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希臘姊妹 民國閨秀

文 ◎ 夏墨竹、張茹
攝影 ◎ 陳明

「你好!歡迎!」她們說的是字正腔圓的漢語。墨爾本一棟花園洋房裡,一對身穿中式服裝的希臘老姊妹笑語喜顏迎出來,歲月深刻的臉龐,抹不去早已銘刻心骨的東方優雅。她們笑著自我介紹:「我們也是中國人啊!」

她們是三朵出生在中國天津的希臘小洋花的其中兩朵,她們的大姊(Androniki Doucakis)如今已經離世。站在我們面前的二姊姊朱蘭(Dimitra Doucakis)和妹妹玫瑰(Andromache Doucakis),人如其名,美如絢爛的春花。在二十世紀上半葉那段兵連禍結的烽鼓硝煙裡,她們的青春曾那樣生動地的綻放過,彷彿驚鴻一瞥。早已湮沒的歷史畫卷一瞬間如此真實的逼進眼前。

烽火戰亂逼著她們的父親帶著妻子和三個女兒,在中國大地上四處躲避,只想尋找一處相對安寧的屋角。他們如此熱愛這片承載著豐富悠長文明的神州土地,以至鐵馬兵戈也無法驅趕他們離開中國。日本人來了,為躲避戰火,他們一家人不得不離開上海,來到已經被日本占領的大連。接著,蘇聯紅軍來了,因害怕蘇聯共產黨,為避免戰亂,他們又離開大連,逃至北京。最後,毛澤東來了,他們一家人戰慄不安,茫然四顧,偌大的中國再也找不到立腳之地。

「我們不是真的想離開中國。」她們說:「父親選擇去澳大利亞,因為他說澳大利亞離中國很近。父親還說,當中國沒有共產黨的時候,我們就回去。」

但父親再也沒能回去,家人紛紛亡故,夢漸漸老去。客心倦歸,相去海山千萬里,又豈是一夢之遙?最小的妹妹玫瑰,為了掙扎著再看一眼闊別六十年的故鄉,去年以逾八十高齡之身,帶著女兒和兩個外孫女,飛回故土一一尋訪舊地,無奈時過境遷,重尋無處。

「我們出生在那裡,那是我們的家。」朱蘭緩緩說道。那個家,那個優雅閒適的貴族之家早已在戰天鬥地的時代大潮裡被徹底顛覆。新時代嶄新的腳印又煩躁地踩下去,幾乎連舊日的一抹痕跡也未留下。隨著父母流落他鄉的姊妹三人,沒想到會在自由遼闊的澳洲土地上生根發芽,安了家。如風旋來的花種,曾經親近的中華故土,如今只能在夢裡千百次歸去……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