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毛澤東與林彪的權鬥黑幕

?"
能與毛澤東單獨存在於宣傳畫的只有林彪和史達林。(維基百科)

助毛催生文革的林彪,1969年在《中國共產黨章程》中被定位為「毛澤東同志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然而兩年後林彪在機毀人亡後被定性為「投敵叛國,自取滅亡」。短短兩年間的毛林權鬥,恰是中共權鬥的縮影。

1971年9月13日凌晨2點27分,一架標有五星紅旗的三叉戟1E-256型飛機,在蒙古境內距離中蒙邊境360公里的溫都爾汗墜毀,機上8男1女當場死亡。直到一個多月後的10月24日,〈中共中央關於向全國群眾傳達林彪叛黨叛國事件的通知〉才聲稱中共第二號人物林彪「9月13日倉皇出逃,狼狽投敵,叛黨叛國,自取滅亡。這是林彪這個資產階級個人野心家、陰謀家的總暴露、總破產。」然而在此前兩年,1969年4月1日中共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章程》上才赫然寫著「林彪同志是毛澤東同志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

這兩年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毛林鬥的深層原因是什麼?

為毛站臺 林充當槍桿子

1958年5月在中共八屆五中全會上,毛澤東把身體不好蟄伏靜養長達九年的林彪增選為中央副主席。1962年1月底在中共召開的中央工作會議,俗稱七千人大會上,會上針對「三面紅旗」的失敗和「三年自然災害」中餓死三千多萬人的嚴重後果,國家主席劉少奇首先提出「三分天災七分人禍」之說,得到包括中央政治局委員彭真、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在內幾乎所有人的支持,人們紛紛表態要和毛「論論理」,群情激憤下毛被迫承認錯誤,並做了自我批評,這意味著毛退出政治舞臺為期不遠了。會上劉少奇還提議把1959年廬山會議上因萬言書揭露大躍進而被毛打下臺的彭德懷請回來,劉的這些正確建議深深觸動了毛和林的個人利益。彭德懷就是毛在林的支持下打垮的,現在把彭請回來做林的上司,林不幹。

於是就在人們對毛的一片譴責聲中,林拋開軍委辦公廳為他準備的講話稿,即席發言說:「事實證明,這些困難,在某些方面,在某種程度上,恰恰是由於我們沒有照著毛主席的指示、毛主席的警告、毛主席的思想去做。……我感覺到,我們同志對待許多問題,實際上經常出現三種思想:一種是毛主席的思想,一種是『左』的思想,一種是右的思想。當時和事後都證明,毛主席的思想總是正確的。可是我們有些同志,不能夠很好地體會毛主席的思想,把問題總是向『左』邊拉,向『左』邊偏,說是執行毛主席的指示,實際上是走了樣。」

林講完,毛當即鼓掌叫好,不過他是唯一一個叫好的人。毛一看林公開站出來大力支持自己,腰杆一下子就硬了,毛表示,若在這次黨內鬥爭中敗北,將跟林彪一起上山打游擊。最後周恩來出來打圓場:主席還是主席,這才暫時緩和了中共高層的矛盾。

1966年5月16日,中共下達〈五一六通知〉,文化大革命正式開始。兩天後林彪發表談話,稱「毛主席是天才,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超過我們一萬句。」開始在全國搞個人崇拜。當時林彪與江青(毛之妻)是毛發動文革的「武文哼哈二將」,若沒有林彪的槍桿子護衛,單憑江青一幫筆桿子的上躥下跳,毛絕然無法全面發動「文革」。那時盛行於中華大地上的各種言簡意賅的政治語言,諸如「三忠於,四無限」、「四個偉大」、「萬歲萬歲萬萬歲」乃至編撰「小紅書」《毛主席語錄》等等,都是林彪首創的。可以說林的政治煽情與鼓動,催生了毛的「火紅文革」,否則毛也打不倒劉少奇,也無法保住太上皇的寶座。

