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一個國家的債務和一個世界的憂愁

?"
美國經濟的問題,債務限額體現的是症狀,債務本身才是病根。(Getty Images)

美國政壇的債務問題,歸根結底,是人性的根本問題,是短視和遠視,「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與「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他日是與非」的對照,也是反撲的社會主義思潮和公平競爭的資本主義理念的最新對峙和交鋒。

文 ◎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

美國德克薩斯州有個城市叫「威奇塔瀑布市」(Wichita Falls),人口總數14萬。城裡有一個姓詹森的三口之家。詹森夫婦的農場每年收入15萬美元,但扣除所得稅、住房、食品等生活必需品之後可支配的收入只有3萬。夫婦倆一個喜歡花錢,一個喜歡省錢;一個喜歡逛店,一個喜歡投資;他們共有一個信用卡,可以刷到最多14萬。最近,信用卡快刷爆了,妻子說去跟銀行說一下,讓銀行把信用額度增加到16萬,丈夫不同意,說不能再花錢了。銀行那面倒是沒什麼問題,很願意給他們增加,因為他們的收入穩定,信譽很好;鄰居佐佐木夫婦的農場年收入只有5萬,但信用卡已刷了10萬。詹森先生說絕對不能加,詹森太太說不加孩子明天沒奶喝。爭到最後,太太同意今後少買衣服,先生也同意給銀行打電話,把信用額度增加了2萬。

當然,上面這個故事是虛構的。但把詹森換成美國,佐佐木換成日本,錢數乘上一億,基本上就再現了美國最近關於債限的爭論。「威奇塔瀑布市」是美國最典型的城市,被譽為「縮微的美國」,因為該城的白人、黑人、西裔人口的組成百分比,幾乎跟全美國一模一樣。也因此,這裡是市場調查公司最喜歡用的新產品試點城市。

兩黨的紛爭為何

雖然美國債限這個不大不小的危機暫時過去了,但一個國家的債務,卻在爭論過程中引起了一個世界的憂愁。這是爭論中的美國人沒有想到的,也不是特別的享受這個令人尷尬的世界級燈光聚焦。白宮面臨困境時,許多人替奧巴馬想出了許多主意。有個主意說,雖然美國財政部印鈔票的能力有法定限制,但鑄硬幣的數量沒有限制,所以奧巴馬可以鑄一萬億美元的硬幣,存入美聯儲,然後財政部就可以開支票了。還好這個餿主意沒有實施,不然,一萬億美元的硬幣,一個一美元,一萬億個相當於每個美國人3,000個,那是太多了一點。而這件事雖然暫時塵埃落地,但揚起塵土的旋風,卻沒有完全歇止。

美國政府提高債務上限,是慣常的舉動,以往民眾根本都不會注意,國會議員在投票時,也往往把它夾在某個議案後面,輕鬆過關。以前,雷根政府提高了18次,布希提高了7次。但這次奧巴馬遇到這樣大的阻力,跟目前的經濟狀況有關,也體現出共和黨這次不達減稅目的、絕不甘休的心態。民主黨的方案要削減軍費、醫保、政府浪費,但要富人和大公司多交稅;共和黨的方案主要強調削減開支,沒有要求富裕的美國人加稅。


德國媒體說,奧巴馬烏邦托式的空想,如今面臨了殘酷的現實。(AFP/Getty Images)

共和黨的要求,和美國民間對中國等外國政府大量持有美國公債的擔憂和不滿情緒有關。美國經濟復甦在滿足就業方面行動遲緩,加劇了人們的擔心。共和黨這回死了心,一定要借機把政府開支削減下來,這裡有民意的基礎甚至茶黨的訴求。奧巴馬說債務違約會導致美國政府AAA的評級下調,會影響一般民眾在住房、汽車、學生貸款方面的成本。共和黨則反駁說,美國政府大手大腳的習氣必須改變,所以不能那麼快的抬高債務上限,不能給總統空白支票。

世界的憂愁中國為最

世界的憂愁之中,中國的憂慮為最。北京說美債一旦降級,中國就要減買。中共媒體也說,美國「綁架了世界經濟」。遺憾的是,中國是自願被綁架的。如果沒有中國的廉價出口和廉價購買美國國債的資金,美國利率勢必升高,這其實是對刺激資金回流、促進美國本土就業有利的。

