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被冷處理的渤海漏油

?"
截至8月25日,渤海溢油事故已經造成累計5500平方公里海面遭受污染。(AFP/Getty Images)

當責任牽涉到中共控制的大型國有企業,在政府的壓制下民眾權益 很難得到保護,因為中共向來把民眾的集體維權視為眼中釘、社會 不安定的因素,這令眾多民眾望而卻步。

文 ◎ 慕透

不久前,美國墨西哥灣漏油事件曾引起世界的關注,而同樣可怕 的漏油事件正在中國發生。

8月31日,是中共海洋局向康菲公司(ConocoPhillips)提出徹底排 查溢油風險點、徹底封堵溢油源的最後期限。但據康菲公司對外26 日透露,在C平臺西北側發現九處海底油污滲漏點,此次溢油 總量已經增加至2500桶;並且現在的滲油點發現滲出原油,均為海 床淺層殘留油氣混合。

據中共海洋局最新數據顯示,截至8月25日,渤海溢油事故已經造成 累計5500平方公里海面遭受污染。而6月14日,據美國拍攝的一張衛 星圖顯示,漏油污染的海面僅314平方公里。

中共海洋局副局長王飛承認,目前事故後續處理的前景依然不明確 。對於所謂徹底封堵溢油源的說法,一位海上平臺的作業人員在接 受大陸媒體無線電採訪時透露:「我們就是騙你的,騙你的。」

真相不明

從6月4日起至今,蓬萊19-3油田溢油事故已發生三個月,但海底溢 油點仍未得到有效控制,事態仍在繼續擴大中。據相關資料顯示: 這次渤海溢油事故影響區域及周邊海域面積達2.43萬平方公里。

可怕的是,沒有太多的媒體敢於關注這個對中國環境會產生巨大破 壞的事件,只有中共黨媒時不時公布的一點情況。

事實上,中海油旗下在滬港兩地上市的中海油田服務股份有限公司 長期是蓬萊19-3油田的服務承包商,而該油田由中海油和康菲石油 共同成立的合資公司運營,其中中海油是大股東,持有51%的股權 ,康菲石油是運營方。

中海油與康菲石油召開的第一次新聞發布會是在漏油事件發生後的 一個月。對於媒體追問為什麼不第一時間向公眾公開漏油事件,康 菲石油方面表示,事故發生後公司就通知了中國的相關政府部門以 及合作夥伴中海油。中海油執行副總裁陳壁套用了中共官方一貫的 隱瞞理由:不希望看到誤導媒體和投資市場、誤導社會。

隨後的媒體報導逐漸冷卻,只有中共官方主要媒體的零星報導。與 美國墨西哥灣漏油事件中媒體及全社會窮追不捨的熱度相比,中國 的這起事件冷得可怕。

最大的保護傘

對於外國公司來講,非常明白來中國投資只要背靠上中共,就擁有 了最大的保護傘,在中共這隻大手的包庇之下,天大的事情都能轉 危為安。相對BP公司,康菲非常幸運,一是事件發生在中國,二是 合作方中海油這個中共企業無疑就是它的救星。

溢油事故發生以來,渤海灣周邊海岸魚類貝類等海產品離奇死亡的 事件不斷發生。河北200名養殖戶選擇了集體維權索賠,他們委託30 人律師團,索賠數額過億元,但他們的訴訟對象也僅瞄準了康菲公 司。

8月25日,康菲公司在應對新華網時同樣拖住中海油:「在賠償問題 ,如果有向我們起訴的情況發生,我們會根據中國法律來進行討論 。康菲公司和中海油的合作一直是非常緊密的,最近這段時間,雙 方每天見很多次面,一直在為處理這起事故集中地工作。到目前為 止,雙方工作的重點是解決溢油事件,還沒有談賠償的事情,但是 將來一旦有要求賠償的事情發生,當然會談及」。

面對責任,中海油顯得更狡猾,此前宣稱,「僅代表國家行使控股 股東權利,沒有參與具體油田作業」,不但扯出了「國家」的大旗 ,而且推脫責任。

當責任牽涉到中共控制的大型國有企業,在政府的壓制下民眾權益 很難得到保護,因為中共向來把民眾的集體維權視為眼中釘、社會 不安定的因素,這令眾多民眾望而卻步。迄今為止,中共沒有真正 支持過任何一項針對大型公司的集體民事訴訟案。

此外,中共制定的法規對環保索賠幾乎是一片空白。中共政府的漠 視責任使此前所有的法律法規幾乎都圍繞著發展經濟和保護官方企 業制訂,民眾的權益和利益則幾乎沒得到考慮,針對環境污染的最 高罰款也不過是區區20萬元人民幣。有人說,在中國這塊土地上, GDP比人命值錢。

只是令中共意外的是,此前的污染都是自家企業搞的,這次污染事 件沒想到是美國公司牽連在內,想索賠一筆,一時都找不到法律依 據。區區20萬元的罰款對資產資產總計1600億美元的康菲公司來說 ,實在是撓癢都不如。

維權的阻力

如果此次漏油事件發生在美國,會怎麼樣?以墨西哥灣漏油事件為 例,堵漏是第一要務,而後是媒體、政府議會的介入,而後政府司 法部長宣布進行刑事調整,而後是石油公司CEO為事件負責辭職,而 後是發生事故的BP公司建立200億美元的賠償基金,而後是進入漫長 的民事索賠階段。
 
儘管不知道維權路如何走,但前有榜樣。

北京華城律師事務所律師賈方義最近也向多家海事法院提起了環境 公益訴訟,要求中海油和康菲石油設立100億元的賠償基金,進行生 態賠償和恢復。同時他還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訴訟 ,狀告國家海洋局行政不作為。

在律師賈方義看來,他所起訴的三個對象:國家海洋局、中海油和 康菲公司,在渤海灣溢油事件當中,都負有責任。國家海洋局作為 主管單位,國家海洋局在信息披露等方面,沒有做到及時準確,這 顯然是違法行為。

中海油和康菲公司合作開發油田,中海油作為渤海油田的大股東, 分得利潤甚至比康菲多,既然分享了利潤,就要承擔義務,自然不 能逃脫溢油事故的責任。

但賈方義遇到的阻力首先就是法院,他的起訴都還沒有被立案。目 前幾個受理法院當中,有的表示要逐級上報,有的表示不屬於自己 管轄範圍,有的要求他延緩起訴。

他們能走多遠?更多人在觀望。賈方義自己也表示,前景並不樂觀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