毛林結怨

林不想繼承毛的衣缽林彪為什麼外逃,官方和民間有截然不同的說法。如今海內外民間主要看法是:林彪案是冤案,是毛澤東先要搞垮林彪,林彪被逼走投無路,才在老婆和兒子的脅迫下被動逃離的。他的外逃屬於政治流亡,而非主動叛國。《晚年周恩來》的作者高文謙、大陸軍事作家舒雲、中國國防大學教授王年一、還有當事人吳法憲的女兒金秋教授、六十萬字《重審林彪罪案》的主編丁凱文等,大多持這樣的觀點。

有史料披露:1969年4月中共召開「九大」會議後,毛贈送林兩本書:《郭嘉傳》和《范曄傳》。郭嘉是曹操的得力謀士,曹操多次表明百年後要把兒子託付給郭嘉,而范曄也是輔佐太子的謀士,卻因謀反被殺。那毛讓林彪輔佐的「太子」是誰呢?

毛澤東的祕書胡喬木在修改〈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時的談話和官偉勳所著《我所知道的葉群》(編註:葉群為林彪之妻)中均提到:「九大」後,毛打破從不看望下屬的先例,曾帶著副總理張春橋專程到蘇州看望林彪。談話中毛問林:「我年紀大了,你身體又不好,你以後準備把班交給誰?」見林不吭聲,毛又追問:「你看小張(指張春橋)(接班)怎麼樣?」這頗為突然的提問弄得林彪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林竭盡全力幫助毛打倒了劉少奇,如今他連一天也沒坐上接班人的寶座就要被迫表態「讓賢」,林當然有「卸磨殺驢」和「飛鳥盡,良弓藏」的無盡憤慨。

毛林結怨由此產生。


林彪竭盡全力幫助毛打倒了劉少奇,幾年後毛卻布署著打倒林彪。(維基百科)

戀權多疑 毛攻擊目標瞄準林

毛林的矛盾公開化始於1970年8月的廬山會議。當時陳伯達按照林彪的意圖,把九大政治報告的主題定為加強社會主義經濟建設,這同毛澤東要繼續革命、鞏固文革成果的想法大相逕庭,這更加讓毛認識到,林彪不可能繼承毛思想的衣缽。在毛的授意下,張春橋、江青猛批陳的「唯生產力論」,毛也對陳大加訓斥。
不過中共官方報導出的雙方分歧,不是在抓生產與抓階級鬥爭這個關係國計民生的大事上,而是故意放在一些瑣碎小事上,如陳伯達說「毛澤東是天才」的天才論,以及是否設立「國家主席」上。當時中共政治局五名常委,除了毛,其餘都贊成設立國家主席,毛對此大為惱怒。

得到毛暗示的江青集團在會上大批天才論,林彪則發言對張春橋進行回擊。中共官方對於林彪的這篇講話一直定性為「突然襲擊、搶先發言」,其根據是毛在一年後的南巡講話中指「林彪同志那個講話,沒有同我商量,也沒有給我看。」但後人考察發現,林在講話前請示過毛,毛還對林說:「你可以講,但不要點張的名字。」

廬山會議後,林彪起初還想向毛作個檢討,私下了結此事,但後來他很快發現情形不對,毛發動批陳整風運動的矛頭明顯是衝著他來的,就像當年毛打倒劉少奇先批彭真一樣。毛所謂的「兩年以後交班」的承諾只是緩兵之計,「打倒林彪」的計畫已經在毛的日常部署中了。

從1971年開始,毛公開點名批評林。毛說:「我一向不贊成自己的老婆當自己工作單位的辦公室主任。」在會見斯諾(Edgar Snow,親中共政權的美國記者)時,毛公開說「什麼四個偉大,討嫌。」用毛後來自己的話說是,廬山會議後他對林彪採取了程咬金的三板斧——「拋石頭」:向下發批示、批語,砸向林彪所主持的軍隊工作;「摻沙子」:向林彪主管的軍委辦事組裡安插毛的人;「挖牆角」:改組北京軍區,讓林失去控制權。

與劉少奇稀裡糊塗被打倒所不同的是,深諳毛陰暗心理的林彪,提前看到了毛的陰謀,無論毛如何批林,如何耍花招讓林的四大金剛站出來認錯從而寬容對待以誘導林彪出來認錯,無論毛如何讓周恩來現身說法、專程來勸林認錯,林彪認準一念:死不認錯。他知道,只要他一公開認錯,毛就會藉機取消他的接班人資格,進而徹底打倒他。為了化解危機,林彪反覆多次提出要見毛,但毛一直拒絕見面,因為毛已經鐵了心要把林彪打下去,還有什麼好談的呢?