中國作為美國國債最大的外國政府持有者,一旦發生危機,對中國的影響是許多中國人關心的問題。《華爾街日報》的評論認為,美國瀕臨違約,中國無計可施。確實是這樣,持有美國債券最多的中國也好、日本也好,基本上只有乾著急的份兒。日本因為對美國的投資比較多樣化,許多是在美國的直接外國投資,受到的影響比較小,中國的投資大多局限在國債中,投資種類單一,受到的影響就會比較大。

如果美國政府真的違約,停止付息,政府的信用等級從目前最高級的AAA下調,因而造成美國國債的價格下跌、利率上升。中國中央銀行最直接的損失,是利息收入減低,投資收益下降。因此而造成的所持有的債券的價值縮水,會在本季度的財務報表中顯示出來。

美國國債的吸引力下降,中國貿易出超的外匯結餘該怎麼辦,會是中國政府金融官員頭痛的問題。繼續購買美國國債心有不甘、也必然會受到指責,不買美國國債也沒有其他的投資管道可供選擇,歐元市場的國家債券沒有吸引力,日本人對中國政府任何大肆購買日圓債券的舉措都懷有深刻的戒心,購買黃金的時機同樣不好,現在金價已經站上1,660美元,美國假如違約,金價還會繼續上漲,甚至大幅上漲。中國龐大的儲備沒有辦法輕易出手,購入國際大宗商品,也會立即導致價格的高漲,造成中國進口成本的上升。

所以,中國政府內部經過這一事件後,應對大肆購買美國國債的舉措進行反思。因為這一舉措對中國民眾沒有益處,只有利於中共高官和特權階層的強取豪奪,還會帶來通貨膨脹。現在違約雖然沒有發生,但財富縮水的陰影,使中國政府在民眾的壓力之下,可能不得不對現行的政策有所收斂。

美國財富不在政府在民間

有人認為美國經歷此一風波,是國力大傷的體現。其實不是這樣。與中國相反,美國的財富在民間,不在政府。美國政府喊窮,但美國企業目前坐擁兩萬億美元的現金,他們在審時度勢,尋找合適的投資時機和機會。美國債限提高後,目前是GDP的106%,16萬億美元看來很多,但跟美國的經濟實力相比,也不算什麼。國債占GDP的比例,日本是220%,新加坡也有100%,法國、德國、英國都在80%左右,而世界各國的平均值,也在60%。


有人認為美國經歷此一風波,是國力大傷的體現。其實不是這樣。與中國相反,美國的財富在民間,不在政府。(攝影╱宋雁妮)

中國輿論中,多有關於美債背後的「陽謀」的討論,坦蕩的人們看心有戚戚的人們如此議論,未免覺得滑稽。危機帶來的美國政府信用評級可能降低,引起了中國學者的注意。中國大陸許多人認為,美國的信評機構因為是美國的,所以不會做對美國「有害的」事情,所以不會調降美國的AAA等級。這顯然是中共治下的中國學術界視野狹隘、見識偏頗的體現。他們沒有意識到,美國信評公司的評級,是真正獨立的,他們對包括聯邦政府在內的各級政府的信用等級的評定,每時每刻都在進行。這種獨立的、客觀的評估,雖然會讓當政者感到不舒服,但它對美國民眾、美國社會,是真正有好處的。

還有人認為,國債危機會使美元崩潰。但即使美元崩潰,有什麼貨幣能夠替代美元的地位呢?歐元顯然不行,如果沒有德國的力撐,歐元恐怕現在已經崩潰了。日圓更不行,地震、海嘯、核洩漏對日本經濟的衝擊,超出了人們的想像。其他所有國家的貨幣加起來,也沒有歐元和日圓的力量。當今世界,也沒有一個政府願意回到金本位的貨幣制度中去。所以,從世界經濟的全局看,愛美國、恨美國、不愛也不恨美國的所有世界各國,包括中國和俄國,都有繼續維持美元國際地位的本意,不管是情願還是不情願的。

爭論之中誰受益

妥協案之後誕生的國會特別委員會,有12名議員,由民主黨、共和黨各六人組成,負責審議福利專案和稅收改革,向國會提出減赤方案。這是值得關注的焦點。但這場爭論之後,誰是最大的受益者呢?

