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廣西四律師偽證案」始末

?"
圖為第一批赴北海法律援助同行的律師們在北海海城公安局(圖片來源:陳有西學術網)

現在大陸很多律師都不敢取證了,只在偵控機關提供的證據材料中找漏洞。 面對一個連基本訴訟程式都不予遵守的辦案機關,能在實體上保證案件客觀公正嗎? 在現代社會每一個人都可能成為被告,公檢法辦案猶如一言堂,人人自危矣。

文 ◎ 王淨文

最近大陸律師行業很不寧靜。重慶的李莊案還未徹底了結,廣西北海又爆出四位律師涉嫌作偽證案。此案在全國20多萬從業律師中引起強烈反響。專家學者指出,公安動輒利用《刑法》第306條來加害辯護律師,律師被暴力毆打而公安置之不理,如今大陸律師行業已處在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中。這樣下去,中國還需要律師嗎?
 

 


「11-17 拋屍案」和「廣西四律師偽證案」回顧

        2009年11月17日,北海公安局在碼頭漁船底下,打撈出青年男子黃煥海的屍體。三天後公安宣布成功破案,七名嫌疑人被刑事拘留。官方稱是由一起酒後小糾紛引起。2010年8月~9月,廣西南寧百舉鳴律師事務所楊在新、廣西中龍律師事務所主任羅思方、廣西青湖祥大律師事務所梁武誠、廣西通誠律師事務所楊忠漢,先後作為四位被告的辯護律師,共同代理此案。

        2010年9月,律師楊在新赴合浦縣看守所會見當事人楊炳棋,做了五頁的會見筆錄。楊表示自己不僅沒有毆打被害人,還幫助尋找他。「我在海城公安分局被吊、被打,現在左手還有痕跡。」9月26日,一審開庭:三名證人證實楊炳棋等人未毆打他人,且無後續作案時間。四名被告亦當庭推翻以前的口供,四名辯護律師都為四名被告進行了無罪辯護,並提出該案眾多疑點。

        2011年3月10日,證人宋啟玲被檢察院批捕。6月初,證人楊炳燕也在家中被押到看守所。6月13日,楊在新等4名律師被公安局以「妨害作證」刑事拘留或監視居住,「北海四律師偽證案」成立。

        6月27日,來自北京、山東、雲南的六名律師抵達北海,正式啟動對涉案四名律師和三名證人的法律幫助。這六名律師為:陳光武、伍雷、朱明勇、張凱、王興、楊名跨。其間,媒體對此進行了廣泛深入的報導,人們紛紛聲援被抓律師。兩天後,楊在新律師被批捕,另外三位律師被取保候審而釋放。

        7月18日,北海律師團的10多位律師,在北海賓館先後兩次被30多人圍攻、毆打。公安稱他們是死者家屬。19日,北海律師團到派出所申請會見當事人時,再度被一群人圍攻,無法見到當事人。
 

 

從偽證案到暴力毆打

對比重慶李莊案和北海偽證案,兩案幾乎出自同一範本:都是公安先通過酷刑審訊,得到被告的認罪供詞;被告家屬找到刑法辯護律師,律師會見被告時,被告聲稱自己無罪,認罪口供只是酷刑所致。於是律師利用新證據,推翻公安機關的判定,在法庭未判決期間,公安回頭再用酷刑審訊被告,被告於是站出來指證自己的辯護律師誘導他「做偽證」,結果律師鋃鐺入獄。

不過,似乎北海案子走得更遠。廣西楊在新律師被捕後,得到整個律師行業的同情和聲援,由全國各地10多位律師組成的「北海律師聲援團」親赴北海,要為楊律師等人辯護抗爭,而北海公安卻暗中指使所謂死者家屬,暴力毆打聲援團律師,律師報案,當地公安也置之不理。

律師是違法辦案者的最大敵人

北京律師李和平表示,律師團在辦案過程中受到暴力圍攻,這是一個具有標誌性的事情,顯示「目前中國律師的執業狀況、環境,到了非常危急的關頭。」「現在將近20名律師參與辯護,這些律師是中國律師中最勇敢、最有擔當的一個群體,我本人對他們表示崇高的敬意,有他們在前面,中國的法制、律師的執業環境才會更好。」

陳有西律師表示,這個案例最終可能會成為《刑事訴訟法》修改時保護證人、保護律師辯護權的一個很好的現成案例。」他指出公安機關的刑訊逼供,只有律師能夠揭露,因此律師就會成為違法亂紀的辦案人的最大的敵人。

「真正的影響證人、讓證人作偽證的,90%以上是公安局和檢察院。大量的法庭偽證是公權機關提供給法庭的。」中國的法庭偽證問題根源在於從前蘇聯學來的、那一套符合專政要求的、極為落後的不人道的制度。他還說:「司法制度不改,這種不斷抓律師的『中國特色』的荒誕劇還會不斷上演。」

《刑法》第306條是歧視律師職業的惡法

王思魯律師指出,為什麼《刑法》只是規定了「律師偽證罪」的條款,而不規定「警察偽證罪」、「檢察官偽證罪」呢?這是明顯的歧視。什麼叫「引誘證人違背事實改變證言或者作偽證的」呢?律師的循循善誘,目的是幫助證人將其所知道的事實全部講出,公安的偵查結論就一定代表事實真相嗎?

另外,從北海拋屍案和律師偽證案來看,偵查和起訴律師的都是同一班人馬,單位迴避的制度性缺失,怎麼能做到公正呢?程式正義是實體正義的前提和基礎。面對一個連基本訴訟程式都不予遵守的辦案機關,能在實體上保證案件客觀公正嗎?

現在大陸很多律師都不敢取證了,只在偵控機關提供的證據材料中找漏洞。不過,在現代社會每一個人都可能成為被告,公檢法辦案猶如一言堂,人人自危矣。◇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