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紅朝色魔纏身

?"
現在的大陸是個典型的「酒色溫柔陷阱」。(AFP/Getty Images)

「禁欲」中國早已成過去式,如今中共官方都承認,95%的貪官養有情人。中國的色誘,就這樣在中共的先鋒表率作用下,直接滲透到每個家庭細胞,令中國色魔纏身。

當古隆帶著全家回國工作時,他絕沒想到會發生這麼大的變故。

一到北京機場,他眼睛就一亮,到處都是高樓大廈,連地鐵裡都新新的。街上的女人穿得花枝招展,各種裸體畫隨處可見。餐桌上數不盡的美味佳餚,伴著各種奉承恭維話,外加黃色小段子,讓他覺得新奇。人們興高采烈談論的,概括起來也就兩個字:錢和性。誰發大財了,誰離婚了,誰有了外遇了,誰又傍上大款了……

撇道義,「跟上時代步伐」

開始古隆覺得不習慣,怎麼談論的都是些庸俗話題?不過慢慢地他發現是自己「太落伍」了,人家津津樂道的那些享受,自己從沒體驗過。記得第一次跟朋友去夜總會,小姐們的「熱情款待」讓他臉紅,可是去過幾次後,他也感覺到舒服了。相比之下,家裡夫人除了一天到晚的嘮叨和埋怨外,哪對他說過那麼多讚美的話?

最讓他驚訝的是,記憶中那個「禁欲」中國,已經變成「色情」中國了,打開電視,性感女人、壯陽廣告比比皆是;走在街上,成人用品商品等「性文化」撲面而來;電影電視裡的調情和床上鏡頭已經成了必要元素,不說《滿城盡帶黃金甲》宣揚亂倫了,連《手機》、《蝸居》都有不少色情渲染。打開手機,輸入「激情」等字,馬上能看到數十萬個淫穢網站;在他工作的大學附近,也出現了一大批「日租房」,專門為大學生情侶的開房入住提供方便,學校和小區物業都不管。環視周圍,不光是年輕人變得性開放了,連退休老人都紛紛離婚了,於是古隆感嘆自己「沒跟上時代步伐。」

一次古隆跟朋友出去玩,喝醉了,等他醒來,發現自己赤身躺在小姐的床上了。一起來的朋友們這回都滿意地笑了:「看,我們終於把博士放倒了!看他還說不說風涼話!」

起初古隆很後悔,但他沒告訴夫人,夫人也沒問,周圍的人也不管,慢慢的,古隆的膽子大起來了。單位裡有個年輕女同事,離婚了。她很喜歡留過洋的大博士,眉來眼去的,不久兩人就「對」上。一天下班後,他跟她去了她家。一陣狂風暴雨之後,古隆躺在床上,突然「悟到」:只要放下那些古板的道德約束,人生原來還能這般快活,相比之下,以前的40多年算是白活了。「從今以後,我要好好幹,多掙錢,多享樂!」

從那以後,古隆就變了個人。以前不太搭理的單位領導,現在他人前馬後的供奉著,還經常去送禮,不久古隆被提拔當了個小官。再後來,這位留洋博士更是經常跟人講,「西方人如何自由,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愛誰就愛誰,只要兩廂情願,誰也管不著。」

古隆的這番「洗心革面」,讓他夫人受不了,開始她還忍著,後來看怎麼勸丈夫也不聽,她就開始發脾氣。後來越折騰,古隆越不回家,最後經過長期冷戰,等孩子上大學後,兩人離婚了。二十多年的「一家人」,一下變成了「陌生人」,孩子也十分痛恨父親,但古隆倒很輕鬆:「把責任包袱都扔下,讓自己活得更瀟灑、更自在!」

酒色溫柔陷阱,無所不在

有類似經歷的人很多。人只要拋棄道德,讓利欲之心控制自己,就會走上這種墮落之路。最近幾年有不少海外學者隻身回國工作幾個月,再出國時,不是回來看妻子兒女,而是來離婚的,說什麼在國內找到一個更年輕漂亮的紅顏知己了。

有人說現在的大陸就是個典型的「酒色溫柔陷阱」,一上網,別說新聞門戶網站上那些專門的「女性男性」話題了,就連中共黨委的網站上,都是以美女色情來吸引人。網上聊天室經常蹦出一些美女照片,上面的妙齡女子擺著誘人的姿勢,結尾還有一句「包你滿意」。人們把這種在租賃屋內提供色情服務的叫「樓鳳」。在網上輸入「樓鳳」兩字,一下出來6,500萬個相關文章。在大陸網警嚴密監控的網站上,能大規模出現這些黃色東西,絕不是一時的疏忽,而是官方有意鼓勵的結果。

比如前兩天一個自稱是大學生的女孩,在網上貼出一組照片,希望能有富人包養:「我叫圓圓,身高1.63米,體重95斤,胸38D」,網警根本不管。

重慶還出現這樣的事。一個17歲的女孩,為了留住男朋友的心,竟答應他在網上當樓鳳。她每次接客時,男朋友和他的兩個男性朋友就在門外抽煙,有說有笑地給她放風,她每天至少接客三次,掙來的錢全部用來養活那三個大男人。

前些年有學者指出,中國性產業至少占了GDP的5.5%,產值達數千億人民幣,全國「性工作者」近千萬人,別說夜總會、歌舞廳是色情窩,遍及全國的美容院、按摩房、足療室,很多都不乾淨,裡面還有不少是下崗女工這樣的良家婦女。從官方稱謂上,人們也能看出官方態度的變化,以前叫「妓女」、「賣淫的」,現在叫「性工作者」,以前的「通姦」,現在叫「第三者」、「婚外戀」。

