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投資中國受害群體 臺商境遇最悲

?"
20多年來,赴中國投資受害臺商人數不斷攀升,圖為上周臺商首度在臺北街頭遊行,抗議中共誘騙坑殺臺商。背景為臺北101大樓。

在中國開放30年後的今天,越來越多人發現,臺商是所有外國投資者中處境最悲慘的一群,在一次又一次的上訴絕望後,頂著恐嚇和恐懼,也要走向陽光、走上街頭……

文 ◎ 吳涔溪   攝影 ◎ 蘇昭蓉

損失一億元人民幣逃回臺灣的臺商王文政,9月9日在受害臺商的遊行活動中,頂著烈日、聲嘶力竭的喊著「反中共誘騙迫害臺灣人!」內心有說不出的踏實安定,因為他告別孤立和恐懼,走出了控訴中共的行動上最大的無力感和低潮期。

「我們有一段時間很無力感,遭受各方面的壓力,人越來越少!」王文政曾經是大陸130家清粥小菜餐飲連鎖店的經營者,在經歷不下20次恐嚇、威脅後,2006年放棄上億資產、攜子逃回臺灣。原本希望和其他臺商一同站出來揭發中共惡行,但卻遭遇了各方壓力。

「大家不敢站出來,就是怕被找麻煩,每次我們有什麼活動,就會接到對方的電話,軟的也有,硬的也有,我沒企業在那邊的不怕,有企業在那邊的臺商,嚇都嚇死了。」王文政說。

在電子媒體上發表言論,在平面媒體上接受採訪,以前在大陸的臺商朋友連他的電話都不敢接了,急於跟他撇清關係。被恐嚇、孤立的處境,讓王文政一度猶豫是否要繼續走下去。「我們一直是不放棄揭發共產黨醜陋的一面,但是有時候我們也要吃飯、要工作,也要交朋友。我們這樣做(挺身而出),朋友幾乎沒有了,我們也會害怕是不是要繼續這樣做下去。」王文政無奈地說。

但是,一想到還有這麼多人受到誘騙前往投資,如今還有那麼多臺商在大陸受害,自己又是何其幸運即使蒙受損失,至少能撿回一命逃回臺灣,如果因為內心害怕而放棄,「那真是對不起臺商、對不起臺灣人!」徬徨、猶豫時常在他內心交戰。


日前在天安門切腹自殺、控訴天津市政府霸占資產的台商沈柏勝(左三)在立法院前掀開上衣,露出25公分長的刀疤。

直到日前,在天安門切腹自殺、控訴天津市政府霸占資產的臺商沈柏勝,在大陸歷經20年投訴無效後,決定用餘生回臺揭發中共迫害臺商的真相,買報紙廣告刊登坑殺血淚史、出面召開記者會,號召受害臺商9月9日一同走上街頭,才促成了這次的遊行。「有他強烈的參與,我們就更有信心了!」王文政說。

資產侵吞 屍骨無存

然而,在遊行前夕,不論是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沈柏勝、王文政,對於遊行當天會有多少人站出來,心中都是沒有底的,因為經驗告訴他們,絕大多數的受害者都是不敢站出來的。

遊行當天有近200人參與,當中有受害臺商,也有家屬以及聲援者,他們一路從國父紀念館走到凱達格蘭大道。沿途控訴布條、擴音喇叭相當引人注目。

一位張女士低調地隨著隊伍緩緩前行,不發一語,記者詢問後才知道,他的先生在上海投資光纖設備,兩年前收到通知時,先生已經過世了,工廠被沒收。張女士趕去上海時,連骨灰罈都沒辦法找回來。說到傷心處,張女士隱隱啜泣。

一位從美國回來的莊姓臺商,1991年江蘇江陰、浙江奉化投資包裝用塑膠薄膜,都還沒開始生產,技術、設備和200萬美元資金全數被強占。20年來,大陸高官不斷敷衍,才發現走「領導路線」實際上是走不通了。

一位在福建投資的黃先生,廠房被福建高官勾結銀行,偽造證件冒名貸款,2000年開始站出來揭發,一回到大陸還被恐嚇跟蹤。令黃先生徹底心寒的是司法控訴的過程中,連反腐敗單位都同流合污。

