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英國暴動突顯社福政策負效應

?"
最近的倫敦暴動事件,使英國警方疲於奔命。(Getty Images)

車子被燒毀、商店被洗劫、警察被打傷、市民無家可歸,英國這次暴動儼然當年的「巴黎公社」。英媒稱暴動參與者為:「多年的放任信條造就了一代沒有道德觀、沒有教養、依賴福利生活、野獸化的年輕人。」

暴動事件突顯社會福利政策的問題所在,接下來的課題是,如何把一個游離在主流社會之外的人群重新拉回正確軌道?

文 ◎ 周成

8月4日,倫敦警署負責調查黑人社區槍擊案件的三叉戟行動(Trident Operation)的持槍警察,攔下了一個名叫馬克.達干(Mark Duggan)的可卡因(Cocaine,又稱古柯鹼)毒販。29歲的黑人達干當時手持一把裝在襪子裡、上滿子彈的義大利產手槍。警方稱他持槍襲警,被警方當場擊斃。據悉,倫敦八成的槍械犯罪發生在黑人社區內部,而且是黑人與黑人之間的爭鬥,此外的兩成槍枝犯罪中,有75%至少涉及一名黑人。

《每日郵報》調查顯示,達干成長於寬水農場(Broadwater Farm),這裡是1985年震驚英國的寬水農場暴動之地,當時一名白人警官被黑人暴動者活活打死。達干有個外號叫「星星般的馬克」(Starrish Mark),因為他是當地惡名昭彰的幫派「星幫」的成員,經常參與暴力、威脅、毒品活動。達干的姨父德斯蒙德.努南(Desmond Noonan)曾經是曼徹斯特黑社會的一個頭目,曾吹噓自己的幫派擁有的槍枝比警察還多。

達干死後,其家屬很快動員了300人為其「討回公道」,不過示威很快演變成打砸搶的暴力暴動。兩三天後,倫敦32個區里有22個區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打砸搶燒現象,8月9日,英國另外幾座大城市,如伯明翰、利物浦、布里斯托、諾丁漢也出現了暴動。從電視上人們看到,蒙面或者不蒙面的年輕人把商店的櫥窗砸碎,把值錢的東西搬走,從衣服、鞋子、煙捲、家用電器到手機、珠寶,多家店舖被洗劫一空,店舖內的提款機被人砸開,裡面的現金拿走,有些店舖被洗劫後還被放火燒毀。

暴動不但造成數千萬英鎊的損失,還大大損害了英國的國際形象。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人們兩次看到全球金融中心的街頭暴徒橫行,上一次是去年年底大學學費上漲期間的暴力示威。車子被燒毀、商店被洗劫、警察被打傷、市民無家可歸,儼然當年的「巴黎公社」。

沒有道德觀的年輕人

有人把暴動與貧窮、社會隔絕、沒有受過教育聯繫在一起,不過一些被告的背景與此相差太大,參與暴動的年輕人中,有富商的女兒、芭蕾舞學生、模特、牧師的兒子、社會工作者等。如19歲的女大學生勞拉.約翰遜(Laura Johnson)。她的父母是成功的商人,百萬富翁的父親是好幾家公司的主管。她高考(A-Levels)成績很好,目前在埃克塞特大學(Exeter)學習英語和義大利語。不過,她和同伴從一家Currys電器商店裡搶走了價值5,000鎊的電器。

媒體調查發現,暴動者主要是24歲以下的少數族裔男青年,但也有不到10歲的男孩和女孩。在諾丁漢,一個11歲的女孩砸了兩家商店的櫥窗。這名住在寄養家庭的女孩的父親趕到法庭,要求她向法官道歉時,她只是傻笑。

英國媒體把暴動參與者稱為:「多年的放任信條造就了一代沒有道德觀、沒有教養、依賴福利生活、野獸化的年輕人。」他們認為從商店偷走旅遊鞋很「好玩」,對店舖搶劫放火「很有趣」,能讓外界注意到他們。正如一名女孩對一家店舖搶劫之後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說,這會讓「富人」和警察們看到,「我們可以做我們想要做的事。」

