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和諧」急掩埋 民眾怒討真相

?"
7月24日溫州民眾圍觀高鐵追撞事故現場。(Getty Images)

事故原因,官方一再說謊。追撞事件,撞開了中國高鐵的潘朵拉之盒。為了準點,拿數千乘客性命來冒險;出事之後,不搶救人,卻爭搶通車時間,傷亡乘客連同車體就地急掩埋,虛假的實名制也讓官方拿不出乘客名單……

2011年7月23日23時16分,大陸頭號官方媒體新華網播出只有一行字的快訊:「快訊:浙江溫州動車車廂脫軌事故已造成11人死亡」,直到快4小時後,才又推出1,063字的新聞報導:「23日20時50分,北京南至福州D301次列車與杭州至福州南D3115次列車在溫州附近發生追尾。D301次列車第1至4位脫線,D3115次列車第15、16位脫線。截至發稿時止,事故已致16人遇難。」


中國高鐵溫州追撞事故示意圖。D301次列車追撞D3115次列車,D301第1至4節車廂墜落高架橋,D3115第15、16節脫軌遭壓扁。(繪圖/新紀元)

新華社在後續報導中把火車相撞時間更正為20時30分左右,也就是說,新華社第一篇快訊是在事發後2小時46分鐘才發出一行字,不過就在20時38分,事發8分鐘後,大陸推特上就有倖存乘客袁小芫發出的信息了。從那以後,在官方與民眾、傳統媒體與網路新秀的博弈中,一場探尋真相與掩蓋事實的戰鬥,每分每秒地進行著,人們感嘆,現在是「到了用網路倒逼改革的時候了」。

六道門防追撞,火車司機質疑

24日官方公布事故發生在甌江大橋,前面D3115次動車遭到雷擊後失去動力停車,造成後面D301次列車追撞。後車的第1至4位車輛脫軌墜落高架橋,前車的第13至16位車輛脫軌。當時前車有1,072名乘客,後車558人。

消息傳出,全世界在震驚之餘都發出巨大的問號:號稱世界第一的中國高鐵就這麼禁不住雷擊?最遲30年前中國鐵路就擁有防止火車追撞技術,這樣的事怎麼會發生呢?人們紛紛評論,其中「一個火車司機對723事故的分析」比較有代表性。

帖子寫道:「事故發生時,我正開著列車過黃河大橋。在我看來,追撞完全沒可能發生。第一,官方稱雷擊讓前面的車失去動力。而這兩列車在同一股道朝同一方向,動力來源是同一接觸網,沒有理由前車失去動力而後車正常運行的。

第二,如果是雷擊導致前車不能運行,首先有ATP系統(列車自動保護系統Automatic Train Protection-ATP),該設備能向軌道發射信號,後面列車接收信號後會自動採取限速措施。這叫「閉塞分區」。

第三,哪怕ATP壞了,我國所有列車都安裝了「LKJ監控系統」,LKJ接收地面色燈信號來控制列車。只要這列車的輪對在鋼軌上,就會控制其後方的色燈信號機顯示各種顏色。當兩車相距很遠時就是綠色,越近顏色就依次變成黃綠、黃色,最後到閉塞區間就是紅色。當後面火車接受到前面火車的紅燈信號後,LKJ系統會自動減速停車,哪怕司機睡著了都會停車的,怎麼可能相撞呢?

第四,LKJ是有雙重保險的,哪怕A組插件壞了,還有B組代替。即使A、B組同時故障,LKJ會進入30秒倒計時,30秒後列車自動剎車。現在客車運行間隔是四個閉塞分區,並有一個空閒分區,是在5公里甚至更遠的地方就開始倒計時剎車了。

第五,假如軌道電路故障,色燈信號機不顯示了,後面LKJ無法收到信號的話,後面列車會自動停車。

第六,最後還有人工調度,調度室能看到所有列車的位置,兩列車之間還有無線調度電話和更先進的通信設備GMSR。」

最後這位列車司機總結說,「絕對不可能的事發生了。事故中D301次列車司機潘一恆同志已經殉職,胸口被閘把穿透。果斷採取了緊急制動措施,為後面的旅客多贏得了一份生機。希望有關方面不要把所有屎盆子尿罐子都往司機頭上扣,要盡快公布事情真相。」

