到城市都足夠。閒置率居高不下,而房價還持續走高,真是咄咄怪事。他用四個獨特因素解釋中國的「特殊情況」。

一,實際利率持續為負,導致對貨幣需求下降,投機衝動上升。貪婪與對通脹的畏懼連袂催生了前所未有的房產投機需求。

二,高達GDP的10%左右的形形色色灰色收入需要「安全」庇護所。面對通脹壓力,房產市場成為灰色收入的理想去處。

三,大多數中國人從未聽說過中國90年代曾遭受「房災」。正因毫無畏懼之心,貪婪加倍橫行。

四,投機者相信,政府不會眼睜睜看著房價回落。他們看穿了地方政府完全依賴房地產收入,會不遺餘力地給高房價加油打氣,因此對市場下走並無顧忌。

地上拍到的貧窮

阿波羅2011年6月報導,某作者自行駕車到華北平原的山東、河北、河南農村訪問,發現一家一戶條塊分割的低產農田,有的正在拋荒。幾千年前使用的牛拉人扛的耕作形式,也沒有實質改變。

更令人悲哀的是農村地區的入學率:小學和初中70-80%,高中不到50%,許多孩子初中沒畢業(14歲左右)就到城裡打工。鏡頭裡破爛不堪的農校,衣衫襤褸的兒童,坑凹泥濘的「空洞化」村子,到處飄著茅坑的惡臭,土屋爛瓦,垃圾污染,破敗荒涼,令人鑽心的刺痛,更難看到未來。

農舍間到處閒置著不用的宅基地,竟占據著每個村子的半臂江山。隨著人口減少,農民或已搬到城裡(仍占著土地),或者只剩老弱病殘。

農田或宅基地,因沒有土地產權,農民不能出售、抵押和繼承,所以一錢不值,被拋荒閒置,或被村官非法倒賣給開發商。這正是為什麼中國大城市擁擠堵塞,房價物價高不可攀,廣大農村卻一貧如洗,貧富兩極分化。

另一位網友2011年4月去西昌旅遊,在象徵著中國最高科技的著名航太城、西昌衛星發射中心不到10公里的農村拍的照片,同樣是令人心碎的景象。


在土坯「教室」中,孩子克難學習。(阿波羅新聞子站)


鄉村的孩子玩著自製的籃球。(阿波羅新聞子站)



那邊是動輒耗資數億的掌聲、歡呼聲、「站起來」;這邊是露著天的土坯「教室」、沒有一張看上去沒土的小臉……億萬被犧牲了最低生存條件的農民和他們的後代烘托著黨國的「撅起」!

黑手再次伸向農民

雖說這麼慘,還有人不願意放棄農村戶口進城。作者鄭風田披露了原因:

按照農村集體所有制,農村居民可以免費得到一塊120平方米的宅基地,平均價就在百萬以上,如果再建個三層小樓就值600多萬。這個賬誰都會算,所以農業戶口的含金量明顯超過城市戶口。但前提是富裕地區的農村,地值錢。

城鄉戶籍隔離制度惡名聲在外。重慶3,200萬人口,農村人口超過80%,計畫10年內把1,000萬農民轉戶為城市居民。部分高校採取強硬手段,以扣學分、取消獎學金和入黨資格或扣發畢業證等相威脅,要脅農村戶籍學生轉戶,引發抗議。

網友g1692說,這是政府與高校掛鉤坑害學生。出生在農民家庭,土地便是生命根源。那些引誘你們上賊船的豺狼虎豹,當你們碰到真正困難的時候,是不關心你們的生計的。

城市能用的土地基本被這幫靠房地產開發的敗家子敗光了,農村的農田將會成為這幫敗家子新一輪的目標,更何況是這些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黨員。

這位網友的揭露,讓我想起千把年前杜甫老先生的「安得廣廈千萬間」,年年茅屋被秋風所破的當今寒士,何年才能「俱歡顏」?◇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