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曹「市長」的故事:出師未捷夢先醒

?"
中國法治不彰,人民沒有基本的權利,處處可看得見喊冤的民眾。(Getty Images)

威權一天天變成危權,今年又到團夥內部奪權季,黨首們終日像熱鍋上的螞蟻,絞盡腦汁謀算著如何擠入下一輪。曹天!你個圈外平頭百姓跟著起什麼哄,挑戰黨制麼?還嫌書記們心臟不衰麼?左右,弄他!

文 ◎ 九天劍


中共繁榮發展的背後,卻弊案頻傳,威權一天天變成危權。(AFP/Getty Images)

據美國之音報導,上海書記俞正聲日前就大陸「獨立」參選人的問題,對上海交大師生說:「中國的現實,如果離開了黨,國家至少是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會走上非常危險的境地。」按照俞書記的說法,中國5,000年來一直危險著,因為沒有黨和它安排的「非獨立」候選人。說穿了,搞獨立參選,那是黨的危險。

這一陣,民間冒出超過50位「獨立」競選者,包括一批著名的學者。像江西省新餘市下崗職工劉萍、湖北潛江的姚立法、四川成都的網路人氣作家「大眼」李承鵬,還有億萬富翁曹天……其中最黑色的幽默故事發生在競選鄭州市長的曹天身上。


河南風雅頌置業公司總經理、市長競選人曹天。(曹天博客)

雄心勃勃對媒體

《南方人物》周刊採訪曹天時問(節選):你怎麼會冒出要競選鄭州市長這個念頭的?

曹天:因為改革太慢,跟這個發展不協調。我一直就是理想主義,有人說我很天真,這就是個天真的想法,浪漫的想法。……我想試試看有什麼反映,但是如果有任何可能,我會走到底。
 
人物:你感覺自己比現任市長強嗎?

曹天:只要讓我提名,我比他強得多了,就文化、知名度各方面都比他強。光那一條:我拿1億,你拿吧,我不要錢,你敢嘛?我說1個億不夠我10個億,我再給老百姓發點錢做福利,再捐幾個民工學校,這都可以。我給他較勁,他肯定不行。他敢?他不敢。我可以廣泛地給打民意牌。

人物:聽說還有一些政府官員也支持你來競選?

曹天:對。因為中國官員都不是選上的,都是上級任命的,上級可以隨時拿掉。

人物:沒在體制內工作過,你懂體制內這套嗎?

曹天:太懂了,那一套伎倆太懂了。

人物:其實你也知道這事很難成,對嗎?

曹天:我知道不可能做成,但是如果讓我做,我肯定做得更好。我有足夠的心智做得非常好,做得全體鄭州人民滿意,滿意指數超過現在的政府。

不忍回首的青澀

他這樣介紹自己:曹天,年過不惑,河南開封蘭考縣人,畢業於河南大學法律系。有陷囚獄之經歷。酷愛寫作,尤愛雜文。期間曾為張也、呂薇等數十位著名歌手作詞,並出版雜文集多部。同時本人也深度參與了鄭州的房產開發,擁有相對不菲的財富。

曹天本名曹紅旗,1968年出生在「黃泛區」蘭考縣王玉堂村,在紅旗飄揚的年代,做歷史教師的曹天父親(也是河南大學畢業)給兒子取名「紅旗」。 80年代後期,法律系學生曹紅旗曾任校園詩社的社長。其詩歌曾在《河南日報》《星星詩刊》《飛天》等報刊發表,「崇拜者很多」。1989年,曹天和無數中國人一樣,捲入民主浪潮,又被捲進監獄。那年他21歲大三,被判坐牢三年。24歲出獄時,他沒得到河南大學的畢業證書。

穩定的鐵飯碗沒了,還成為鄉鄰眼中「坐過牢」的人。他24歲頭髮已經花白,在村裡像孤魂野鬼似地晃了幾個月。

人背運時,喝涼水都塞牙。有報導披露,他開始「幫親戚擺攤賣衣服,後來想自己單幹,結果拿著借來的5萬元錢,剛到義烏進貨就被人騙了,再就是在路燈下賣舊書……什麼都幹過。最晦氣的時候,到湖裡游泳,上岸來,衣服和自行車都被人拿走了……」

