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媒體人揭中國傳媒病根

?"
前陝西電視臺資深記者、編輯馬曉明。(新紀元資料室)

對於大陸電視臺訪談節目造假的現象,電視臺和電臺資深媒體人解讀指出,中共專制下新聞不自由,大陸媒體在夾縫中求生存,既要避開中共審查制度又要在激烈競爭中取悅觀眾,導致新聞從業人員被「逼良為娼」,罔顧職業道德而造假。

《我給兒子當孫子》訪談節目造假的真相一經公布,受騙觀眾有的大罵電視臺的節目缺德、演員缺德。有民眾說都是假的還上這樣的訪談節目,以後再不看了。也有的說,電影裡面的反派大家都知道是虛構的,但是作為訪談類的節目,大家可以認為那就是事實發生。如果訪談也是演出的話,那明星訪談、專家訪談還有什麼可信度嗎?

違背新聞真實性原則

早在1975年就在陝西電視臺工作的馬曉明,先後任記者、編輯、責任編輯等職,所採製的新聞、專題等報導多次獲全國及省級獎,並開辦了多個欄目,其中《體育世界》獲陝西電視臺優秀欄目獎,《經濟資訊》獲陝西電視臺開辦新欄目獎。

他認為石家莊電視臺的「情感密碼」欄目中的《我給兒子當孫子》節目,實際上是弄虛作假,它嚴重混淆了虛構的文藝類作品和新聞類的界線。

扮演兒子的演員小蘇向大陸媒體曝光,製作公司反覆強調有這樣的事情,並稱該對母子就住在石市四中路,但他曾去四中路多次打聽,都沒聽說有這麼一回事。

馬曉明表示,就算根據製作公司講的是母子真實的故事,但是找來的是父子來演。「關鍵是講述的紀實性故事,就得找當事人如實報導的形式來講這個事情。顯然這個訪談節目,嚴重違背新聞真實性。其結果是人也不真實了,事情也走了樣了。」

他說:「如果這個事情出現在小品裡、文藝作品中,它一點錯誤都沒有。錯是用了非紀實性的手法出現在紀實性的訪談類節目當中了。當事人、經過、結果都應該是真實性的,但是它又是請的人,虛構的情節,叫他們在攝影棚裡表演,似乎是很真實的,這就造成了極大的混亂,到底哪些是真實的、那些是假的,觀眾不知道。違背新聞從業人員的起碼準則,嚴格來講,完全違背了新聞真實性的原則。文藝節目我可以編造、可以請演員去演,但紀實類的要跟藝術加工類的嚴格區分。」

原河北廣播電臺編輯、中文獨立筆會作家朱欣欣表示,《我給兒子當孫子》這種節目也是對觀眾的一個不尊重,既然是訪談節目,而非電視劇,就應該對真實性負責。


原河北廣播電臺編輯、中文獨立筆會作家朱欣欣。(中文獨立筆會)

朱欣欣說:「你不應該為了談論一個話題,現編故事。如果你是編故事的話,那你也說清楚,純屬虛構,你不能欺騙觀眾,觀眾看了這些節目都把它當成真實的來看,同時也把自己的感情投入進去了,如果以後才發現是假的,那對觀眾的情感、人格也是一種欺騙和傷害。如果尊重觀眾的話,作為媒體首先在這類節目保持真實性的,這是媒體的靈魂。」

非藝文非紀實,節目不倫不類

馬曉明表示,平面媒體比如報紙報導,可以經由文字詳盡的回溯事件始末。而電視這種以畫面、形象敘事的媒體就容易出現比較多問題。他說:「比如一個案件,光有當事人和辦案人員的畫面好像不能發揮形象媒體的長處,要出新聞的時候,有請演員的、有外請及當事人,又把這件事情從前到後拍了一遍,這是嚴重違背新聞真實性的。

現在有很多新聞報導節目都這樣造假。比方說一個病,當初怎麼樣了,手術過程中遇到什麼情況,最後這個病治好了。他用來講故事的時候,就讓當事人裝當時得病樣子,做當時手術室時的鏡頭,實際是這個事情當初發生後,根本沒有人給這個當事人去拍這些鏡頭,都是後面補上去的。」

他指出,這些年來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從中央到地方各省拍了一些大案、要案的節目。如果說是藝術片,節目中是真的公安局長、辦案員警,連汽車、辦公地點都是真的;如果說它是真的,但是作案人員、反面人物等,它又是找演員演的。有一些偵破的過程都是後來補鏡頭製作的。無法歸類是文藝類還是紀實類,這樣就不倫不類了。