前些年網路上流傳的「摸奶門」、「脫褲門」等視頻,真實再現了大陸高中生的表現,未婚少女做人工流產,已經不是新聞,而是婦科病人的主體了。中國每年大概有1,300萬次人工流產,其中60%以上都是未婚少女,官方媒體上宣傳的「無痛人流」,讓一些少女把人流當成了「避孕」或「減肥」的一種手段了。

如今中國被色誘的人不是少數,而是有全民化的趨勢。中國不但出現了換妻遊戲、離婚經濟,還有各種性用品商店,生意紅火,幾乎每個城鎮都有。前不久大陸媒體報導,天津某性用品商品公開搭橋一夜情,女的不交費,男的只要交200元,就能隨便從商品的顧客群中挑選「情人」,據說生意還不錯,而法律對這種不涉及金錢交易的偷情置之不理。

微博傳情,引來上萬人圍觀

最近網上傳出一個笑話,江蘇常州溧陽衛生局長謝志強,把微博當成私人會話的QQ來用,他給自己取名叫「為了你5123」,女方叫「Y珍愛一生Y」,是個有孩子的已婚母親。

他倆在微博傳情,引來上萬人圍觀。他說:「寶貝,我上午一直在市長那彙報工作。」他還說自己這麼大年紀了,不會過分要求對方,並提出兩人交往要把握兩點:「不影響工作,不影響家庭。」不過從發微博時間來看,他都是在上班時間和她打情賣騷的。他還主動關心她:「在上海買東西沒有啊,我給你報銷。」後來他提出,「沒有身體的互相擁有,是不完美的!我期待那神聖時刻早點來臨!」於是兩人相約到某高級酒店開房,共度春宵。

事後這位局長被撤職,官方還突擊對幹部進行了網路掃盲培訓,以免官員再丟醜。不過很快人們看到另一則官員醜聞。廣州白雲區新市街道辦事處主任劉寧,其網上「裸聊」的照片出現在微博上,當記者採訪時,這位基層官員一口咬定,「已向組織彙報」,記者要調查,得通過組織了解,彷彿他露出生殖器的行為,是上級安排的。

中國「性革命基本成功」

很多大陸人認為中國的色情是跟西方學的,但沒有認識到的是,如今西方已經開始回歸傳統,而中國卻走得更遠了。

1960年代,號稱做了大量性行為調查的科學家金賽(A.C. Kinsey)宣稱:調查對象中85%的美國男性在結婚前就有過性經歷,近70%曾嫖娼,30~45%曾經背著妻子與別的女人私通。此外據他統計,10~37%的男性有過同性戀行為。於是很多人以他的學說為依據,最後引發了席捲全球的性解放運動。不過,如今人們發現這個所謂「性革命之父」,不過是個性精神病患者,他所調查的對象,大多是些戀童癖等性變態者。

如今中國大陸也出現了一批性學專家,如曾在妓院臥底、被稱為中國性學第一人的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潘綏銘,2007年在調查報告中聲稱,25至29歲的男、女有過婚前性行為的分別是72.2%和46.2%;30至34歲男、女有過多個性伴侶者的分別是45.8%和17.7%。他的這番未經考證的「調查」,無疑起到了類似金賽報告的推波助瀾作用。(詳情請見新紀元周刊172期封面故事《色性中國》)

的確,中國人的「性革命基本成功」,但在西方,從1980年代以後就出現了回歸傳統的「性回歸」。據美國《新聞周刊》在九十年代中期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認為發生婚外性行為是羞恥的人占了62%;芝加哥大學1992年調查顯示,83%的美國人只有一個固定的性伴侶或沒有性伴侶。

15位省部級高官的共用情人

為什麼今日紅朝會出現如此大規模的色情黃毒呢?有人說,中國的共產共妻是其核心基礎。不過也有人反駁說,中國不曾經是最嚴格禁欲的地方嗎?是,但那只是讓老百姓禁欲,中共高官們卻一點也沒有禁欲。別說毛澤東糟蹋了3,000多個漂亮姑娘,就是道貌岸然的周恩來,也養有情人並有個私生女,更不要說其鼻祖馬克思跟傭人有私生子,以及列寧嫖娼感染梅毒、史達林霸占歌星了。

如今中共官方都承認,95%的貪官養有情人,不過讓百姓不解的是,很多高官還共用一個情婦,莫非天下沒有女人了嗎?原來這背後還有更深的黑幕。

1963年出生的李薇,是具有法國血統的越南難民。憑藉聰明才智和「獻身」精神,她不但是原雲南省原省長李嘉廷的情婦,李下台後,她輾轉投靠北京官員,東山再起。在她的情夫中,除了「著名」的原山東省委副書記、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同時「共用」她的,還有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最高法院原副院長黃松有、國家開發銀行原副行長王益、公安部原部長助理鄭少東、財政部長金人慶,國安部長許永躍等,據說她至少跟15位省長、部長級高官有染。

李薇的「成功」,讓人看出中國式色誘的另一大特色:「錢色交易」,不算漂亮的李薇,卻是撈錢的好手,她能幫高官們快速安全地把權力「兌現」成巨額財富。

如一次在與杜世成幽會時,她指著「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青島最美麗的太平角,讓杜把這塊地批給她。2003年她一轉手就從中獲利8,400萬元。在陳同海送她的大禮包裡,李薇在股權轉讓中,一個半月就淨賺2億多,加上全國各地加油站的股份,李薇這一項的財產就在10億元以上。哪怕後來「東窗事發」,在陳同海1.9億多元的受賄贓款調查中,也沒有李薇的名字,但任何人都不會相信,這些高官們不會從情婦那裡分取自己「應該得到」的。

中國色誘,就這樣在中共的先鋒表率作用下,直接滲透到每個家庭細胞,令中國色魔纏身。◇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