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奇蹟

?"
溫州動車追尾事件,死傷者家屬悲慟哭泣。(Getty Images)

最近這幾天,網路的流行語大概非這句莫屬:「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奇蹟。」。這句流行語被其他網友引用成了流星雨,紛紛落在我們這片熱土上。說這話的背景想必不用詳細介紹了,這是鐵道部的發言人王勇平先生在談到溫州動車追尾事件的時候,評論最後那個被救出的孩子時所說的話。

當時提問的記者唯一的反應是這麼句話:「我想抽他。」沒錯,我們看見這句話的人都想抽他。因為頭天晚上八點多出事兒,第二天凌晨4點就宣布沒有生命體徵了──也就是車上沒有活人了。然後連著救出三個活人,最晚的這個孩子是第二天下午5點多救出的,已經超過了20個小時。確實,這要不是奇蹟,還有什麼事能說是奇蹟?豬堅強麼?(編者注:在汶川地震中,一隻餘震後埋在廢墟下36天的家豬,憑藉自身能量與吃黑木炭生還。後被稱為「豬堅強」。)

問題是這不是地震現場,一共就那麼幾節車廂,你宣布了兩次沒有活人了,居然還能救出人來。而就在此期間,我們看到的視頻上那些車廂被大型設備推搡、翻滾,別說裏面是不是還有傷者了,估計好人也能成了爆炒腰花。按照救援的規矩,如果在這樣的事故現場又發現了活人,馬上會停止一切其他工作,重新搜索救援。哪怕是不如此,救援時間短到只有幾個小時就匆匆宣布沒有活人了,也違背了基本的救援原則。

那麼,他們是只有這麼一件事做錯了麼?不是。縱觀到目前的任何救援步驟,這幫人居然沒有一步是按照地球人類基本的邏輯、廉恥、行為準則而行的。救援匆匆結束、叉車先把車頭搗碎,據說這是為了讓大型機械進場工作、用車頭的碎片填坑用。然後是新聞發布會變成了閉門會,只有四個所謂主流媒體能夠進入到溫州香格里拉酒店的會議室。如果當時裏面有全景紀錄的話就會發現,臺上的領導比下面的記者多。這真是天下最滑稽的新聞發布會,列入新聞史當無問題。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奇蹟。

這還沒說那位坐在空調車裡「現場指揮」的領導,也沒說他們在香格里拉酒店吃豪華自助餐的時候,那些記者在等著開會吃盒飯,救援的官兵與工人累得躺倒一片一片的。更沒說那個新聞發布會當中,還有另外一句警世名言:「你們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了」,說這話的那位發言人嘴角含笑,還沒說到現在也沒有官方的死亡名單。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奇蹟。

您說,一個政府機構在處理這種大型公共事件的時候,居然沒做對任何一件事,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精神?你們就是扔鋼崩兒猜正反面,理論上也有50%的機率做對一些事兒吧?難道你扔鋼崩兒每次都能讓這東西立著?這就如同一百道選擇題閉著眼睛都能蒙對幾道的時候,居然叫上來的是一張被判零分的試卷。我只能說,這確實是一個奇蹟。

但這個奇蹟在我們眼裡看來是奇蹟,在他們眼中,根本就是做了應該做的事兒。我們回想一下這些年的突發事件、公共事件處理,那一次不是遵循著先掩蓋、再說謊、然後不許說、最後無下文的路子走的?哪怕是當時撤換了某些人,他們下崗再就業的速度幾乎可比閃電,而且陞官的路徑似乎走得更為順暢。這個倒是不奇怪,這種情況是給替罪羊們的報酬──抱歉,替罪羊是被殺掉的,而這些大概相當於頂替老大去坐牢的小弟,出來也就混成大哥了,然後他們接著繁殖小弟,就像蟑螂一樣。

在我們看來所有的錯,在他們那裡都是對的,也是他們必須做的。對於他們來說,硬幣兩面都是菊花。兩種邏輯體系在中國就這麼並存著,這就是真相。所有正常人能夠理解的話語、準則、廉恥,在那個邏輯體系中都是失效的。

我只能說,這真是一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奇蹟。它就這麼發生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