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自由.創造 臺灣三所國立藝術大學【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書寫臺灣藝術史

?"
(由左至右)臺藝大副校長藍姿寬、校長謝顒丞、教師兼校友會理事長李國坤。

臺灣原本只有這一間藝術學校,從早期的純藝術到後來新增的應用藝術,再到綜合美學的藝術大學,臺藝大一路走來堪稱臺灣的一部藝術史。

位在新北市板橋區的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在三所臺灣國立藝術大學中歷史最為悠久。1955年創校以來,所培育的人才輩出,校內系所豐富多元,放眼全世界藝術大學,皆難出其右。她曾經有過輝煌的歷史,創造耀眼的紀錄,如今卻面臨資源短缺,土地與經費不足的難題。

暑假期間,走進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迎面而來的校舍大樓中規中矩,既不新穎,也看不出具有獨樹一幟的藝術美感。然而在這「貌不驚人」的校園,卻孕育出臺灣在國際間最引以為傲、數量最多的藝術人士。從導演李安、侯孝賢,音樂家馬水龍、朱宗慶,到雕塑家何恆雄、工藝美學家蔡爾平,書畫家黃光男、蘇峰男、羅振賢等傑出校友不勝枚舉。


孕育眾多臺灣影視藝術人才的臺藝大校園一景。

以開發新繪畫媒材的「晶彩畫」創始人,甫於8月接任臺灣藝術大學副校長藍姿寬說:「其實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可以說是一部臺灣的藝術史。因為臺灣原本就只有這一間藝術學校,這所學校從早期的純藝術:音樂、美術、雕塑、舞蹈、戲劇到後來多加的應用藝術:美術印刷、工藝視傳到更加多元美學:多媒體動畫等,成為一所完整綜合美學的藝術大學。這一路走來代表著臺灣藝術的發展,所以堪稱為臺灣的一部藝術史。」

三階段演進 步履分明

1955年以「國立藝術學校」之名創校,說明了這所學校的定位,即在培育國家級專業人才。創校之始,當時的教育部長張其昀於學校成立典禮上以「中國文藝復興的一塊沃土」期勉。

在臺灣藝術大學長期任教,甫於今年5月榮獲「中國文藝獎章」美術類別的李國坤談到這所學校半世紀多的演變,如數家珍。他說學校自昔至今,可以分為三個階段:1960至1994年「國立藝術專科學校」,培育人才無數,放眼當今各藝術業界與學界的翹楚與師資,大多都在這個階段奠立初基;1994年升格為「國立臺灣藝術學院」;2001年正式定名為「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囊括美術、設計、傳播、表演藝術、人文等五大學院,在專業創作、理論學術上齊頭並進。

科系完備 獨占鰲頭

談到臺灣藝術大學足以立足臺灣、放眼世界的特點,李國坤說:「我跑過68個國家,拜訪過許多知名的藝術大學,沒有一所學校像臺灣藝術大學,含納這麼多的相關科系。」李國坤自豪地說:「不管是在影像創作、科技藝術、複合媒材、傳統平面繪畫、立體表現、影像的電影系……,就拿文物修護來說,我們也有古蹟修護學系。與藝術涉及的領域,我們臺藝大都有。」

對於臺灣藝術大學如此多元完整的發展,副校長藍姿寬笑說:「這只能說每個學校建校的宗旨不同,因為每個學校有他們的堅持,像是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就是很堅持音樂學院的模式,不是綜合藝術大學的思想模式就是最好的。」但是副校長亦非常肯定臺藝大多年來在臺灣藝術人才培養的建樹:「我們培育出國際傑出的人才。在走出國門的桃園機場繪畫創作上展示的作品中,十幅當中有七幅到八幅,都是我們臺藝大畢業的老師的創作。」

師道倫理 人文傳承

作為國際知名導演李安、侯孝賢的母校,臺藝大電影學系在電影人文與歷史傳承、孕育臺灣當代電影人的累積已廣為周知。而舞蹈系的表現也漸受矚目。2004至2006年連續三年,臺藝大學舞蹈系隨著新唐人電視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跨越全球四大洲巡迴演出,婀娜多姿、委婉動人的舞姿,展現了東方藝術的古典美和神祕感,讓臺藝大在國際舞臺上留名。


臺藝大舞蹈系2006年隨新唐人新年晚會在雪梨的演出節目《畫夢》。(新紀元資料室)

領隊劉黎英說,臺藝大舞蹈系的老師不僅教學生如何跳舞,還要求學生自己去採集民間的舞蹈,同時鼓勵學生編舞。並且舞蹈系有很好的傳統學風,學生對老師、學姐、學長非常尊敬,保持良好的師道倫理。她特別指出,臺藝大學生一年級新生進校,要學習打掃校園﹐以保持環境整潔優美﹐這也能培養他們謙和的心。「因為那是學習的環境,大家都要愛惜,學生很配合,而且家長也非常支持。」

老校新生 面臨瓶頸與蛻變關頭

即使擁有傲人的過去,在急遽變遷的時代中,臺灣藝術大學也面臨幾個迫切的問題。副校長藍姿寬說:「現在新任校長謝顒丞的治校理念是希望和國際多方交流,所以有全英文的教學,讓學生有機會在國際上的藝術領域裡有更多的互動,因為互相交流才會讓創作的視野有所提升、才有希望與國際接軌。因此謝校長將進行更多層面的國際交換學生、讓臺藝大的學生也能到國外短期的進修。當然我們也必須保有自己的文化特色。」

另外一個急需解決的問題,就是校地不足,缺乏整體性的規劃。副校長藍姿寬舉實際數據來說:「我們學校的校地小,建築物又少;同樣都是藝術大學,臺南藝術大學或是臺北藝術大學,一個學生的使用空間就是我們的20倍。所以未來不論是收回來的校地改建,以及硬體、軟體的建設都需要經費。」「目前我們最焦慮的就是學校經費補助始終不足。」


臺藝大校舍大樓中規中矩,校園腹地與經費都亟需擴充。

藝術興國 文化無價

李國坤感嘆臺藝大的學生優秀,但校園設備卻不如人意,有其歷史上的原因:「早期這裡是防洪區,建物不能太高,許多校地也沒有收回,所以如果能夠收回,政府再補助經費,臺藝大就可以有很好的呈現。」

談到今年5月,立法院審查《文化部組織法》相關草案,初審通過要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國立臺南藝術大學及國立臺灣戲曲學院等專業藝術大學,移撥至文化部一說,李國坤認為,管理部門穩定與否,對文藝發展影響甚大。他舉臺灣的電視界為例:

「2007年以後,新聞局一年換一個新聞局局長,在影視方面完全不了解,怎麼發展戲劇?為什麼當今韓劇那麼盛行?韓國只有三個國營電視臺,所以韓國是用國家的力量在主導戲劇的發展。」

藍姿寬則提到官員應該具有人文思考的方向:「看過調查,歐洲民眾平均一個月花在藝術文化上的消費有四千七百多塊臺幣,但是臺灣大約只有六塊錢,所以說大家對文化這一塊並不重視。政府是領導,應該將藝術欣賞蔚為社會風氣。」她舉法國羅浮宮每年為政府帶來的觀光收入是全國第二高為例:「政府應該就國家長遠觀看,科技走到後來還是要回歸人文。國有財產局賣一塊文創園區地或許可以獲利20億,但是國家培育藝術人才、使文化藝術持續發展其結果絕對卻不僅僅是20億,思考上孰輕孰重的問題,睿智的政府應該更加深思。」◇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