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南蘇丹獨立,達佛從此和平?

?"
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關心達佛種族屠殺問題的人,似乎都樂見南蘇丹的獨立。7月9日南蘇丹總統就職典禮來賓包括達佛反抗軍領袖努爾的二百名支持者,以及長期以來的內戰死敵──蘇丹總統巴席爾。這三方的聚首讓人對於蘇丹的和平開始寄予厚望。但結果真能盡如人意嗎?雖然南蘇丹民眾擁向街頭狂歡熱舞,但南蘇丹這個新誕生國家的未來,其實充滿了不確定。

所謂「物必自腐而後蟲生」,南蘇丹因為石油資源引來多方覬覦,但造成達佛衝突的原因,可以回溯近百年來延著尼羅河河岸的國家以及包括達佛在內的周邊地區長期的不平等壓迫,最後在政客、投機份子以及天災作祟的多重因素下,於21世紀伊始惡化成瘋狂的內戰。期間共有近40萬人死於非命,超過250萬難民流離失所,以及1,200多個村落被戰火摧毀。但加劇這些問題的幕後黑手,卻非中共莫屬。

中共為了控制石油來源與利益,長期以金錢與武器支援蘇丹總統巴席爾這個「兄弟兼朋友」,而且在國際間阻撓大國介入達佛衝突,反對制裁蘇丹政府,反對成聯合國維和部隊介入,並多次在安理會表決制對蘇丹的裁行動時投出棄權票。不僅如此,在巴席爾因為達佛的屠殺而被國際刑事法庭通緝之後,中共還在2011年6月以國賓之禮接待巴席爾,高調宣稱維繫二國之間堅定而長期的友好關係,對於人權團體要求中共逮捕巴席爾解送國際刑事法庭的呼籲置若罔聞。如今南蘇丹獨立,中共快速地承認南蘇丹政府,這對於達佛難民來說是和平與穩定的宣告,或者只是換來另一個中共支持的獨裁政權?

中共在中國內部實施一黨專政,對於發生在北非的茉莉花革命戒慎恐懼,如今一反常態支持南蘇丹的獨立,絕不是中共突然贊同民主自由而是南蘇丹政府能夠符合中共在這個區域的石油利益。中共不僅不曾對發生在達佛的衝突擺正態度,甚至抱持著一種詭辯的論調,認為達佛的衝突不是人權團體所稱的「種族屠殺」因為交戰雙方都是穆斯林(雖然有阿拉伯裔與非阿拉伯裔),充其量只是蘇丹政府要剿滅「反政府武裝勢力」、「穩定區域局勢」而發生的內戰。這種論調正如中共把鎮壓中國維權民眾的行動稱為「維穩」一樣,殺戮只是必然的結果,所以談不上「種族滅絕」。

中共以這種論調支持「合法殺戮」,可以確定的是中共今後一樣不會關心達佛地區的難民人權,一旦區域衝突再起,中共毫無疑問必會選擇支持「維穩」,並且繼續提供武器與物資的援助。然而彼之糖衣汝之毒藥。這種「維穩」是被傾軋人民的無盡苦難。達佛要真和平,除了當地各方勢力須有共識之外,更重要的是排除惡意介入者繼續攪亂這池渾水。否則今日南蘇丹人民的街頭歡歌,不過是一場空歡喜。◇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