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旅人手札 | 隨香(上)一盆稀飯

?"
一路隨香,許多民家為走路的香丁腳遞送食糧。

隨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徒步南巡。我們不停地走,鮮少歇息。清晨,一對夫妻駕著一輛貨車送來一盆鹹稀飯。一路去來,有多少民家這麼貼熨地為我們這些走路的香丁腳準備食糧?咀嚼著稀飯的醇香,咀嚼著民間的淳風,咀嚼著土地的芳美。

文、攝影 ◎ 禹海

臨近子夜,步出白沙屯火車站,兩旁民家多已掩門就息,一路蜿蜒的紅色小燈籠於冷冽風裡引領我走到拱天宮。路途寂靜,除了偶爾車過,瞻顧前後,行路者唯有自己。廟門已是闔起,我立門外一段距離處,虔敬合十躬身三拜,繼而趨前向插立於龍柱的頭旗禮敬,然後回身轉去。

第三度來到白沙屯,也將第三次隨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徒步南巡。中國人嘗語:「無三不成禮」,當初走時,就秉持這微薄心意。

就像許多的隨香人,在出發前總會先到拱天宮虔誠地膜禱敬拜。

初春時分

有風、有雨,身上的方便雨衣破了又破,我們橫越大安溪。帽子、褲管、襪子、鞋子由濕轉乾,我們穿過大甲溪。我們不停地走,鮮少歇息。帽沿或背包上的反光小燈,成了沿路的景致,也彷彿是聯集在夜裡飛舞的螢火蟲。相識與不識的人,默默關懷,相互加油,彼此鼓勵打氣。

由夜而日,我們體識了漆夜如何轉趨黎明。從日至夜,我們見到了民間的純樸人情。我們不畏前行,即使腳底起了水泡。

在快速公路上,在農莊或漁村裡,步步走去。紅橙的帽子逶逶迤迤,連綿數里。有一頂轎子、一面鑼聲,引領我們,鼓舞我們,貼熨著我們。

從苗栗、台中、彰化到雲林。不論路有多長,要走多遠,我們都願走去。因為我們相信。因為我們敬祂、愛祂。一庄一庄走過。於初春時分。有風雨,有溫馨。

路邊農夫

天猶未亮,一位披著紅色雨衣的阿伯走在田埂上,想為他的農地放水,好便日後的播種插秧。在霏霏雨水裡,看著他的身影,有種無名的動心,然於疾走的步伐中,我無能取出置於身後雨布下的相機。

天晴了,一部插秧機正在水田裡來回播種插秧,站於駕駛座旁戴著斗笠幫忙雜物的是他的妻子。這回,我停下腳步,雖然知曉阿婆的轎子(媽祖鑾轎)會離我愈來愈遠,我仍要留下等候這個春耕畫面。

秧苗都種下了,插秧機要從斜坡上來時,路旁一個如同是國中生的男孩快步下去和那位婦人以雙手扳著機頭,將身體重量踏踩在橫桿上,猶似蹺蹺板的作用,好讓插秧機能平衡安全地上來。後來,這一家人離出了我的視線,我的腳步這時加快起來,好追上阿婆的轎子。

在這片土地行腳數載,還時時為於自己崗位上努力的人感動。

回程的路上,我和穿著「中華腳踏車環保協會」黃色T恤的一位大姊對著路邊下方,正以手播種秧苗的農人喊話,喊了兩次,農夫聽到了,走出了那塊畸零的田地,手臂和短褲頭下都是厚厚的泥巴。

農夫先到一旁的渠溝洗了手腳上的泥巴,方而露著笑容過來接納我們送遞下的麵包與飲料。我與大姊伸長了手,交出我們微薄的心意。牽著車子的大姊說,有位歐巴桑多拿了食物,後來就拜託有車籃子的她幫忙送出。大姊說這是她車籃裡的最後一份,總算是功德圓滿。

「中華腳踏車環保協會」於路途上都廣設了白色垃圾袋,當阿婆的轎子停駕時,他們還主動撿拾地上垃圾,讓人打從心底生發敬意。

想到那洗淨泥巴的農夫,可在陰涼處食用點心,補充體力時,我和大姊都露出了微笑。

一盆稀飯

清晨,在停宿的汽車修配廠旁空地來了一輛貨車。貨車中的夫妻上到了車上,放下了周邊車架,露出了一大盆以玻璃紙覆蓋的稀飯。貨車婦人喊著:「鹹稀飯,古早味、好呷的鹹稀飯來了!」「還有菜脯,自己做的。」那菜脯也用玻璃紙覆在較小的鋁盆上。

我依序盛了一碗,放了些菜脯,熱熱溫溫,真好吃。一時說不出的感覺,讓我又盛了一碗。漸漸的,我吃出了那對夫妻的心意。為了趕得赴我們的起駕,那對夫妻大概徹夜未眠的淘米、洗米、熬煮著稀飯,然後配上適當的菜蔬,一切就緒了,接著開了貨車送過來。

「古早味、好呷的鹹稀飯」是外在的語音,那對夫妻內在的善良與純樸是美味的泉源。一路去來,有多少民家這麼貼熨地為我們這些走路的香丁腳準備食糧?

咀嚼著稀飯的醇香,咀嚼著民間的淳風,咀嚼著土地的芳美。感恩的向婦人致謝。也為沒有嘗到菜脯的朋友,裝了一小袋。

陽光就要綻露,我們即將啟程。(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