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貨幣戰火中的歐元軟襠

?"
近來歐債危機日升益升高,全世界都關注歐元未來走向。圖為布魯塞爾歐洲會議大樓前的會員國旗幟和手持歐元的雕像。(Getty Images)

隨著歐債危機的起伏,歐元保衛戰充滿了硝煙味。從1999年歐元誕生日起,國際金融大鱷就瞄準了這個新生嬰兒的細皮嫩肉。無論有意無意,歐元對現行各種貨幣帶來了衝擊。探究歐洲債務原因在於歐元內在結構的欠缺,給鱷魚們可乘之機。

歐盟缺個「財政部」

暫時拋開財經專家們深奧的解說,這次歐元債務危機首先突顯出歐元存在體制性缺陷。希臘占歐元區經濟總量的3%,卻能撼動歐元匯率,根本原因是歐元缺乏財政聯盟。任何一種成熟完善的貨幣體系都需要央行和財政部一同保駕護航。危機來襲之時,央行提供流動性,財政部處理公共債務。然而歐元區只設有歐洲央行,卻沒有統一的「歐洲財政部」。各國政府在寬鬆的借貸環境下,隨意地花錢、借錢,即使造成巨額債務,也沒有誰來監督管理。這種放任自流的方式無疑令人性的貪婪得以充分發揮,最後演變到不可收拾的破產地步。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次危機不光只有希臘一家違背了規定。2009年歐元區整體赤字率達到6.3%,債務率達到78.7%,歐盟27個成員國中有24個成員國財政赤字超過歐盟規定的3%。這樣大面積的「法不責眾」才令整個歐元區被人抓住軟襠。

參差不齊 英鎊的故事

擁有5.1億人口的歐盟,在地球上算第三大。不但國家多,而且不同國家的經濟差異大,人均GDP從盧森堡的超過十萬美元、法國的四萬多美元,到最低的保加利亞的五千美元,然而他們卻享有同樣穩定的貨幣。如果不完善歐盟的財政及政治一體化機制,很難保證歐元不會再次出現麻煩。歐洲有句諺語,水桶漏水,總是在最低那塊木板上。這種「短木板效應」,就決定了事情總是出在希臘這種「最軟柿子」上。

70%左右的英國人一直拒絕加入歐元區。英國加入歐盟只想得到一種政府合作性質的一體化,而非聯邦式的一體化,他們把統一的歐元視為對英國經濟主權的侵犯,於是英鎊一直獨立於歐元之外,用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的話說:「放棄英鎊向歐元屈膝,是對為捍衛英鎊而生而戰的歷代祖先的背叛。」


英鎊一直獨立於歐元之外。圖為2歐元硬幣和英鎊硬幣。(Getty Images)

在貨幣發行政策上,歐洲中央銀行採取控制貨幣供應總量的貨幣政策,即每年事先公布貨幣供應總量,再根據這一總量來制定利率,而英國是以調控通貨膨脹率為貨幣政策目標,英格蘭銀行每年公布它所能容忍的通貨膨脹率,並據此決定相應的利率和貨幣政策。

對比英鎊和歐元的匯率變化,不難看出靈活的匯率機制的某些好處。2008年底英鎊相對歐元大幅貶值20%多,歐元一度漲至0.9756英鎊的高點。不過英鎊的貶值卻帶動了英國的出口和旅遊業,其綜合效應是「利多於弊」。不久歐元兌英鎊就開始回落,目前1歐元回落到0.87英鎊。然而龐大的歐元卻沒有這樣的優勢。

缺乏強有力的協調

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Robert Zoellick)表示:「歐元區信誓旦旦地要維護貨幣聯盟,卻拒絕接納將讓貨幣聯盟變得切實可行的財政聯盟,也拒絕承擔貨幣聯盟給缺乏競爭力且負債累累的成員國造成的影響,這是不負責任的表現。」不過,歐盟內部錯綜複雜的國際關係,能讓任何一個政治家頭疼,何況當今歐洲還沒有出現一個令人敬佩的傑出政治家。比如前不久歐盟高峰會希望9月底能在各成員國通過擴大歐洲金融穩定基金(EFSF)的作用,但斯洛伐克國會就不願配合。


 

由於死守歐元的不貶值和良好信譽,歐洲央行實際上並沒有充當起「最後借貸者」的角色,加上歐盟這個鬆散的經濟聯盟不願或者不能超越國家主權去組成一個財政聯盟,對各國的國家預算進行強有力的干預——比如稅怎麼收,錢怎麼花等。當全球流動性增加時,這種貨幣聯盟還能成功,一旦貨幣緊縮,其先天缺陷就暴露無遺。19世紀的拉丁貨幣聯盟和斯堪的納維亞貨幣聯盟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如今有人擔心,歐盟不僅走不成美國式的合眾國,而可能走向蘇聯那種已經解體的聯盟老路。