托尼.塞維爾(Tony Sewell)評論說 :「儘管一些辯解的人試圖把搶劫裝扮為針對保守黨政府的一場政治行動,但是事實上,在城市的黑人青年中普遍存在的唯物主義風氣是導致暴動蔓延的主要因素。」他還說:「推動製造麻煩的人不是真正的貧窮,而是一種純粹的占有欲。從饒舌歌曲錄像中的圖像到hip-hop音樂的歌詞,在這些人的世界中兩個中心主題就是性和物質占有。」

青少年幫派問題

參與暴動的人大多是被稱為Yob的遊手好閒的青少年。他們輟學或者離開學校後就在社會上混,不去工作。在英國街頭一些治安比較差的地方,經常可以在晚間看到一群一群的青少年聚在街角,無所事事,有的還會吸毒,他們中有一些人完全無視法律,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年紀輕,法官拿他們也沒辦法。他們經常會做出一些危害社會治安的行為,比如把居民家的玻璃砸爛,把車子推走點燃,而附近地區的居民對他們也畏懼三分。一些青少年為了有靠山,乾脆就加入了黑幫。



參與暴動的人大多是被稱為Yob的遊手好閒的青少年。(AFP/Getty Images)


失去道德的年輕人在街頭燒車。(AFP/Getty Images)

內政大臣梅伊批評暴動中的許多暴力行為是由幫派分子進行的。她說英國年輕人中有6%稱自己屬於某一個幫派。她說:「幫派天生就是罪犯。根深柢固的幫派成員平均被定罪11次,幫派成員第一次被定罪的平均年齡只有15歲。」

據倫敦布里克斯頓(Brixton)的一名青年工作者表示,第一天晚上托特納姆發生暴動後,他所在地區的幫派開始等待時機,一旦時機成熟,幫派的頭領利用黑莓信使(BBM)發出信息,鼓動幫派成員參與,而且明確指出了他們襲擊的目標是當地商業中心裡的一家鞋店、體育用品商店和電器店。四十多年前英國保守黨政客鮑威爾(John Enoch Powell)警告說,移民最終會導致英國本國城市出現衝突,如今好像鮑威爾的話應驗了。

子女教育大誤區

《每日電訊報》指出,英國15歲的年輕人中有17%幾乎是文盲。沒有經過教育的年輕人,自然無法分辨對錯,大概只會靠打電腦遊戲和使用黑莓手機打發時間。而且這些年輕人在家中也沒有自己的人生榜樣,因為他們的父親可能失業,或者根本就是成長於單親家庭。

那麼父母是否應該為自己的子女的行為負責呢?在倫敦的威斯敏斯特地方法庭外,16歲的女兒在暴動中盜竊了一個500英鎊的iPad,這位家長痛心的反思英國政府對家長教育的限制太多。他說:「我的心都碎了,對於女兒的行為感到非常可恥。從根本上來說,我感到這是一個不准教訓孩子的社會的最後結果。學校教育孩子對家長說:『如果你打我,這是身體攻擊;如果你對我大喊,這是言語虐待。』現在的孩子簡直失控了。孩子的權利超過他們的家長,他們的權利被置於家長的權威之上,家長根本沒有尊嚴可言。」

警方手段軟之又軟

英國首相卡梅倫曾批評警方太軟弱,倫敦警署代理指揮官蒂姆.戈德溫(Tim Godwin)卻批評議會在對付公共秩序混亂時提供的指導前後不一致,有時批評警方使用過多武力,有時又批評不夠力度。英國警方歷來不喜歡政客干預警務。

對付本國暴動問題,英國警方一貫的做法是通過增加警力來實現震懾,警方認為如果不是絕對必要,絕不會使用暴力手段,這就是從去年年底抗議學費上漲的暴力示威到這次暴動中為何有多名警察受傷的原因,如果警方使用警棍、電棍、橡皮子彈、催淚彈等手段,而不是被動的只能用盾牌保護自己,暴徒恐怕早就嚇跑了,哪裡會輪到警察、警犬或者馬匹受傷呢?

