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尋找香港中秋傳統軌跡

?"
每逢中秋,傳統老店蓮香樓門前都大排長龍,搶購月餅。

中秋節是傳統大節,除了中國新年除夕的團年飯之外,中秋節晚上一家人也會聚在一起吃團圓飯。在繁忙的現代生活,電腦電話等現代化的玩耍中,一家人仍能在佳節抽身團聚,已屬難得。但願無論何時何地,人們的心中仍有一隅相思:「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文 ◎ 王文君、梁珍
圖 ◎ 祥龍

吃月餅以示「團圓」,已成為華人過中秋節必不可少的節慶食品。月餅,又叫胡餅、宮餅、豐收餅、團圓餅等,是古代中秋祭拜月神的供品。

相傳在中國古代,帝王有春祭日、秋祭月的禮制。在民間,每逢八月中秋,也有左右拜(祭)月的風俗。月餅最初是用來祭奉月神的祭品,後來人們逐漸把中秋賞月與品嘗月餅,作為家人團圓的象徵了。

蓮香樓月餅傳統製作

位於香港上環威靈頓街的蓮香樓,由廣州做到香港,今年已踏入第85個年頭,是香港少數保留上層做茶樓、下層賣餅的舊式酒樓。月餅選用上等湘蓮做出香滑蓮蓉,味道濃厚且不易散開,加上蛋黃的甘香,令人回味無窮。

和現今月餅大批量機器生產不同,蓮香樓是少有沿用人手製作月餅的老店。酒家與現在的廣州蓮香樓無直接關係,而且在餅的質量方面,香港的品質更佳,早已得到公認。

蓮香樓餅部店主麥永洪說,雖然因為效能的原因,不能全部步驟都用人手製作,但關鍵步驟,比如捏餡都是人手製作,吃上去口感完全不同。「用機器做的那些吃起來,質感比較死板一點。」又如香港某知名酒家做的伍仁月餅,用機器做,根本就不是伍仁,因為機器做不到那種分層的效果,「我們半自動,用人手打餡,機器是做不到的。」

蓮香的月餅不添加防腐劑,靠吸氧片來控制濕度。麥永洪說,如果天氣太熱,月餅節後不能放太久,最好一個星期左右一定要吃光。如果存放在冰箱,可保持時間長一點,甚至放幾個月都可以,最關鍵是保存地點濕度不要太高,如果水分滲入,就容易會令月餅變壞。

玩花燈豎中秋 懷舊店鋪年輕容顏


雙魚燈籠,趣致得意。

 


這款大金魚燈籠最熱銷。

中秋節當然也少不了花燈,早在北宋《武林舊事》中記載的中秋夜節俗,就有將「一點紅」燈放入江中漂流玩耍的活動。中秋玩花燈,多集中南方,有各式的彩燈:芝麻燈、蛋殼燈、刨花燈、稻草燈、魚鱗燈、穀殼燈、瓜籽燈及鳥獸花樹燈等,令人讚歎。

在廣州、香港等地,中秋夜要樹(豎)中秋。小孩子們在家長的協助下用竹紙紮成兔仔燈、楊桃燈或正方形燈,用短竿挑起,再豎起懸掛於高高的樹枝上。流光溢彩,為中秋添上人與物的歡樂景象。孩子們嬉戲著看誰豎得高,豎得多。

在台灣,亦有放天燈(孔明燈)活動。用紙紮成大形的燈,燈下燃燭,熱氣上騰,推動燈飛升於空中。上面或書寫上對親人的祝福等字句,為求幸福、順意、美滿。亦有兒童手提各式花燈在月下嬉戲遊玩。

沿半山伊利近街順勢而下,到卑利街,見到一家店,掛滿了各式燈籠。不同的是,此店由30多歲的黃錦明所開,沒有紙紮燈籠,都是大陸來的製品,但卻品種繁多,別具特色。

看上去斯文有禮的黃錦明,是70後那代人,10年前才20多歲就接手了西營盤的家族生意,後來更搬來了上環。他的店舖名為「公明行福生祥香莊」,除售賣香燭外,一大特色就是賣傳統燈籠。或許因為年輕的觸覺,他的燈籠店品種特別多,而且各具特色,讓人有愛不釋手的感覺。

問他什麼燈籠最好賣,他覺得年年都相似,金魚和兔仔都是搶手貨。今年新增幾款特別的動物,比如烏龜、熊貓,還有各式不同色彩的球形燈籠,寫上古典字畫,頗有古風。

「我們賣的都是傳統的,找日常生活的元素去做一些燈籠出來,接近大家的生活圈子,會感覺一種很親切的感覺。」黃先生說。

無論何種圖樣,售價都是小的二、三十元左右,大的五、六十元。因為價錢便宜,品種夠多,黃錦明的客戶大多是公司,一次訂購很多,用來裝飾節日。「蠟燭近年是少了,因為始終不主張用火的,公司有的買回去,電器部工程部會加電燈泡進去。」也有不少散戶或者遊客來買,甚至買到外國去,要的是那種特有的中國文化氛圍。店內還有孔明燈,不過因香港市區禁止燃放,購買的人不多。

現今很少年輕人願意做這類懷舊產業,問黃先生可有掙扎?他答道:「我都不知為什麼,亂打亂撞,因緣所致做了這件事。」家族生意承繼有人,也都為了糊口,一切都這麼自然。

點燈籠的傳統習俗,還可以堅持多久?「保留傳統習俗,我個人來看,社會是淡化了。好在有傳統的節日,讓我們中國的文化可以代代相傳。但和以前比,是差了一大截,亦都因為社會的進步,多了玩具,所以是一個很正常的趨勢。但傳統的東西始終有文化內涵,這是不一般的亮點。」黃先生在傳統和現代中,找尋到了一條生存之道,所以他做得踏實,而且富有意義。◇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