毛南巡引蛇出洞 敲山震虎

1971年8月中旬,毛見林不上當,就藉慣例南巡之際,在各地方諸侯面前公開批判林彪,目的是「引蛇出洞」、「敲山震虎」,沒想到林彪沒動心,但林彪太太葉群和兒子林立果坐不住了,蛇一出洞,就被老虎吃掉了。南巡時毛說:「有人看到我年紀老了,快要上天了,他們急於想當國家主席,要分裂黨,急於奪權。這次廬山會議是兩個司令部的鬥爭。」8月16日,毛故意讓周恩來告訴林,黨中央決定國慶前後召開九屆三中全會,此話對林彪震動很大:九大前召開的八屆十一中全會,不就把劉少奇拋出來了嗎?九屆三中全會是不是要把林彪拋出來呢?


林彪深諳毛陰暗心理,想藉此以毒攻毒,為自己撈取好處。圖為1971年林彪閱讀紅書毛語錄。(Getty Images)

儘管毛到處講林彪的壞話,但在那個把毛視為神靈的年代,人們都不敢把消息透露給林。林知道毛此行是針對他的,但他得不到一點消息。直到9月5日,毛故意命令廣州軍區司令員丁盛回廣州,召開軍區2000多名師以上幹部大會,傳達毛講話精神。9月6日,林彪才從不同渠道聽到毛對他的攻擊。

這一下林家慌成了一團,因為毛的言辭比當初整劉少奇時還嚴重得多,大有不整死林彪不罷休的感覺。據知情人說,林最初的想法是什麼也不做,哪裡也下去,「不想活了」,一副等著挨整的樣子,因為林彪評估形勢後明白,即便豁出去和毛拚死一戰,也是凶多吉少,他此時已經看出了毛所玩弄的激將法把戲,一旦自己有所反抗,正好坐實了毛強加給他的所謂帶領軍隊造反的罪名。加上林長期病病怏怏,對人生已經厭倦了,所以事到臨頭一死了之的想法也在情理中。那幾天工作人員看到,林彪頻頻與太太葉群關起門長時間密談,葉群進進出出,眼睛都哭腫了。

在這短短幾天裡發生了很多事,人們說法不一。不過多年來,定案林彪預謀叛逃的唯一證據就是林彪警衛處長李文普的一句揭發,即林彪上汽車後問了一句「到伊爾庫茨克,多遠?」而與李文普一起受審者說,李是在得到保留軍籍及待遇的承諾後,才寫下這句關鍵性揭發。林彪女兒林豆豆(本名林立衡)曾哭求李叔叔說一句對歷史負責的真話,李一個勁流淚,始終沒開口。根據高文謙1988年春對當時負責林彪專案組具體工作的副總理紀登奎的採訪記錄,李文普最先的口供是:「林彪在乘車前往機場途中,曾命令停車,似有不想前往機場的意思。」但是後來在專案組的訓斥下李才改口稱林彪問「到伊爾庫茨克有多遠?」。

林彪之死啟蒙了中國人

《中國共產黨黨史》第二卷指出:「9.13事件(林彪墜機事件)客觀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理論和實踐的破產,它的尖銳性和突發性是毛澤東始料未及的。毛澤東也由此陷入極大的痛苦和矛盾之中。」毛為此大病一場,對外公布林的死訊,也是在反覆商量20多天後才公布的。

不知為什麼, 毛同意全文下發〈5 7 1 工程紀要〉(「571」為「武裝起義」的諧音,由林彪之子林立果主持制定的反毛密謀),讓中國人都能看到裡面的反黨、反毛的言論。許多大陸人回憶說,在那樣封閉專制的文革時期,「〈571工程紀要〉對一批有獨立思考的人起了一個啟蒙書的作用。人們開始反思文革、反思被神話了的毛澤東。」

「林彪事件」不但是標誌著文革徹底失敗的里程碑,也是中共由「盛」至衰的轉捩點。◇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