事故原因,政府一直撒謊

25日「天涯社區」裡出現了「網友關於溫州動車事故原因的詳細分析,精確到分鐘!」的長帖子,裡面有一位叫hzzzx網友提供的火車調度工作記錄。通過一系列分析後,人們推論說:因為雷擊,溫州一帶的若干信號機發生故障;上海調度下令進入「非常站控模式」,即人工控制模式,並命令D3115即使遇見紅燈還是繼續前行,但要保持低速(20公里/小時)目測駕駛。

從列車時刻表上看:D301應該比D3115早到福州站19分鐘,而當時是該在前面的反而在後面了。有人說,前面車是想給後面車讓路,但沒到另外軌道就被撞了。後面的D301為什麼一直前行呢?很可能是出事時,ATP和LKJ系統兩套信號系統都壞了,都給出綠色前進信號,當司機看到前面列車緊急剎車時,由於自身速度太快,已經無法阻止相撞了。

也有消息說,追撞發生前兩分鐘,調度要求後車降弓滑行減速;但後車司機未及時執行。殉職的D301次司機一連工作了六個多小時,沒有副駕駛,可能出現了疲勞駕駛。不過25日中新浙江網記者趙曄嬌報導稱,鐵路調度程序員出現BUG(故障)是本次事故的根本原因,警方已經拘留了兩名無證程序員。一天後官方否認了此說。

經過討論,民眾普遍認同了三點:一、政府在撒謊,前面車沒有失去動力;二、中國高鐵質量太差,信號系統不堪一擊,不但不工作,反而給出相反信息,錯得離譜;三、調度、管理存在嚴重失誤,為了準點,拿數千乘客性命來冒險。

直到28日官方才給出另一個事故原因:溫州南站的信號設備存在設計缺陷,遭雷擊發生故障後,錯把紅燈顯示為綠燈。不過官方至少還隱瞞了下面四方面實情:

一、它只承認溫州南站的信號設備出問題,其實整個高鐵的LKJ系統設計都錯了,全國其他站都必須更換。25日17時30分,京滬高鐵定遠附近再次發生供電設備故障,造成20餘趟列車普遍晚點3個小時以上,這說明中國高鐵普遍存在質量問題。

二、它沒承認高鐵的ATP系統有問題。ATP是第一道安全措施,這個壞了,第二道門LKJ才起作用。ATP由地面的自動閉塞設備和車載的各種控制部分組成。中國高鐵車廂主要是從日本和德國那引進仿照來的,前不久中國還就高鐵技術申請國際專利,並出口子彈頭車廂給東南亞,現在看來,大陸高鐵車廂的安全設備很可能質量不過關。

三、LKJ壞了,傳統火車還有30秒倒計時剎車,高鐵有嗎?調度當時在幹什麼?據溫州南站站長披露,這次是上海在調度。事故調查的關鍵應該是調查當日的調度記錄,黑匣子在上海。

四、司機的培訓:《人民日報》2010年12月14日報導了「提速先鋒」李東曉。從沒上過大學的他,在十天內把《CRH3型動車組技術資料》一本670多頁由外行翻譯的德文書,改編成中國司機看得懂的「土教材」,第九天就把京津城際的「新娘子高鐵」接到了北京南站。從此大陸高鐵司機就以這個土教材來培訓。鐵道部主管的《旅客報》2011年7月1日也炫耀,德國人需要兩三個月學會開動車,中國鐵道部要求必須十天學會。

虛假實名制,死亡人數潛規則35

直到24日晚上22點,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公布的死亡人數還是35,而《東方衛視》現場記者丁桃稱他們已知的死者就有63人,網上很多來自現場的帖子都說,至少200人死亡。

這時民眾還發現了另一個祕密:高鐵的實名制購票,只是配合公安監控民眾的把戲而已。據上海鐵路局官員透露,實名制購票是為了防止犯罪,包括防止上訪者與異見人士,那個身分證刷卡器儲存的只是公安部門提供的敏感名單,一旦有敏感人士購票,就會發出警告或者留下記錄,對於一般人購票,只不過把身分證號碼列印在火車票上,機器裡不留存根。所以這次鐵道部根本無法提供乘客名單。

人們還發現35是個神奇的數字。有網友列舉了20多條最近十多年大陸天災人禍的死亡人數都是35。原來中共內部有關「坎」:公布死亡人數超過36的,就得上報省委,市委書記官帽可能就不保。這個潛規則被海外媒體曝光後,25日官方把死亡人數上調為38人,並最後定在39。有當地醫生揭發說,他們把人送到醫院,搶救一下就死了,但這些都不算在官方的死亡人數中,最多只算在傷員中。

