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開天窗的勇氣

  溫州動車追撞事故第七日,即傳統上祭悼死者的「頭七」來臨之際,中共中宣部再下禁令,要求「報導迅速降溫,除正面報導和權威部門發布的動態消息外,不再做任何報導,不發任何評論。」此舉引發一向唯「黨命」是從的大陸眾多媒體強烈不滿,一些報紙頭版雖撤下稿件,但卻以近乎「開天窗」的方式,表達對逝者的紀念;此外,還有近百家報紙同時引用溫家寶「要給群眾真相」、「是否救人第一」,「鐵道部要回答」等為大標題,呼籲「要真相」,矛頭直指鐵道部。媒體此種反應在近年特大事故中實屬罕見。

  比如上海《青年報》頭版近乎開天窗,版中只有溫家寶前日在事故現場獻花鞠躬圖片以及出事動車D301和D3115兩個編號,最下邊則是一行小字:2011年7月23日20:34。獨特的版式勝過千言萬語,當日報紙脫銷。

  比如廣州《南方都市報》更全黑首頁,帶出16版專題報導,總題為「真相是最好的紀念」,並配以社評,如杜鵑啼血,痛悼遇難者,叩問責任人等,對當局的不滿躍然紙上。

  ……

  開天窗、以曲筆表達不滿,是中共治下那些良知尚存的媒體人所能選擇的有限方式之一。為什麼報紙「開天窗」就是一種表達不滿的方式?據《漢語大詞典》解釋:「舊時因新聞檢查,某些報導或言論禁止發表,報紙版面上留下成塊空白,叫開天窗。」而中國媒體首開天窗還應追溯到100年前。

  1911年武昌起義前,山西人在北京辦了很多報紙。武昌起義後,有一家報紙出了報導起義的號外,警察說:「這樣不行,你鼓吹起義,以後不能報。」第二天該報就開了一個天窗,整個一版都空著,後面是一行小字:「本報獲得武昌起義消息甚多,但是警察不讓報。」後來警察沒有辦法,只能讓報。

  北洋時期因為幾乎沒有媒體檢查,所以人們享有充分的新聞自由。國民黨統治時期,開始有了新聞檢查,媒體再度出現開天窗,但媒體仍享有一定的自由度,中共可以在國統區自由的出版報紙、書籍、雜誌就是明證。然而,到了1949年中共執掌政權後,媒體連開天窗的勇氣都沒有了,媒體完全變成了黨的喉舌。

  隨著中國對外交往的增多,越來越多有良知的媒體人意識到了中國媒體的弊端所在,但身在強權下,有心卻無力改變。不過,2009年11月19日出刊的《南方周末》,因獨家採訪的奧巴馬內容沒有通過大陸新聞監管機構審查而在報紙頭版「開了天窗」,此舉引發了全國上下的關注。雖然該報編輯受到整肅,但這還是讓眾多的媒體人略有所悟:原來也可以用這種方式抗議!

  如今,在溫州撞車事件上,大陸幾家媒體以罕見的勇氣,再度以近於開天窗的方式報導,不是被逼上了梁山,不是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受黨「教育」多年的媒體人如何肯冒著被砸飯碗的危險而為之?這不恰恰說明中共所為已觸碰到了人之為人的良知底線了嗎?

  誠如一位網友所言:如果我們的媒體實在不能堅持,那就堅持開天窗吧。是啊,試想一下同一天全國上百份報紙同時開天窗的情形。這樣的勇氣,這樣的氣勢將不僅震撼民眾,也將讓中共當局膽戰心驚!◇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