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經濟前景挑戰中共統治

?"
2011年6月12日,廣州新塘鎮出現大規模抗暴事件,抗議群眾們推翻警車。起因是由於城管大隊對小攤販主人暴打致死,又對其懷孕妻子拳打腳踢,從而激起民憤。(Getty Images)

未來十年,中國經濟將無可避免地發生減緩與衰退,面臨政權交接的中共當局,如何因應接踵而來的政經難題,也是世界各國擔憂的焦點。

編譯 ◎ 陳邁克

《經濟學人》雜誌於6月23日發表有關中國未來的評論文章〈崛起的強權、憂心忡忡的國家〉(Rising power, anxious state)。文章表示,中國經濟衰退將影響中產階級對中共的支持,使其要求更多的政治發言權,一旦他們群起抗議,中共將難以統治中國。儘管中共領導班底明年即將更換,但在缺乏政治改革的情況下,中國的未來並無令人樂觀的理由。

經濟衰退影響中產階級的支持

中國的中產階級出現於90年代後期,可以說是目前中共最大的支柱。這些富裕的都市居民犧牲政治選擇權以換取快速的經濟發展,與中共政權之間形成一種未可言表的協議。但隨著中國經濟在未來十年可能出現衰退,中共要遵守諾言,恐怕不是容易的事。的確,中國的和平與繁榮或將取決於中共的政治改革,而這也是中共最不敢面對的。

中共與其中產階級支持者的親密關係目前正受到威脅,而其根由正是經濟成長將無可避免減緩的問題。中共當局可能試圖提早解決資產泡沫或通貨膨脹的問題。

中國目前的通貨膨脹率為5.5%,達近3年來的最高水平,儘管它尚未失控,也仍遠低於1994年創下的27.7%,但在未來十年,中國經濟成長必將衰退。正當中國正朝向中等收入國家邁進之際,照顧人數眾多老年人口的負擔,可能使中產階級的生活更加不適。

為了解決此一問題,中共必須進行大幅的改革。因此,中共目前試圖改變經濟發展模式,嘗試將以鉅額投資和出口導向為主的經濟導向以國內消費為主。然而,中國在建立能讓民眾安心的醫療、退休金和社會安全制度上,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因為這些措施都必須說服中產階級增加支出,減少儲蓄,所以也不是容易的事。

都市化是經濟發展的推手

中共必須致力於維持都市化,以促進經濟發展。儘管中共可以誘使年輕的農村青年前往都市工作,但目前這種人力供給開始減少。

更糟的是,戶口制度使這些都市的農村人口不能享有住房、教育和其他福利。難怪這些民工越來越不順從中共。在每年發生的幾萬起抗議事件中,大多數都發生在農村,通常是農民的土地被強徵,但未收到合理的補償所致。然而,在都市發生的動亂也日益增加。

如果中共想維持都市的和平,並持續吸引足夠數量的農村居民,它必須使這些移民人口成為真正的都市人口,並使之擁有相稱的消費力。

中共擔心中產階級政治化

給予這些民工擁有和都市人口一樣的住房和福利,並建立適當的社會安全網,成本將十分高昂。如果加稅是解決方案,那中產階級可能會開始要求較多的政治發言權。

這是中共最擔心的。自從六四事件之後,受過教育的都市菁英大多在政治上保持沉默,但中共對他們的恐懼,遠超過難以駕馭的農民或民工。

中產階級的焦慮尚未發酵成更大範圍的反政府怒火。如果中產階級開始抗爭,中共將面對長久以來的兩難困境──給予自由或進行鎮壓。根據過去的經驗,中共將選擇鎮壓,但鎮壓本身卻可能使中產階級走向政治化。

中共是各國擔憂的對象

去年,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生產國,取代了美國保持超過一世紀的地位。在未來十年內,它還可能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

中國從全球金融危機中迅速復甦,而西方經濟仍持續低迷,這已經對很多中國人產生深遠的心理影響。中共官方的說辭充斥著自豪和幸災樂禍等情緒。中共外交官以高傲的態度對待西方外交官。在有些中國人、甚至外國人眼中,極權主義已經獲得新的合法性。

對某些西方觀察家而言,全球勢力的均衡正朝向中共的方向傾斜。長久以來,一直有西方著作擔憂中共的崛起。今天,中共已經成為世界各國擔憂的主要對象。

領導班底將更換 中共嚴陣以待

中共領導人近來在國安方面大幅增加支出,今年其預算首次超過國防。中共當局已經恢復毛澤東時代的居委會監視制度,並在過去幾個月大力掃蕩民間社會,逮捕數十名律師、民間活動人士、博客、甚至藝術家。也就是說,從中共眼中看來,整個情情勢岌岌可危。

中共領導人有其苦惱的理由。明年的中共十八大將決定下一屆領導班底,新一代的領導人將接掌政權。在中共歷史上,如此規模的政權移轉總是使領導人焦慮不安。先前的政權交接曾引發戲劇性的事件,例如1976年的政變、1986年至1989年的權力鬥爭、以及1989年的六四事件。

經濟駕馭不易 政局不容樂觀

新的領導班底將無法輕易駕馭經濟。大量農村勞動人力的供給帶給中國的優勢,正開始消失。未來幾年內,達勞動年齡的人口將達到最高峰。在缺乏具有政治風險的大幅度政策改革的情況下,維持都市化的快速腳步日益困難。

在朝向2020年前進之際,很多中國經濟學家擔心中國掉入中所得的陷阱──勞力密集的產業失去競爭力,同時無法藉創新獲取成長的新源頭。

對於相信中共將擁抱全球化或可在未來幾年引進更多的政治自由的人,中共可能會令他們失望。美國記者孟捷慕(James Mann)曾於2007年在其著作中提出這樣的警告。他表示,在從現在開始的四分之一個世紀之內,中共目前這種現代化、企業支持的箝制手段可能更多、更深化。25年內會發生很多事,但是中共下一屆領導人的陣容並沒有讓人樂觀的理由。◇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