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坎昆瑪雅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夏天準備渡假時,問女兒願意去哪兒,她列出的目的地之一是墨西哥的猶堪坦半島,想去看那裏的瑪雅文化,因為學校裏老師剛剛講過的。我說那就去坎昆吧。坎昆(Cancun)在猶堪坦半島的東北角,加勒比海之濱,是墨西哥著名的國際旅遊城市,附近有著名的瑪雅古蹟。坎昆陽光明媚,海水清澈,沙灘潔白而細軟。猶堪坦半島向東北與美國城市邁阿密相望,成犄角狀環抱墨西哥灣,向東則隔海面對古巴,據說離古巴的直線距離只有兩百英里。

記憶中的坎昆

最早聽說坎昆,還是二十多年前在北京讀書的時候。當時有個坎昆會議,是由14個發展中國家和8個發達國家的首腦參加的關於國際經濟合作的「南北會議」。好像會議沒達成什麼協議,只是推動了全球談判,但南北首腦專門討論南北關係,也算歷史上第一次。遺憾的是,近三十年過去了,南北差距依舊。至於2010年的坎昆國際氣候會議,更是「雷聲大、雨點小」了。

「坎昆會議中心」在上世紀80年代建成,是現代化坎昆的標誌,後來以會議中心為基礎發展起來的度假酒店區(Hotel Zone),更是坎昆的驕傲。住在酒店區,特別去看了坎昆會議中心,不是二十多年前想像的那樣,它只是一棟樸實的混凝土大樓。

位於墨西哥猶堪坦半島的奇琴伊察金字塔(Chichen Itza)被選入「世界新七大奇觀」。這個坎梯型金字塔總共有365級階梯,代表一年365天。站在金字塔前,讓人感覺得到靜靜的震撼,不免發幽古之思微。導遊的名字叫西蒙•阿瓦瑞茲(Simon Avarez),歷史知識豐富,非常盡職盡責。他帶我們到瑪雅古天文臺時,看來天上地下有人不高興了,七月豔陽天突然變得大雨傾盆、雷電交加。阿瓦瑞茲不懼風雨,全身淋得濕透了還興致勃勃,直往雨中衝。受到他的激勵,遊客中的一半也跟著他衝進雨幕,在美妙的沙沙細雨中,體驗著古人的境界和思緒。

阿瓦瑞茲的講解,引起佇列中一位原在聯合國工作的女士的憤懣。原來,墨西哥政府當年把猶堪坦半島的奇琴伊察金字塔(Chichen Itza)及其附近廣袤的土地,以75美元的價格賣給了私人。這個聰明人把金字塔部分恢復、開發,現在成為旅遊聖地。聯合國的女士問為什麼墨西哥政府不把這個民族瑰寶收回國有,阿瓦瑞茲說墨西哥尊重私有產權,不會這樣做。聰明的個人和糊塗的政府的故事,讓人們不禁莞爾。
 


慕名二十載之後,終於踏上坎昆的土地,在瑪雅古金字塔前,未免略發懷古的幽思。圖為位於墨西哥猶堪坦半島的奇琴伊察金字塔(Kukulkan Pyramid -Chichen Itza)(CRIS BOURONCLE/AFP/Getty Images)


坎昆的食與行

這次去墨西哥,一直在考慮是否要租輛車自己跑,還是隨旅行團一起跑。結果後來既隨了團,也租了車,因為租車實在太便宜,一天只要7塊美金,但保險卻要15塊。

在墨西哥清澈的海水中呼吸潛遊(snorkel)最為愜意,但坎昆的海鮮餐館更令人印象深刻。頭一天晚上去的餐館叫弗萊德(Fred's),幾個月前剛開業。老闆弗萊德年紀不大,在美國遊歷多年,後來回老家墨西哥開業,專做去坎昆的西方遊客的生意。他的經營理念非常先進,菜式精美,印象深刻的是海鮮都非常新鮮,新鮮到甚至可以嘗出海產品中一絲絲的甜味和鮮味。坐在那裏吃燭光晚餐,六、七個侍者搶著服務,讓人受寵若驚。弗萊德更是親自徵求意見,還奉送一客類似巴伐利亞奶油淋著的刨冰,味道香甜可口,沁人心脾。在墨西哥隨處可見的當然是「Pina Colada」,中文好像叫「鳳梨奶霜」 或「冰鎮果汁朗姆」。與美國酒吧相比,墨西哥的冰鎮朗姆杯子巨大,味道也非常獨特。
 
新墨西哥大學藝術史教授維萊拉(Khristaan D. Villela)和耶魯大學的藝術史教授米勒(Mary Ellen Miller)最近出版了一部名為「阿茲台克的日曆石」 (The Aztec Calendar Stone)的新著,把瑪雅文化珍貴歷史遺產的研究成果第一次用英語發表了出來。可惜的是,西方對這一話題的研究,多以藝術史學家、考古學家、和人類學家為主。今天的人們也普遍把它當作一種消失的古蹟、謎一樣的歷史、以及另一種未知的東西來看待。關於它真正警世的預言,人們只能在好萊塢電影中看得到。

最新研究表明,1790年,大約相當於中國清朝乾隆年間,中國人在經歷最後一個盛世-康乾盛世之時,瑪雅文化的遺跡「阿茲台克的日曆石」被發現了,這是哥倫布時代以前最知名的歷史發現。面對奧妙無窮的阿茲台克日曆石,學者們爭相研究它,墨西哥人抬舉它,平民百姓喜愛它。在西班牙人侵入新世界之前,這塊日曆石被刻了出來,西班牙人入侵後,這塊飽含天機的石頭又被征服者給掩埋了。當然,今天的人們都知道瑪雅長曆法預言的2012年,它既是世界的末日,又是新紀元的開端。

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七月中旬去首都華盛頓DC參加會議,拜會我們州的參眾議員,也有幸拜會、結識了一位當代中國傳奇式的人物。這是一位女士,她看起來再普通不過,但她的人生故事優美而淒涼,她曾經被中國知名的高僧奇人收為徒弟,傳以他們那一門最珍貴的修煉法門。她的傳奇經歷,被稱為「未來人的神話故事」(http://tinyurl.com/62qozm7),因為它確實太令人震驚、稱奇了。

她說她十四歲時就有師父找到她,教她修煉的法門。文革時別人去北京鬧革命,她一個弱女子獨自上了峨眉山。峨眉山的方丈把山裏通靈的猴子介紹給她,群猴搭起橋來讓她過了山谷。青城山上千年的修道人也要收她為徒,但她婉言謝絕,她目前在即身成佛的正法門中修煉。

對於當代中國人不那麼信神,她深感遺憾。人們應該相信還是不相信呢?瑪雅古文化告訴了我們神的歸來,以及世界的毀滅和更新;當代人苦口婆心,也在告訴我們同樣的故事。信或不信,悟或不悟,就看我們每個人自己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