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紀念穿越柏林牆的死者與生者

?"
(Getty Images)

值此柏林牆建牆半個世紀的日子,在「高牆不再」的自由時空下,人們聽到了多少柏林牆下感人的歷史與生死故事。

1945到1961年間300萬東德人逃離共產黨的統治出走西德。為防止人民出走,50年前的8月13日共產黨一夜之間立起柏林牆,以為這樣就可以把人民永遠地監禁起來,絕了人民逃亡的念,一勞永逸解除危及他們政權的禍患。

一堵密不透風的厚牆,用堅固的水泥澆築;一堵無隙可乘的高牆,無可攀援的牆體上布著鐵絲網;處處是監視的崗樓,步步是荷槍實彈的士兵,隨時射殺任何一個活動的生命;探照燈不舍晝夜地掃視著大牆之前每一寸焦土。柏林牆是一道死牆。

柏林牆一夕之間改變了人們的正常生活,一夕之間把家園變作了牢獄。然而人心不能甘於被囚禁,死牆也不能嚇退自由的追求。從柏林牆立起的那一天起,東德人就開始撞擊它,用青春、用生命,穿越死亡,奔向自由。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那個年代,有一位東德青年要逃離大牆的封鎖,到柏林牆另一邊過自由的生活。只可惜功敗垂成,士兵的皮靴赫然乍現眼前,他被抓回去,投進了監獄。刑滿釋放之後,他又進行下一次的逃亡。記者問他為什麼,難道不怕死嗎?他從容答道,我逃亡是為求生,不是要赴死。這回答久久地重重地撞擊在我心頭。親人的密切往來、情侶的兩情相悅、自由自在地生活、無憂無慮地發聲……一堵大牆頓時毀壞了這正常社會中天經地義的一切。人難以束手接受這種非人的狀態。逃亡,為了求人本來應有的生活。

這就是柏林牆的荒誕。就像今天的中國,從神州中華變成奧威爾筆下的動物莊園,家園被強拆、土地被強占、新聞被封鎖、依法維權的律師被失蹤、自由創作的藝術家被和諧、守法的村民被死亡、和平的信徒被刑訊……一句話,人被非人。

然而,歷史正以加速度表明「非人的政權不會長久」。柏林牆壽不足三秩,倒了;當成千上萬的萊比錫民眾每星期一自發地走上街頭,就再也沒有什麼牆能夠阻擋他們了。2010年反專制的革命出人意料地席捲了北非,鎮壓、死亡都無法撲滅革命,人們毫不退讓地堅守著、抵抗著,要逼退專制的政府。暴力與死亡都不能澆滅自由的意志。

這就是柏林牆50年歷史傳達的信息:沒有任何獨裁能夠阻擋自由的追求;一個暴犯人民的政權,無論多麼強硬,都不得長久,尤其是在鐵幕已經無法續存的21世紀今日中國與今日世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