人權法律被濫用

警方的束手束腳,跟擔心違背人權法律息息相關。英國有一批律師專門靠幫人打人權官司賺錢,而且是賺政府的錢,因為他們的當事人大多需要領取政府的法律援助金(Legal Aids)。而人權公約裡面的一些內容被這部分律師拿來大做文章。比如,一名被指控駕車撞死一名英國小女孩的非法移民利用人權公約,成功地阻止了自己被遞解出境的命運,因為他享有與自己的家人在一起的人權。不過誰去關心失去女兒的英國家庭的人權呢?

倫敦汪茲沃斯(Wandsworth)市政廳打算把被指控參與暴動的一名市政府福利房的房客趕走。這名18歲的男孩被指控從一家電器商店盜竊電器。他和他的媽媽、妹妹住在一棟價值22.5萬鎊由英國納稅人資助的房子裡。他的媽媽對於自己將因為兒子的過失而失去住所感到非常不滿。她認為,她作為一個媽媽,不應該為兒子的行為負責。她的人權被忽視,她目前已經求助律師,打算與市政廳打官司。

有人這樣概括,如果一名尋求避難的人或者非法移民犯下的罪行越嚴重,他就越不可能被遣送出境,因為他的罪行越嚴重,那麼他離開英國後受到迫害的可能性越大,英國政府就越應該保護他。這就是為何英國政府多次努力都沒能把一名宣揚極端思想的穆斯林傳教士請出英國的原因,不僅沒能把他送走,英國政府還得出錢提供他和他的家人衣食住行。

英國的法律對於一些被視為弱勢的群體採取了很強的保護措施。即使是入室盜竊的小偷也受到保護,如果屋主追打小偷,小偷跑到門外,被追上並且挨打,那麼物主可能會受到指控。一名華裔投訴說,她家曾經遭遇入室盜竊,後來將這件事告訴了房東,房東的第一個反應不是指責小偷盜竊,而是詢問她為何沒有買保險,然後走到花園,指著一根要掉下來的大樹枝說:「我得找人把它砍下來,如果小偷被它砸傷,他可以控告我。」

用關愛對抗暴動

面對一小撮暴動分子給社會造成的損失,英國主流社會也以自己的方式主動做出了還擊。8月9日,成百上千的志願者出現在前幾天發生暴動的街道、社區,開始動手進行清掃,手舉著掃帚、刷子的人們要以實際行動拿回被暴徒搶占的街道。


成百上千的志願者出現在前幾天發生暴動的街道、社區,開始動手進行清掃。(AFP/Getty Images)

人們還在被砸壞櫥窗的商店外面臨時安裝的木板上貼上寫有良好祝願的便利貼,表達自己對社區和受害者的關愛。這些木板被稱為「和平牆」或者「關愛牆」,最開始出現在佩卡姆一家被砸毀的Poundland商店的木板上。在曼徹斯特的一個大型購物中心裡面,一面和平牆上貼了足有4,000張便利貼。一家圖書館表示,他們會收藏和平牆,以紀念人們對社區的自豪和尊敬。


人們還在被砸壞櫥窗的商店外面臨時安裝的木板上貼上寫有良好祝願的便利貼,表達自己對社區和受害者的關愛。(AFP/Getty Images)

英國政府開始反擊

英國首相卡梅倫把暴動的根本原因歸結為「道德崩潰」。這是「已經潰爛了幾十年的社會問題當著我們的面爆發了」。他說,此前政客一直不願談論對與錯的問題,但是保持道德中立絲毫不會減少這一問題的重要性。他認為,沒有父親的兒童、沒有紀律的學校、沒有控制的社區,「社會破裂的問題重新回到了我的日程的最重要位置。」英國政府將對政策的各個方面進行複查,他還承諾會對幫派和幫派風氣進行一場「聯合、全面的戰爭」。

卡梅倫還表示,英國政府會利用輪值歐洲理事會主席國的身分來促使對歐洲人權公約的大幅修改,人權法律被人扭曲和錯誤解讀,這損害了人們的責任感。

儘管英國政府下決心解決這些社會弊端,不過要想把一個游離在主流社會之外的人群重新拉回正確軌道,絕非易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