驚心動魄的歐元保衛戰

導致歐盟債務危機的另一個原因是,有人把其歸為國際炒家的炒作。希臘政府一直堅持認為,有人故意操縱希臘債券及歐元交易的問題,比希臘國債本身更嚴重。2010年2月22日德國總理默克爾也明確指出,「現在某些國家處境艱難,但那些我們一年半之前援助過的金融機構,卻正利用這一點搞投機。……我們被迫每隔幾天就要出來平抑貨幣投機。」

雖然無法確定投機者的具體名單,但很多人把目光聚焦在高盛集團身上。很多財經報導指出,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高盛這個華爾街通過欺詐性金融衍生品謀取暴利最多的投資公司,因為「大到不能倒」,不僅沒有破產,反而獲得大量政府救市資金,並很快再度實現暴利。據悉2010年第一季度的每一天,高盛的盈利都不少於2500萬美元,光第一季度的獎金就高達50億美金,即人均獎金16萬。


希臘政府認為,高盛等美國金融大鱷故意操縱希臘債券及歐元交易的問題。(AFP/Getty Images)

2010年4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指控高盛利用極其複雜的衍生品交易欺騙投資者。4月27日,高盛主管接受參議院的火辣質詢。就在高盛焦頭爛額之際,已經持續了半年的希臘債務危機陡然升級。第二天的4月28日,標準普爾出人意料地把希臘的主權債務評級下調至垃圾級,從而把全球媒體的注意力從高盛的「欺詐門」轉入希臘的「債務門」。

業內人士都覺得非常蹊蹺,因為當時歐洲央行和IMF剛剛承諾了一個1200億歐元的對希臘援助計畫,標準普爾沒有任何新的理由來再次降低希臘的評級。有人稱高盛是金融流氓,2002年幫助希臘用衍生品欺騙歐盟從而混進歐元的正是高盛。不過有人看得更遠。美國著名經濟學家和地緣政治學家恩道爾表示,如果這是一場陰謀,那麼高盛只是配角。「我們正站在一場精心策劃的美國金融之戰的中心,戰爭的目的是把岌岌可危的美元再一次挺起來。」

保護美元的陰謀?

事實上,美國12萬億的國家債務遠遠超過希臘,隨著美國不斷印鈔票加大赤字,美元的衰落成了全球的共識,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嘗試以歐元進行國際間貿易結算。在全球外匯儲備中,歐元所占比重已從1999年的17.9%上升到2008年底的26.5%。2009年下半年,當外國購買美國國債的數量下降後,2009年11月,穆迪評級公司突然把希臘的評級降低,激發了對歐元區發生危機的擔憂,很多資本就從歐洲流出轉向了美元。

有人分析,希臘就是高盛等華爾街大鱷在歐洲安放的定時炸彈,2002年炸彈就安放好了,什麼時間引爆就看需要了。而全球三大評級公司,穆迪、標準普爾和惠譽全都是美國公司,和華爾街關係深厚。在2008年的次貸危機中,這些金融大鱷已經被證實是幫凶:把三A評級標籤貼在有毒資產構成的債券上,從而引發金融危機,這次又不失時機地把希臘下調為「垃圾債券」,迫使人們自動拋棄希臘。

不過由於不只是希臘、而是絕大多數歐盟國家、包括美國,都飽受債務困擾,這種美元攻擊歐元的「陰謀論」只是一種假設、巧合或一家之言,根源原因還是人性的不知足。準確的說,華爾街不在美國,國際金融大鱷們的祖國是「錢」,事實上它們為了掙錢,已經把美國害慘了。

歐盟各國經濟結構的弊端

引發歐洲債務危機的再一方面原因是相應國家的經濟結構長期以來存在的弊端,希臘、愛爾蘭、葡萄牙、義大利和西班牙五國的償債能力之所以受到質疑,也是由於經濟結構問題遲遲沒有得到解決。比如希臘政府多年來財政預算超支,公務員隊伍龐大,偷稅逃稅嚴重,薪酬機制僵化,產業競爭力下降。愛爾蘭的主要問題是房地產泡沫破滅影響政府稅收,民眾一夜間房價虧了一半,不得不背負沉重房貸而幾無消費能力。◇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