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胡發「江屍」訊 借賴敲山震虎

?"
中共媒體7月23日報導賴昌星被遣返回國的消息。(AFP/Getty Images)

外界認為,賴昌星只是一個棋子,對江家幫確實是一個不小的心理壓力,至少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而胡最終的目的是要賀、賈、習等江系或太子黨人馬,順從團派成為黨內第一大派系的安排,在十八前不要輕舉妄動。

文 ◎ 張海山

一般認為,中共黨內有三大勢力:胡錦濤為首的「共青團派」;以江澤民為精神支撐的「江家幫」,和中共高幹子弟組成的「太子黨派」。不過太子黨只是個抽象概念群。這些「紅色接班人」大多散落於各自小團體的利益得失中,想法、利益和政治目標因人而異,不可能凝結成真正的政治實體,而只有「西瓜靠大邊」的投機取向。於是「江胡鬥」一直是中共內鬥的主戲,明年秋天中共第十八大最高領導層的人事安排,更成為未來權力格局的爭鬥焦點。

胡派釋放江澤民死訊先發制人


7月6日亞洲電視6點鐘新聞率先播出江澤民病逝消息 。(網絡截圖)

7月1日中共建黨90年慶祝大會上江缺席,7月6日香港「亞視」播出江澤民死亡的消息,外媒大量跟進。7月7日,新華社用英文作簡短的闢謠,且很快從網站撤下相關內容。種種異常現象引發了江家幫垮臺的各類傳言。

在隨後48小時裡,由江家幫中的李長春控制的新華網出現特別舉動:江系政治局常委人物輪換搶占最主要的新聞大圖片,正在波蘭外訪的賀國強四次被登場,還有賈慶林、周永康、李長春也先後登場,而有關胡溫的新聞,沒一個上到大頭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江系為穩定軍心的露骨表演。兩天後,胡、溫、李克強等團派人物才被解凍,獲登大圖片的機會,最後習近平也才得以現身。有分析指出,雖然習被外界普遍認為是江隔代指定的接班人,但從江系高層在危機時的第一反應看,江系並不認同習是其死黨鐵幹,而是力推賀國強,其次是賈、周、李三人,這或許也暴露了目前江系高層實力構架的實際情況。

對於江澤民死訊之辯,外界觀察發現,所有「死亡說」、「腦死亡一息尚存說」、「中風癱瘓神志不清說」這些消息的源頭均來自團派胡錦濤團隊中的政治局委員,而「蚊蟲叮咬說」、「有重感冒康復說」、「身體狀況很好穩定說」這些個訊息源頭,均來自江派與太子黨中的政治局委員。

據悉,江澤民身患老年癡呆症多年,全靠進口藥物控制。2009年江出席建國六十大慶後,大病一場,之後又遭受中風,已無法自己站起,且大小腦萎縮嚴重,經常胡言亂語,情緒幼稚狀,其免疫能力全面下降,感冒發燒亦會引發肺部發炎感染。2011年6月江澤民已處於病危,目前,僅靠呼吸機維持生命跡象。

在2004年的十六屆四中全會上,江雖然表面上將軍委主席的職務交給胡錦濤,但在內部卻保留一紙約定,凡有關重大軍隊建設與國防政策的決定,仍須請示江。如今,江在距離十八大還有一年,正是編排十八大人事安排的關鍵時刻,卻被宣布「腦死亡」,江澤民成為一具殭屍,江氏軍委委員們也就沒有請示的地方了,只好任由軍委主席胡錦濤的編排。

有消息指,對於江澤民死亡傳言的源頭,北京曾派出了陣容強大的偵查班子與調查組,但隨後又下令撤回調查組,不再追查。

分析指出,團派有意把江氏變成政治殭屍,與十八大的權力運作有關。對胡派來說,人算不如天算,江倒下的正是時候,而具有親共北京的「亞視」甘為天下先播出江的死訊,也是在為後江時代的投資而作出的政治賭博。

賴昌星成為胡的絕妙棋子

7月21日,加拿大聯邦法院拒絕暫緩遣返賴昌星的申請。據悉,賴昌星已於當地時間7月22日下午被押上飛往北京的飛機。而早在11日當外媒首先曝出遠華案主嫌賴昌星或於7月底面臨遣返的時候,就有評論指出:江澤民死了,賴昌星活了。

北京盛傳胡錦濤在4月得知江澤民病危後,立即命令外交、司法等部門向加拿大施壓賴昌星,在中方承諾不判死刑的條件下馬上遣返賴昌星。據悉,中國官方提出:不虐待、不處死、公開審判,如此讓步姿態,也讓外界從一個層面窺測中共高層內鬥達到了相當的程度。


