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倖存者驚魂一刻

?"
7月24日官方為搶通高鐵而吊出追撞列車殘骸。(Getty Images)

強烈的多次撞擊,伴隨刺耳的撞擊聲和尖叫。停下來時,周圍都變成了廢鐵,手摸到的都是泥巴和炸得破碎的海綿。身邊還有兩個活人,後邊一個男的說他腿被壓住了。有屍體倒在橋上……

2011年7月23日,一個貌似平常的夏日。窗外不時下著雨,偶爾還有閃電。陳曉蘇坐在從北京開往福州的中國高鐵(又稱和諧號)動車D301的第五節車廂33號。事故發生時,前面四節車廂都飛出了高架橋,第四節懸在了半空中。相比那裡的乘客,她這裡輕鬆多了。

「晚上8點多,當車快到溫州南的時候,不靠站就停下來了,當時雷雨交加。重新開動的時候廣播說,由於天氣原因會晚點,請我們諒解,我說晚點也不說具體晚多久,剛講完突然停電,劇烈的顛簸。我整個人摔在地上,隨著巨大的衝力向前滑,我馬上用右手抓住旁邊的扶手,不至於飛出去。持續這個姿勢有一會,就出現了第二次非常劇烈的顛簸。

這次顛簸沒有規律性,而且比第一次劇烈非常多。車廂在不停劇烈地震動。我又被重重地摔在地上,之後甩著滑出去了一大截,只能用一隻右手把住欄杆,人處於貼著地板半躺的狀態。如果說第一次我只是下意識地的抓住欄杆,這一次我回過神,心裡開始恐懼,我怕車子出軌,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地形。就當恐懼要蔓延的時候,車子停住。我想第一次應該是司機手剎,第二次是追撞。」

「周圍都變成了廢鐵」

網名叫「西瓜要減肥啊」的女孩,正好坐在被南方周末採訪的王海茹和曹衛東夫婦旁邊,D3115次16號車廂25座。很幸運他們都從旁邊的窗子逃出來了。

「我們在永嘉停了近20分鐘後,好不容易聽見廣播說,下一站就是溫州南了。走到半路又停了,然後又開了,剛剛顯示時速15km的時候,就感覺強烈的多次撞擊,我們都不知道怎麼了,只有各種撞擊聲和尖叫。等停下來的時候我周圍都變成了廢鐵,手摸到的都是泥巴和炸得破碎的海綿。不知道怎麼回事,像地震一樣,猛烈的幾次撞擊。

然後我發現身邊還有兩個活人,我就一直哭。撞擊的時候我覺得我要死了。我手上還抓著手機,我就開始打電話給朋友,讓他們報警,周圍的人讓我爬出去看看,我看看外面很深,好像是懸崖,然後他們就叫我不要爬了,邊上的車體都炸得亂七八糟,很燙,我也不敢動,後邊的一個男的說他腿被壓住了,過了一段時間,前面有人在叫,說往橋那邊走,我就跟著他們一直走……感覺像是經歷了一個世紀那麼久,而撞擊又是那麼突然,幾分鐘,生死兩重天。往前面走的時候,有屍體就在橋上,看了好難過!往下走,一直有人問我從哪裡來,我一直哭……」

D3115司機:「他非要讓我停」

王海茹回憶說:「就像碰上地震一樣,身體止不住地往下滑,感覺像掉到了車下面。」逃出後,她遇到了D3115的列車司機。只見他軟癱在一邊,反覆喃喃自語這麼一句話:「我這一生都不會再開車了,我沒有責任的。當時我說能過去的,應該走的,但他非要讓我停。」溫州瑞安市文聯祕書鮑永遠證實,他當時也在場,聽司機這麼說還給了他一根菸。按常理司機說的他,就是指調度了。

逃過死亡的陳姿女士對《大紀元》回憶說:「出事的時候我被摔暈了,摔下去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等我醒來的時候,我趴在泥土地裡,後來被別人救起來送到醫院。我的丈夫還沒有找到,出事之前我們都在一起啊。」

另一位倖存的張女士帶著12歲的女兒黃雨淳乘坐D301的第3號車廂。出事前幾分鐘,女兒要去2至3號車廂的過道去坐一下,結果再也沒有回來。

「屍體放在第一節車廂,埋了」

溫州雙嶼鎮正嶴村的劉先生,事發一個半小時後來到了現場。25日他對《大紀元》記者說:「當時我站在距離現場不到10米的地方,現場十分慘烈,我看到被摔得血肉模糊的屍體,還看到地上的殘肢斷臂,車廂裡傳出哭喊的聲音,場面很恐怖的,有膽小的圍觀民眾當時就被嚇跑了。後來來了幾十輛救護車,警察也來了,圍觀的人群被趕出現場,只能在50米遠的地方觀看。很多附近的民眾紛紛到醫院去無償獻血,我也去了康寧醫院獻血,在康寧醫院聽到醫生說,實際死亡人數已超過45人。」

他還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後來他們把摔得血肉模糊的屍體和摔斷的殘肢斷臂,都放在第一節車廂裡,這一節車廂前半部已經被摔爛了,看形狀很像是車頭。他們用7、8個挖土機挖了一個很深的大坑,就地埋了,這樣做太過分了,就是死了也要看到屍體嘛,斷肢也可以冷藏起來嘛。」

「怎麼求,他們就是不動手(救人)」

溫州市鰲江鎮的聯防隊員周德服的妻子、兒子、岳父、岳母和小姨子都在D3115的16號車廂。當他晚上11點趕到現場,四周已經拉起了警戒線。「我求了很多次,他們(警察)就是攔著,層層攔著,不讓靠近。」凌晨1點,周德服終於沿小路爬上高架橋,摸索著來到16號車廂附近,但由於沒有專業救援工具,他再一次陷入絕望中。

「我都差點要跪下了,求他們救人,他們就不動手,求了這麼多人,他就是不動,就說這節車廂的人已經沒有生命的跡象了。我那個二妹夫和三妹夫都在現場,他們都說裡面還有(活)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