箝制媒體,中宣部下指令

24日人們都還沉浸在驚愕與悲痛中,當日的官方幾大報紙的頭版報導,卻令民眾甚為驚訝。《人民日報》、《經濟日報》、《光明日報》、《解放軍報》,其頭版頭條都是中央軍委舉行晉陞上將軍銜儀式。民眾稱,這張照片應送到世界新聞博物館去,讓全世界人民參觀一下,一個人民共和國是如何關心人民疾苦的。

據路透社報導,事故第二天,中共中央宣傳部就發出指令,限制大陸媒體對災難的報導。中宣部要求以「大災面前有大愛」為主題報導此事,「不質疑,不展開,不聯想」,同時還要求媒體不要調查事故原因,並提醒記者報導此事應以官方資訊發布為準。通知還強調特別是要「管好子報、子刊和網站,不要鏈接高鐵發展相關資訊,不做反思性報導。」

浙江《錢江晚報》記者也向《大紀元》證實,「事件剛發生時,中宣部的通知半天發來一次,接著一天來三次通知。就是每天都有收到中宣部的指令,對媒體每天的報導都有要求。」人們在報紙電視上看到的,只有連篇累牘的領導關心、民眾捐款捐物捐血,彷彿溫州沒有災情發生,而是在舉辦一次慈善活動。

不過接下來官方的作為,就更令全球困惑了。

5小時停救援,挖坑埋罪證

24日中午,新華網發表《動車追撞已有35人死亡 搜救工作基本結束》報導。報導證實了官方在事發5個小時後就停止了救援工作。報導稱:「截至凌晨1時,跌落橋下的車體已經完成第一輪搜救。但是兩節擠壓在一起的車體裡可能還有乘客,因此消防隊員攜帶生命探測儀,用繩子吊著進入垂直吊掛著的車體中進行檢測,但未發現生命跡象。」

24日早上10點,人們就見官方幾台挖土機,在奮力挖掘一個直徑約十米的大坑,計畫要把D301的車頭第一號車廂砸碎後埋入坑中。官方理由是,現場很泥濘,需要填出一塊平地,好讓大吊車進場來吊走高架橋上的其他車廂。


7月24日上午,官方出動數台挖土機奮力挖掘一個直徑約十米的大坑,要把D301的車頭第一號車廂砸碎後埋入坑中,毀屍滅跡。(Getty Images)
 

民眾反問說:一、72小時都是救援的黃金時間,為什麼還不到10多個小時就停止救援了?二、現場地勢很平整空曠,很容易就可以把落地的三節車廂移動到旁邊,為什麼非要挖坑來埋車頭呢?明明是新挖坑,還謊稱是填池塘,這不是明擺著毀滅證據嗎?

拷問與憤怒,掩埋不了

掩埋發生後,據新浪微博調查顯示,在很快被官方關閉之前,人們對政府處理的滿意度說「呸!」的有114,851人,占98%。動車掩埋車體的理由,選「毀滅證據」的占了98%。連平時的五毛都倒戈不少。

一位天涯網友分析說,掩埋車體是為了防止對機車安全性能做鑑定。「按慣例,如果機車的安全性能不達標,那麼賠償數目是驚人的。國際上如果使用不符合安全標準的交通工具導致人員傷亡,該國將會被相關的國際組織問責,(這不是主權的干涉而是人生命權力的問題),並最終作出數額巨大的國家賠償。」

另一網友透露說,「我家臨近南車集團在南京的工廠,工廠裡的人都知道,高鐵不能乘。原因是廠裡的每個車間主任,把活都拿到自己家開的小廠子裡幹了,利潤是最大化,質量是最小化。不合格就請鐵道部住廠檢查員去玩小姐,你可來工廠採訪一下吧。」

國際社會也紛紛譴責,日本提出派專業救援隊來支援,被拒。許多專家表示,從法律角度看,官方首先應該盡最大努力清理出遇難者的遺體和遺物,歸還給家屬,一般事故發生後,所有殘骸、哪怕是一個小碎片,對還原現場、找出原因、避免再出事,都具有極高的調查和保留價值。從災難取證科學的角度看,研究火車在相撞情況下不同位置的受損情況,對於進一步改進安全措施非常重要,何況一個國家應該把災難現場作為博物館保留下來,不斷警示人們不要讓悲慘重演。怎能直接掩埋呢?

