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希臘瀕違約 歐盟大考驗

?"
9月16日,歐盟27國財政部長齊聚的波蘭召開為期兩天會議,商議歐洲債務危機。(AFP/Getty Images)

近來「希臘」成為世界各大媒體的頭條,也成為歐盟心頭之患,不是因為她曾是西方文明的起源地,而是那彈丸之地惹下的麻煩,不但可能令希臘政府破產,也可能令五億使用歐元的人破財,並進而給人類歷史帶來第三次大蕭條。

回顧最緊張的一刻

鏡頭回溯到2010年5月9日,這個被稱為「歐盟自成立以來最緊張最關鍵的時刻」。當時希臘政府還有10天就得面對第一個生死大限:5月19日希臘政府無力償還一筆120億美元的貸款,若歐盟不援手,希臘就得違約,而希臘高達2360億美元的總債務——很多是由歐洲銀行持有,再加上國際投機資金做空歐元,將不可避免地拖垮歐元和歐盟經濟。

希臘已然成了歐盟的「雷曼兄弟」。然而令歐盟領袖們更難過的是,希臘還是深陷債務危機的「歐豬五國」(PIIGS,即西班牙、愛爾蘭、義大利、葡萄牙和希臘)中欠債最少的,義大利和西班牙的債務都超過了1萬億美元,「歐豬五國」的總債務達到了令人咋舌的3.9萬億美元。

1993年的《馬斯特里赫特條約》和1997年的《穩定與增長公約》都規定歐元成員國赤字率不能超過3%、債務率不能超過60%的規定,但目前27個歐盟成員國中,只有愛沙尼亞、瑞典和盧森堡未超過3%的上限。2009年歐元區整體赤字率為6.3%,債務率78.7%。

救不救希臘?在左右為難的困境中,在各國利益的衝突中,歐元區16國財長在布魯塞爾經過長達11個小時的激烈博弈後,以破紀錄的高速宣布了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救市行動:歐盟將拿出7500億歐元(相當於1萬億美元)救歐元,這比2008年金融危機最盛時美國緊急推出的7000億美元的救市規模還多出了很多。當時全球眾多媒體都以重要篇幅報導了這場「歐元保衛戰」的驚心動魄。


在波蘭舉行的歐盟財長會議因反對緊縮措施的抗議活動而提早結束。9月17日,警方清除路障,讓三萬名反緊縮人士對歐洲聯盟財政部長會議嗆聲。(AFP/Getty Images)

救援成效不彰 德國反對聲浪高

轉眼一年多過去了,然而局勢並沒有歐洲人期待的那樣樂觀。2011年9月16日,由於希臘改革進展遲緩,歐元區財長第二次決定推遲發放給希臘第六筆80億歐元的紓困貸款。得不到這筆錢,希臘政府10月中旬國庫就得空,屆時公務員和退休人員就領不到工資了。

目前希臘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飆升146個基點,希臘未來5年債務違約機率也升至98%。希臘政府預計2011年經濟將萎縮超過5%,外界一直敦促希臘加快私有化進程,但到目前為止希臘政府還沒有賣掉一家大型國有企業。希臘人的表現令歐洲人、特別是出錢最多的德國人感到失望。

德國作為歐元貨幣聯盟的領頭羊,在援救希臘過程中一直站在最前面,但國內的反對聲音也一直沒有停歇。面對希臘這個「扶不起的阿斗」,民調顯示,四分之三的德國人認為德國無力解救希臘。9月12日,德國經濟部長羅斯勒(Philipp Roesler)第一次公開表示:「為了穩定歐元,不應該再有任何禁忌,包括如果有必要的話,讓希臘有序破產。」,爾根•斯塔克(Jürgen Stark)也辭去了歐洲央行(ECB)的理事職務。

然而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一直力挺希臘。她表示,必須避免希臘失控破產,否則將可能衝擊所有歐元區國家。一旦希臘退出歐元,希臘原有貨幣德拉克馬對歐元一夜之間就會成倍貶值,國家會破產,人們會衝入銀行提取歐元,銀行業會馬上破產。希臘之後是否葡萄牙、愛爾蘭或者義大利也會離開?最終是歐元解體,歐洲幾代人的努力將白白浪費。歐盟解體後,若歐洲國家將面臨更加嚴重的政治經濟問題。目前德國至少40%的出口產品銷往歐洲各地,重要的一點是,目前歐洲債務危機牽扯的資金額也並沒有達到歐盟各國都承受不了的程度。

意見不一 少花錢PK多花錢

9月18日,為期兩天在波蘭舉行的歐盟27國財長會議,因為反對緊縮措施的抗議活動而提早結束,由於擔心歐洲債務危機惡化波及到全球,美國財長蓋特納(Timothy F. Geithner)也首次出席了會議。不過由於意見相左,各方並未達成共識。

蓋特納敦促歐盟效法美國在金融海嘯時推出緊急貸款救助基金TALF的做法,將目前涉資達4400億歐元的歐洲金融穩定基金(EFSF)槓桿化,擴大規模5倍,令它可提供更多貸款協助歐元區國家對抗危機。其建議被德國財政部長沃爾夫岡.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拒絕,朔伊布勒強調不能無限制動用政府和納稅人的錢來穩定歐洲金融市場,並反過來要求美國不要再反對歐洲主張的開徵全球金融交易稅建議,為拯救銀行預留彈藥。此要求也遭蓋特納拒絕。