奧巴馬的財政部已經表示,議案通過後他們會大舉借債,繼續其社會福利主義的政策,帶動美國繼續向左轉。從這點上看,其實美國人民是輸了,美國民眾對此的失望,會在明年大選中展示出來。奧巴馬的贏點,是他成功地把下次討論債限問題的時間,推倒了2012年大選之後。也就是說,政客們有了15個月的喘息機會。但人算不如天算,面對令人擔憂、沉悶的2011的後半年,和令人迷茫、忐忑的2012,我們還有那麼多的機會嗎?


奧巴馬團隊表示將繼續其社會福利主義的政策,帶動美國繼續向左轉。預計美國民眾對此的失望,會在明年大選中展示出來。(Getty Images)

美國的隱憂在哪裡呢?福斯商業電視網的評論員瓦尼(Stuart Varney)正確而有頗有見地的指出,新方案是我們通向希臘的路,這是條條大路通羅馬的最新詮釋!

爭論中真正獲勝的,是嶄露頭角的「茶黨」,這個尚沒有正式成立的新黨。雖然沒有獨立成軍,但茶黨的力量已經清醒而明確的在共和黨、自由派人士的身上,在這次爭戰中充分體現了出來。CNN在兩黨達成協定之後的非正式民調顯示,近兩萬人投票後,在回答「債限談判交易後哪個黨派是最大的贏家?」共和黨、民主黨各占三分之一,茶黨居然跟他們平起平坐,也占了三分之一!

這次談判交易是一齣活報劇,但也是一出好戲,讓世界人們又一次真正看到了美國社會三權分立的力量和優勢,社會生機勃勃的活力和動力。民間的力量,可以左右政治的走向,會對美國未來經濟的復甦和發展,注入使人清醒的良藥,雖然它可能是一劑苦藥。對中國人民,這是一個很好的觀摩機會,他們可以看到自由世界的人怎樣決定民生的重大問題,政府肆意花錢、大手大腳的做法,會怎麼樣被遏制。

美國經濟問題的根本

美國經濟的問題,債務限額體現的是症狀,債務本身才是病根。而導致債務累計加快的原因,一是政府支出很大一部分花在收入保障如失業保險、食品救濟及醫療補助方面,二是收入下滑,經濟增長持續低迷。而美國製造業的擴張速度在7月放緩,就業機會不多,會讓更多的國會議員意識到中國低價傾銷所帶來的問題,未來要求中國停止干預匯率、停止出口導向政策的呼籲會越來越強。

德國媒體說,奧巴馬烏邦托式(ubuntu)的空想,如今面臨了殘酷的現實。美國政府的舉債政策,源於民主黨的既定經濟策略。但美國民眾對這種寅吃卯糧的政策,漸漸感到厭倦,在目睹同胞在房地產市場苦苦掙扎的困境後,美國人民正在紛紛拋棄這種好逸惡勞的做法。今年6月美國民眾收入增加了0.1%,但消費支出降低了0.2%,儲蓄率從5月的5.0%增加到了6月的5.4%。6月美國民眾的儲蓄增加了6,200億美元,財富正悄悄的在民間聚集。

人們需要注意的是,這次美國的「家庭矛盾」中,一個非常強有力量的角色根本沒有介入,甚至對此置若罔聞,這就是美國的中央銀行--美聯儲。當然,美聯儲並沒有法律上的力量干預涉及政府預算和借貸能力的討論,但一旦矛盾得不到解決,美聯儲就會出面干預。美聯儲干預的方法,是許多人都不願看到的,它可能被稱作QE3(第三次量化寬鬆),也可能是那些聰明人新發明的什麼名詞。但從本質上說,就是多印鈔票,用通脹的代價來減輕甚至消除美國債務負擔。這最後一策,是中國人最害怕的一招,也是美國絕對不會賴賬、也不需要賴賬的根本原因。

美國政壇的這個棘手問題,歸根結底,是人性的根本問題,是短視和遠視,「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與「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他日是與非」的對照,也是反撲的社會主義思潮和公平競爭的資本主義理念的最新對峙和交鋒。◇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