命運之神的眷顧

曹天是他出獄後改的名字。他放棄了紅旗,選擇了「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信天不信紅旗也許是他改變命運的開始。

1998年,經朋友介紹,身無分文的曹天,進入即將騰起的房地產業,和朋友合作開發小產權房、商品房,一路成為億萬富商……

有一次,幾個地產界的人一塊去白雲山玩,晚上滿天繁星非常美麗。他對一位地產人士說,一起出去散散步吧。「散啥步啊?」另一個說,我看電視呢,不去。

「那天,我一個人走了6公里,我想約人一起散步看星星都被認為腦子有毛病。……他們已經喪失了浪漫的感覺和人生的情趣。許多人說我神經病,我不知道這個時代到底誰有病?」

不是玩笑的競選夢

曹天在自己的博客上說:詩人曹天,年過40,學歷博士,祖籍蘭考,比文人有錢,比有錢人有理想,比有理想的人實在。

今年過年時,曹天告訴香港《長城月報》總編朱順忠:我要參選鄭州市長。之後幾個月,曹經常和朱提起此事,朱「老以為他是在說笑,因為他這人平時愛說笑。」直到6月6日,他在北京又見到曹天,「曹天一臉嚴肅給我說:我要競選鄭州市市長。那個時候,我才意識到,他不是在開玩笑,是認真的。然後,他就說要公開這個消息,因為平時他不用網路,最後決定用我的微博發布。」

朱順忠用自己的手機寫微博,「微博140個字,是短消息,曹天還讓我加了個標題,」朱說,反反覆覆修改了不下10次。15:58,他替曹天發出了這條微博:

我要公開競選市長

著名作家、時評家曹天先生日前透露:自己願意出資100,000,000(一億)元人民幣作為競選資金,參選鄭州市市長。曹天承諾:參選成功後自己任期內不拿一分錢工資,並且城管絕不可能打百姓,官員腐敗定嚴懲。曹天表示:不用懷疑我的動機,我想用《選舉法》撬動僵硬的幹部任用體制。

發完後朱還不停地問曹天:「你這是不是玩笑啊?!」曹回答:「不是,我這是認真的。」看到曹天這麼堅定,朱順忠給粉絲超過百萬的朋友、時評家楊恆均打了電話,讓其幫忙轉發。楊恆均不僅轉發了曹天的「競選聲明」,而且還評價道:「好!對中國老是感到失望的人應該知道,希望無處不在。」

在接下來的幾天內,曹天密集拜訪各路專家、學者,聽到最多的是讚揚和支持。對疑問與不解,他的解釋是:「掙錢掙累了,想花1個億爭取一個為人民服務的機會,他們當公僕這麼多年了,咋就不能讓我也當一回呢?」

「非獨立」扼殺「獨立」

6月7日,曹天又委託朱順忠發布聲明,「自己參選鄭州市長如果成功,以下幾件事情迫在眉睫:第一,撤銷城管部門,其工作交給有法可依的執法部門;第二,利用市場手段而不是行政手段,大幅度降低房價;第三,取消一切景觀工程的花銷……」

接著,他發布了對房地產開發中強拆的觀點,「只要發現強拆百姓房屋的事件,當地區域領導立即送交檢察機關依法嚴懲,給百姓和公民造成嚴重損失的,依法追究刑責;以後但(凡)是涉及到拆遷的,開發商必須和百姓公平協商……」

《雲南信息報》當日報導了曹天競選鄭州市長的聲明;第二天,《新京報》也報導了幾乎相同的消息。就在曹天籌畫參選團隊時,6月13日,他突然接到一些體制內好心朋友的電話:你最近小心點,出去躲躲!剛開始他還有些不信:「秋後算賬不可能這麼快啊!」後來,多路體制內朋友都告訴他:這個事,你不能再往前走了,再往前走危險就更大了!

6月16日,朱順忠在微博發布消息:「曾高調宣布參選市長的作家曹天,目前已經被鄭州國土資源、公安、稅務稽查等三部門組成的『專案組』調查。據瞭解,調查命令來自於鄭州市委……」

於是,經過牢獄之災的曹天,關閉手機,開始「半逃亡」。百姓「市長」的大夢剛開始做,就被現任黨市長獰笑著叫醒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