「反正我信了」「這只是一個奇蹟」

24日晚間22時50分,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在溫州水心飯店舉辦「7.23」甬溫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新聞發布會。他解釋掩埋是為了搶險,「目前他(接機的同志)的解釋理由是這樣,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說這話時他還用力一甩腦袋。面帶笑容的王勇平以及他這番話激怒了民眾,很快網路上流行一個「高鐵體」造句模式,如「唐僧師徒四人西天取經。唐僧欲走捷徑。悟空說:坐飛機吧,八戒說:還是神六快。沙僧拿出四張動車票:師父,還是動車快,能立馬送你上西天。至於你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了!」

接著有記者問:「在你們宣布沒生命體徵、開始拆解車廂時,為什麼又發現一個活著的女孩?」表情焦慮,坐立不安的王勇平回答說:「這只是一個奇蹟。」現場有記者大喊:「這不是奇蹟!」接著記者問:「那你們做的決策是不是錯了?」王回答說:「我只能說,它就是發生了。」

新聞會上記者們情緒激動,提問尖銳,現場氣氛緊張,浙江衛視曾停止直播。發布會進行短短30分鐘後,王匆忙離開,被一百多位記者圍堵,記者們高喊:「什麼都沒回答,不許走!」工作人員攔住記者,有記者當場怒吼:「為什麼要阻止我們?!我想揍他!」

警察作秀,小伊伊被家人救出

24日17點40分,據官方報導,一名特警隊長不顧上級指令,在對高架橋上的殘留的第16號車廂進行搜救中,發現一名生還的小女孩、2歲半的項煒伊。她的雙親都已遇難。這距離事故發生21小時,在新華社宣告停止搜救的16小時後。

不過人們很快發現,小伊伊不是警察救出來的。很多目睹者對《大紀元》說:「全部武警在那裡列隊歡迎領導,等候了一個小時,不知道哪來的領導。(警察)不去營救,就在那裡作秀!」原來那是鐵道部部長盛光祖到達現場。

在騰訊微博上,丈夫鄭杭征死在車裡的王惠發帖說,「小伊伊不是他們救的,是伊伊的家屬自己去爬車廂找到的!」這個帖子很快被刪除了,但人們記得,這個溫州特警隊,就是處理上訪村長錢雲會被卡車碾斷頭的那夥人。

只要通車,不要救人

據《鳳凰視頻》26日披露,24日17時39分和小伊伊一起被發現的,還有個不到三歲的小男孩周仁特。他全身沒有一處傷,可能是被窒息死亡。因為當時車廂溫度達50攝氏度。假如能在24日早上搜救,孩子很可能就活下來了。

在一張新華社記者拍攝的掩埋現場的照片,但人們從照片中發現,車窗裡有一個人的手,從手的外形看,不是死者那種僵硬的手,而很像是活人的手,彷彿還在竭力掙扎著呼救,但他已經被埋進了土裡。

26日,香港《蘋果日報》在頭版以巨幅大字表達出民眾的痛恨:「只要通車,不要救人,他媽的!」把中國這句國罵三個字,用這樣的方式發表在報紙的首頁,這恐怕是人類新聞史上少有的一例。此前,一向文質彬彬的作家荊楚也一邊流淚一邊痛呼:「鐵道部、中宣部,我肏你十八代祖宗!」人們相信,假如一直堅持營救,會有更多人獲救的。

死亡人數至少上百

從現場照片看,死亡最嚴重的是D301落地的1、2、3、4節車廂,和D3115後面被壓扁的第15、16號車廂。當時D301是以很高速度撞車的,前3節車廂被撞擊落地後,都被壓縮得幾乎只有原來的一半長了,人們起初還以為是一節車廂摔成了兩半,可見其受損強度之強烈。據香港記者現場報導,血肉之軀受到高速衝撞的鋼鐵擠壓,被抬出來後有些或高度腫脹,或面目全非,很難辨認。

另外,前車最後兩節車廂也被飛來的後車壓扁了,16號車廂被壓縮得不到原始體積的三分之一,而第15節車廂後半部分車頂,被壓塌得緊緊貼在了車座上沿,人脖子以上部位都壓沒了。官方稱這兩節車廂死亡最多。

據以往資料查詢顯示,D3115列車是仿照日本川崎重工的CRH2-139E型,14至16節車廂均是一等座車廂,滿員時72人。後面D301是仿照加拿大龐巴迪的CRH1-046B型。《南方都市報》稱D301第一節車廂是二等座,滿員101人,2、3、4、5車廂為軟臥改成的軟座包廂,六人一小包間,滿員各60人。