前不久黃先生收到福建省檢察院的「立案單」,單上連個文號和函號都沒有,還是福建省檢察院副檢察長親自交給他的,「還這樣來騙,省檢察院是福建省最高的反腐敗單位,如果連他都腐敗了,還有什麼希望?」他希望站出來遊行,讓許多仍被蒙在鼓裡的臺灣人能引以為戒。

在一群披掛著白底黑字抗議布條的人群中,還有一位年輕的女孩,頂著烈日堅毅地走到終點站凱達格蘭大道上。

「這麼年輕、你也是受害者嗎?」她不假思索的說:「我伯父是受害者,他因為要賺錢,所以我代替他出來。」他口中的伯父是臺灣人,祖籍山西,赴深圳投資製鞋工廠,莫名被指違法,工廠全數遭到沒收,「申訴也沒有用,如果沒有逃回來,就會被殺死!」這女孩說,替伯父站出來,並不感到恐懼,「因為他們這樣做不對!」

政治掛號 遂行統戰

另有一位臺商,當遊行隊伍抵達凱道時,他自己獨自一人在樹下觀望著。幾天前,他偶然間看到報紙上遊行的訊息,主動從臺南上來加入這場遊行。

他提到自己的資產在天津已經處理了好幾年,但是他到哪裡都有人監視,Email也常收到冒名信。他很認同今天的遊行訴求,但他相信南部的受害臺商遠比北部更多,因為中共刻意扣上「政治」的帽子。他說:「南部太多了,絕對比北部多。因為中共特別注意南部,尤其臺南是阿扁的家鄉。其實我們對政治沒有興趣,但是共產黨和共產黨員就把我們掛了號,要我們介入政治。」

分析中共利用政治帽子來「辦人」幾乎所有臺商都膽戰心驚,「如果你的政治傾向比較投機一些,可能會得到深一層人事的連繫,事情就好辦;如果你在政治上,保持中立,事情要辦好也不容易;如果你政治立場偏綠,肯定是沒辦法做。」這位受害臺商說。

幾年來,大家關注究竟受害的臺商有多少,問了一下現場的臺商,幾乎得到清一色的答案是:「太多了!」高為邦說,每一個受害臺商的案例都是血淚斑斑,這20年來有數萬件臺商被害案例,只是很多臺商最後都選擇了放棄。

為了自己的案子和受害臺商的案例奔走,讓高為邦得出一個結論,「掠奪臺商是中共的國家政策,併吞臺灣是中共的終極目標。」

臺商慘境 外資之最

越來越多臺商用親身的經歷在印證這樣的說法。「我敢說臺商在大陸,九成以上都遭受過威脅或是不公平的對待,或是被坑啦,各方面的事件,每個人一定都有。」王文政說。

王文政認為這種系統性的搶奪臺商,跟統戰有直接關係。「大陸出臺任何臺灣政策,都跟統戰有關,只有讓臺灣人沒錢,經濟上要依靠大陸,大陸就會要臺灣領導人拋棄某些堅持,一步一步地朝向統一的目標。」

在王文政的觀察中,外資、港商的處境同樣險惡,但是絕對沒有臺灣這麼嚴重,「因為他們沒有統一的問題,而且別的國家都設有外交部和駐中國領館,但是臺灣沒有。」當要拉攏臺商時就說是「一家人」,出了事時沒有任何政府的保護,只能找當地臺商協會。

但是,在王文政眼裡,各省的臺商協會已經淪為「站上去搞個人公司和大陸關係的橋梁。沒有一個臺商協會替人家臺商做事的,沒有,全部都是同流合污。」因為他們知道一旦替臺商作事,連他的公司也會被找麻煩。

經過這次的遊行,原本被分散、被孤立的臺商力量又再度被凝聚,「只要有人支持我們,只要有臺商要站出來,只要有媒體支持,我們就會再繼續堅持下去。」王文政說。

「目前站出來的都沒有一個人是為了自己,因為我們都已經放棄都不要,我們只是要求他們幫現有的臺商,辦一個好案子來看看。但是很遺憾的,到目前為止,一個都沒有。」王文政說。◇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