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不讓人看的中國

?"
期待中國經濟縮小貧富差距的美夢,如同夕陽映照出的背影,只有越演越長。(AFP/Getty Images)

標榜經濟崛起,外商資金湧入中國,民間並沒有因此而受惠,相反的,多少鄉村承受工業污染帶來的癌症苦果?在光鮮櫥窗式召商門面背後,貧困癌症村的現實被嚴密掩蓋。唐米豌無意中看到了外國人看不到的景象,反映出一個不為人知的真實中國。

文 ◎ 王淨文

人們常說,眼見為實。中國到底咋樣,進去看看才知道。不過在中國,不是任何地方都允許人進去看看的,癌症村進不去,愛滋病村進不去,就連地震災區救人十萬火急的事,沒有官方的許可也進不去。人們看到的,只是被允許看到的,大陸之行的眼見為實,也就只能是被人蒙住眼睛之後的櫥窗式的「真實」了。

唐米豌無意中看到了外國人看不到、而大陸人又無心去看的現實,而她講出來的,也只是她看到的一小部分。中國到底有多少個癌症村,人們不得而知,但據最保守統計,中國農村至少有3億人無法得到安全用水。

不要說大陸的窮鄉僻壤,就連北京以南120公里處的劉快莊,都成了癌症村的一員。過去十多年裡,村裡已有200多人死於癌症,附近村鎮裡每50人就有1人患有癌症,比全國平均值高了25倍,不過當地官方的聲明是:「我們這個地區的癌症發病率比別的地區要低。」

人們說,衡量一個人的品質,不是看他對上級、對比他層次高的人的態度如何,而要看他如何對待最下等、最低級的人。衡量社會好壞也一樣,看它對最貧困、最弱勢群體的態度。中共現行政策只管讓少數人先富起來,廣大民眾只好淪為少數人致富的犧牲品了。

2010年9月,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辦公室副主任鄭文凱表示,中國農村貧困人口數量從1978年的2.5億下降到2009年的3,597萬人,然而他引用的貧困標準是2008年制定的人均純收入1,196元以下,即使按照購買力均價來說,也只有0.81美元。

世界銀行2009年4月8日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雖然中國自2009年提高了扶貧標準,但還是沒有達到國際最低標準。按當年的美元購買力平價,中國仍有2.54億人口每天花費少於國際最新貧困線的1.25美元,即8.5元人民幣。

2.54億的貧困人口,這就絕不是少數人的事了。

中國現在也在開始大規模搞西部扶貧,不過從過去30年扶貧政績來看,很多貧困縣修建了白宮一般的縣政府大樓,而農民的生活,特別是有病農民的生活,依然在生死邊緣上掙扎。

扶貧的第一要素,就是要讓人看到貧困,看到問題所在。然而癌症村不讓看,河南的愛滋病村,假如沒有高耀潔的冒死揭發,我們還是不知道;四川大地震,假如沒有譚作人、艾未未、黃琦等人的調查,我們也不知道多少孩子死在了豆腐渣校舍裡。

人們恥笑鴕鳥把頭埋在地下、就以為危險不在了,然而,中共現行的愚民政策也是以為只要封鎖消息,人們就不知道弊端了。不過正如癌細胞一樣,無論是否檢測它,是否正視它,癌細胞都一直在擴散著,拖的時間越久,得救的希望越渺茫。

這也是近年來唐米豌不顧體弱多病,不斷奔走呼籲的初衷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