不過,按鐵道部規定,身高1.1米以下兒童免票,不占座位。從事後家屬尋找失蹤孩子的信息中可看出,死者中有不少是兒童,每個車廂有幾個兒童,六節車廂就可能有二、三十了。另外,除了這六節車廂外,其他車廂也有很多人嚴重受傷後死亡的。

由於官方無法給出乘客名單,民眾只好先計算人數的大概上限(滿員但不算兒童): 72+72+101+60+60+60=425。由於是暑假旅遊旺季,車廂人比較多,特別是D301座票,有網友說幾天前就賣光了,在南京上了很多人,具體人數很難估計了。官方稱救出了210人(包括傷員),那剩下的近200人就很危險了。有消息說,保險公司收到醫院的死亡人數是179人,也有消息說死亡人數249。不過,真實公布死亡人數是政府的基本責任,如今逼得民眾在那裡猜測,這是政府的瀆職。

賠償規則,政府再愚弄

25日晚間8時,有網民寫道:三、四千市民及遇難者家屬聚集在溫州世紀廣場上點燃蠟燭,為遇難亡靈和受傷乘客默哀祈福,同時要求政府交代事故真相。很多遇難家屬在廣場上慟哭,場面讓人心碎,還有數百人高呼「反對集體火化,公布死者名單」,也有人喊:「去市府求真相!」

溫州平陽的蘇先生對《大紀元》說,其家人金顯眼和9歲的侄子金揚鐘證實遇難,但當局的死亡名單中也沒有金顯眼。他介紹說,為防止家屬相互商量,政府對每家死者派出一個工作組:「一對一地找我們談賠償協議。」25日,據溫州市鹿城區委、區政府透露,「目前該區已有57個工作組24小時奮戰在接待死傷者家屬一線。」言外之意,至少有57個家庭有親人死亡。

25日官方開始對事故進行賠償。按照鐵道部的規定,每位死者賠償15萬元、強制保險2萬元、行李損失賠償0.2萬元,共計17.2萬元,再加家屬交通費、埋葬費、贍養費等共計不超過45萬元。對於積極接受賠償的,政府還給5萬元獎勵。第一位獲得50萬元賠償遇難者叫林焱,官方大量報導此事,但民眾發現,此人卻不在官方公布的39位死亡名單中。到本文截稿日期,只有兩位家屬接受了賠償。

到底應該如何賠償呢?不少律師指出,目前執行的是2007年的《鐵路交通事故應急救援和調查處理條例》,但政府應該按照2010年7月1日實施的《侵權責任法》來賠償,每一位死者要賠償60多萬,加上保險賠償金大約為80至90萬。」為阻止民眾了解國家法律,26日溫州司法局及律師協會向該市的律師事務所發出緊急通告,阻嚇律師為民眾提供法律援助。

另外據《21世紀經濟報》報導:據多方核實,從1999年到2010年,鐵道部共收取「人身意外傷害強制保險費」高達168.75億元,但這些錢並沒有委託第三方保險公司經營,資金去向何方,還是個謎。

鳴不平,大陸名人也發聲

官方對慘案的處理方式,不但激怒了廣大基層民眾,也讓大陸不少名人公開站出來表示不滿。25日著名電視主持人白岩松在節目中公開質疑高鐵、批評王勇平,後來央視副台長孫玉勝親自下令將《新聞1+1》停播。

大陸還一度流傳電影演員湯唯和葛優的微博(很快被官方刪除),稱「一個強盛的國家,開放槍枝都不會顛覆;一個虛弱的政體,買把菜刀都需要實名。」「死一個大一點的領導,就有無數的花圈;而死了幾百個百姓,只有不停的和諧,只有冰冷的數字,只有漸漸的遺忘。」儘管還未能考證是否是兩人所發,但有一點是明確的,這代表了大眾的心聲。

電影演員伊能靜倒是公開表示,法國飛機失事,殘骸數年沒有清理,用來研究如何防止悲劇再發生。中國高鐵經常被雷擊,怎麼避免下次雷擊呢?她說:「我也會坐動車,但我很怕死,我怕原本是期望回家的路,卻成為家人奔喪的路途。我不問政治也不懂政治,但我不想活在恐懼裡,我無法對他人生命冷感!因為我們都在其中!」

「因為我們都在其中!」這話說出了13億中國人的最深感受。◇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