目前爭論雙方主要有兩大觀點,一個是目前歐盟正在實施的減少花錢的經濟緊縮政策,另一個是增大政府投入、多花錢的刺激經濟發展道路。

9月8日朔伊布勒曾撰文強調「緊縮是歐元區唯一良藥」。當有人「呼籲歐元區立即實現飛躍、建立財政聯盟並發行共同債券時,我感到不安。這樣的舉措不僅只是解決了危機最表面的症狀、未能持久解決危機,而且還讓實力較弱的成員國喪失了推進必要改革的關鍵動力,從而讓危機在中期內進一步惡化。它同樣也有違歐洲一體化的本質。」

然而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克魯曼(Paul Krugman)對此卻不以為然。他早在去年的G20峰會後表示:「第三次大蕭條已經初現。」在他看來,前兩次蕭條分別是1873年股市崩潰後導致多年通貨緊縮的長蕭條和1929至1931年的大蕭條。他認為,第三次蕭條是決策失誤的結果。世界各國政府都對巨額救市資金可能引發的通貨膨脹過度擔憂,而事實上真正的威脅來自通貨緊縮;「各國領袖都在宣揚收緊開支的必要性,而我們面臨的真正問題是支出不足。」他以愛爾蘭為例,嚴格的經濟緊縮政策帶來的是赤字不降反升,失業率也大增,資金、人才紛紛外流。

也有專家指出,目前義大利25歲以下的青年人失業率達29%,而在西班牙這一比率高達44%。在這些國家實施進一步的緊縮措施,無論經濟還是政治方面都是不明智的。

希臘前途 有序破產是否更好?

關於希臘的前途,一直以來都有專家出主意:長痛不如短痛,破產並不是那麼糟糕的選項。有人形容說:「希臘現在就像是神話裡的西西佛斯,推著沉重債務的大石頭上山,到了山頂之後石頭又會滾下來壓到自己。」他們擔心希臘未來的經濟成長會被推進衰退的深淵中而無力自拔。

有人把個人欠債不還的信用不良紀錄、企業破產後的關門大吉,和國家還不起債務的主權違約相比較。據2008年國際貨幣基金「主權違約的代價」工作報告指出,「一個國家經歷主權違約之後,在債務重整期間,每年經濟成長約萎縮1.2%,比較嚴重的反而是政治、社會及金融上的問題。」

他們以阿根廷為例,該國曾在1990年代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的金援,實施嚴格的財政緊縮。但是掙扎幾年後,仍然在2001年12月宣告主權違約,失業率衝上20%、GDP大減15%,近半數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以下。阿根廷在其後九年都被排除在信用市場之外,缺乏融資的活水源頭。不過因為披索大幅貶值,農產品出口大增,觀光旅遊業也蓬勃發展,2004年經濟成長率高達9%。

其他的主權違約案例就比較溫和,例如俄羅斯在1998年經歷外債違約,盧比貶值,隔年經濟成長6.4%。烏拉圭在2003年重新協商債務後,隔年就達到4%的經濟成長率。就跟冰島有序破產一樣,國家沒有履行償債義務,但人民還是照常種菜養牛、上班上學。

救歐元 先切割希臘?

《經濟學人》近期提出「挽救歐元危機,應先切割希臘」,文章認為,7月歐盟峰會決定對希臘第二輪的救援計畫應扔掉重寫。歐盟各國消極地緊縮預算和政治人物矯飾拖延切割希臘,拖累了具償債能力的國家,導致市場信心匱乏,銀行業岌岌可危。文章提出「四項必須得做的事情」。第一,希臘明顯已無償債能力,應宣布破產、重整債務,循序債務減值,集中資源在其他能救的國家,以制止危機蔓延。第二,支援歐洲銀行業,以確保其有能力撐過主權違約。第三,歐元區巨集觀經濟政策需要改弦更張,從倚賴預算刪減轉向為設法刺激經濟成長。最後,著手設計一套機制,避免類似混亂再次發生。

被稱為「末日博士」的美國紐約大學教授魯里埃爾.魯比尼(Nouriel Roubini)也撰文支持希臘退出歐元區,在分析幾種可能性後,他認定「希臘退出歐元區是唯一的出路」,「美國在1933年實際上也做過類似的事情,當時它將本幣貶值69%,同時廢除了美國國債的黃金條款。對於希臘而言,單方面將歐元債務『德拉克馬化』將是必要的,也是不可避免的。」他把希臘的有序破產比喻為「一段已然破裂、不得不分道揚鑣的婚姻,最好有那麼一些規則,來降低雙方的分手成本。」他建議把救援資金投給流動性欠缺但具有潛在償付能力的義大利和西班牙等國。

全球經濟下滑風險更大

如今歐洲債務危機已經波及到全球。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Robert Zoellick)多次呼籲歐盟立即採取行動,以免殃及全球其他經濟體。此外,多國領導人致函11月即將召開的20國集團峰會,呼籲歐元區設法處理債信危機。國際貨幣基金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也表示,世界經濟成長速度已放慢,目前下行風險偏高。


歐債違約一旦發生連鎖反應,將波及全球經濟。(AFP/Getty Images)

9月17日,歐洲央行、與美聯儲(FED)、英國央行、日本央行和瑞士央行,五大央行決定向歐元區銀行提供三個月的中期美元貸款。9月22日,美聯儲還啟動了4000億美元的「扭轉操作」,旨在壓低長期利率,並為萎靡不振的經濟重新注入活力。「金磚四國」也在探討幫助歐盟的可能性,這些都給歐洲債務的解決帶來一點起色。

不過中國人講:關鍵靠內部的改變。至於救援方案的選擇,凡事都有正反兩面,看問題不要絕對化,而應採取中庸之道。但願神靈保佑歐洲,讓暴風雨過後,又是一片藍藍的天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