西方媒體分析認為,賴昌星被遣返與中共高層權鬥有關。(AFP/Getty Images)

香港《蘋果日報》分析,江澤民病重已讓江系失去精神寄託,如果賴昌星被遣送回國,抖出當年的祕密,咬出相關的當事人,團派定然在十八大人事布局中占上風。也有分析認為,胡是虛晃一槍,高調賴案,是在江系人馬頭上懸一把斧,意在十八大前招安,瓦解江系,而並不是真想把賴昌星弄回來,打一場真刀真槍的肉搏。

1999年中國引爆廈門遠華走私案,賴昌星是遠華走私集團的老闆。案件涉及金額達800億元人民幣,號稱是當時中共建政以來最大的走私案。據悉,當時遠華案牽扯的官員有500多人,有21個人被判死刑,執行了8個;還有好幾個人因為此案而自殺;也有幾個相關人員在監獄中死亡,其中包括賴昌星的大哥獄中離奇而死。

賴昌星隨後逃到加拿大,申請政治避難,其難民聆訊是在2001年的7月3號開始的,當時是加拿大最長的一個難民聆訊,一直到當年11月份才結束,2002年才下來結論,拒絕了他的難民申請,然後他的律師就代表他提出了上訴,在這些年當中,他一直都是在上訴、遣返、進行遣返前評估,評估後提出司法覆核,一直這樣迴圈,直到現在。

由於賴跟中共高層內鬥有直接的關係,故而,賴的去留一直是國際關注的焦點。

最黑的是羅幹

一般認為,賴昌星的命運與數位江家幫與太子黨有關,其中最顯赫的三位現任政治局常委是政協主席賈慶林、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賀國強、與副主席習近平。但也有內部人士指出,曾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江系人馬羅幹,才是福建官場最大的保護傘。

對於賴昌星案與江澤民的關係,當時盛傳賴案涉時任福建省委書記賈慶林之妻林幼芳,但是林曾公開聲稱不認識賴。而賈慶林完全是靠江澤民庇護,才得以從福建省委書記到北京市委書記,最後進入中南海,成為全國政協主席。

時任中共總理的朱鎔基介入調查。當年,朱鎔基跟江澤民同在上海時就有不和,朱在上海當市長,江在上海當市委書記,兩人時常頂牛。後來,朱鎔基受鄧小平直接提拔進入中南海,朱、江的權力鬥爭延續到中南海。當時,朱鎔基堅決要查這個案子,一定要把賴昌星引渡回國,顯然,引渡回國之後能夠摸從賈慶林這個藤,順著就能摸到江澤民的瓜。所以江澤民出於自保,宣布案件查到省部級為止,捂著賈慶林不讓動,甚至讓賈慶林離婚避嫌。

96年到99年間,賀國強任福建副書記兼省長。但福建的官員對中紀委派駐福建的查案人員「諸多阻擾」,並最後「通水」給賴逃離中國。港媒評論稱,賀到福建時,遠華集團已富可敵國,且打通了中央與地方的人脈,「但是賀有沒有盡責地配合中紀委與其他部門的調查工作?」目前來看,賀被江系在新華網力舉,或許從那時起,賀就與江暗中合流了。

外界評論還稱,習近平也要負上責任,「習從九五年到小賴逃跑時的官階是福建副書記,所以同樣要對此大案負起碼的政治責任。」事實上,習背後另有一位山頭人物與之互動,那就是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羅幹。

曾有體制內部人士投書海外,揭露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羅幹才是福建省黑惡勢力在中央的總老闆。羅幹是山東人,也從未在福建工作,但因習父的關係,羅與習私交很深,習為羅辦了福建人大代表的行頭。從1997年起,羅幹作為福建代表團的代表年年參加會議,即使不能到,也要派祕書來聽,瞭解福建各方情況,他多次到福建視察,指導工作。福建成為羅幹的主要黑色財源,他的策略就是吃官,把福建官場搞成了羅式黑幫,若求得保護,官場層層上貢,最後到達羅幹的小金庫。賴案與羅幹不會沒有牽連,但因羅幹已退下,人們對之興趣不大而已。

外界認為,賴昌星只是一個棋子,對江家幫確實是一個不小的心理壓力,至少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而胡最終的目的是要賀、賈、習等江系或太子黨人馬,順從團派成為黨內第一大派系的安排,在十八前不要輕舉妄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