觀眾看了也分不清它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造成人們認識上的一種混亂。

處處禁區,媒體人被「逼良為娼」

朱欣欣分析了現在電視臺很多節目造假的根源,他認為現在大陸媒體也面臨雙重壓力,一個是市場競爭的壓力,要取悅觀眾;另外是共產黨對新聞媒體控制的壓力。新聞從業人員很難平衡,如果想讓觀眾滿意的話,有很多的禁區。真正群眾關注的問題,包括維權問題,很多節目都無法去做,都是被控制的。所以只好找一些娛樂性的、情感性的、圍繞私人家庭生活的一些內容來做文章。

可是一般人誰也不願意暴露這些隱私,上訪談節目去談自己的事情。而電視臺為了吸引觀眾,就作假,引發了很多節目的造假。

朱欣欣認為究其原因還是中國媒體創新的空間太狹窄。不是說這些媒體人不敬業,也有很多人願意做些事情,但在官方的高壓之下很難突破,它有禁區。有才幹的人、有願望的人沒辦法施展自己的才能。因此有很多媒體就不講信譽和道德,怎樣吸引眼球就怎樣做,所以中國媒體的水準低下,跟中共一黨制、新聞沒有自由有關,這是根本性的原因。


中國媒體不講信譽和道德,根本原因在於中共一黨專制下新聞沒有自由。(AFP/Getty Images)

他表示,編導和主持人在某些方面也是一種無奈吧,等於是逼良為娼。如果中國有很寬鬆的節目創新機制的話,編導們也可以吸引很多的人才,作出很好的節目。關鍵是他們能發揮的空間很小,所以導致他們的很多節目雷同。

他指出:「很多的電視臺、電臺,基本上都是國家來投資和控制的,行政化安排。有的地方縣、甚至鄉鎮都要搞自己的臺,實際上都變相成為宣傳領導的一種工具了。」

造假風由來:假大空

據大陸媒體披露,外界質疑節目造假時,該節目製作公司媒體負責人表示其節目都是真人真事,只是有的案主不方便出面,才會找演員來演。並強調全中國很多此類的欄目都是這樣做的。但《新紀元》記者調查,網上流傳「情感密碼」招聘演員的廣告上聯絡人本身就是演員,她承認這個欄目都是演員根據劇本演的。

馬曉明也表示全國很多此類欄目確實是找演員演出,這種情況已經非常普遍。他說:「因為我們現在這個新聞報導就是虛假、歪曲來維持的。當年我在電視臺工作的時候,就一直有這種做法了。比如大陸的《憶苦思甜》節目,為了表示舊社會多不好,現在有多好,把農民幾年前遺棄的破舊房子拍一下,當成舊社會如何如何就這樣報導,這房子明明不是舊社會的,是幾年前,這樣的情況很多。」

他再舉當時學大寨為例,「農民耕作、興修水利,但老百姓破衣爛衫的,如果這樣的鏡頭拍回去,領導是要怪罪記者的,所以記者要求上場的人,農具要收拾好,不能穿太破爛的衣服等等,會提很多要求,包括場面都是假的,往往不是他們真的勞動場面。而是編輯、記者跟當地幹部商量好,明天我們在多大的範圍內,設計好那是人在幹、那是牲口在幹、那是種樹、那是挖溝,一切安排好了才開始拍。真跟拍電影、故事劇一樣,所以這是中國新聞由來已久的一種弄虛作假的做法。」

「還有更可笑的事情,是組織叫好,組織鼓掌。虛假在中國到處可見。正如外界所說的,訪談節目用這種手法已經變成行業的潛規則了。」馬曉明說:「為什麼叫潛規則?潛就是暗藏的不是大家都能看到的,是擺不到公開場合中去的。他有鬼、他不敢拿出來的,習慣了也不行。嚴格講這樣的編輯、記者、這樣的從業人員、這樣的媒體,沒有搞清楚文藝類表現方式和新聞類表現方式上嚴格區別,更不用說在新聞不自由的情況下,在捉刀代筆、強姦民意的媒體中,有意作假、有意的去做這樣虛偽的場面表演的情況。」

馬曉明指出,「關鍵因素在於我們這個社會弄虛作假太嚴重了,這個執政黨、政府應該負主要責任。林彪說『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達不到就只好用騙人的辦法。整個社會弄虛作假成風,與執政黨直接提倡假大空有直接的關係。」◇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