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洛陽性奴案始末

?"
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社會中,民眾都或多或少的有斯德戈爾摩病症。(AFP)

六名妙齡少女,被一個身為中共黨員的退伍軍人、變態色魔一個個騙入地窖,長時間被其非法囚禁、蹂躪,少則三個月,多則兩年,甚至不幸被其殺戮。

這樁令人髮指的罪案爆出,讓關於中國社會道德淪喪的話題,再一次擺到大眾面前。

文 ◎ 韋拓

中秋節剛過九天,月餅還擺在百姓餐桌上,9月21日,大陸敢言媒體《南方都市報》就發表一則讓黨國上下添堵的爆炸新聞:「洛陽惡男挖地窖,囚禁六歌廳女做性奴」。瞬間,海內外傳媒蜂起轉載、銳評,令當局措手不及,趕忙撲火,一面派員威脅《南都》記者,一面長時間拘留受害女孩、處罰罪犯單位官員,力保「和諧」度過十一國殤。


洛陽性奴案嫌犯照片(網路截圖)

「禁室培慾」案引爆

中原大地,九朝古都洛陽。9月初的一天,警方接到23歲的女子小晴(化名)的報警電話,稱其被「大哥」帶出賣淫,剛從一個地窖中逃離,她和另外五名姐妹被誘騙綁架後,淪為「大哥」的性奴,「『大哥』還殺了兩個人。」

接報的洛陽刑警鄭勝利十分驚駭,隨隊出警到出事地點。在這座普通居民樓的一個地下室裡,警察更加驚駭地發現深處的地窖。打開窖門,看到一個直徑僅50釐米的洞口,潮氣和酸臭之氣撲鼻而來。

鄭勝利後來向《南方都市報》記者描述,當警察穿越橫向的隧道進入地窖之前,被囚禁的幾個女孩以為是「大哥」回來了,還喊了一聲:「大哥,你可回來了。」直到確定來者是洛陽警察,女孩們才放聲大哭起來。

自此,轟動一時的「禁室培慾」案浮出水面。

案情離奇 難以想像

據央視記者採訪報導,「大哥」李浩四年前以他妻子的名義從別人處購得凱旋東路景福苑小區二單元地下室。他家並不在這個小區,妻子也根本不知情。買了地下室後,李浩就開始利用夜晚開挖地道和地窖。花了近兩年時間才將這個深藏於地下六米之處的地窖徹底挖成。由於挖地窖要很晚回家,甚至不能回家,他向老婆撒謊說另外找了份工作,晚上住單位。他清早用尼龍袋把挖出的土裝在摩托車上運走,由於小區沒有物業,所以很少有人發現他這異常舉動。有鄰居跑步時問他袋子裝著什麼,他回答「家中在裝修,有些廢料要處理」。

他在這裡打了個3.4米深、50釐米直徑的豎井,沿底部向左又打一個長4.7米、直徑也是50釐米的橫井,其間安了五道鐵門,均裝有鎖具。穿越第六道鐵柵欄門,就到了李浩囚禁六名女子的地窖。

地窖不足4平米,高2.43米,在距地面1.1米的地方,用木板隔成兩層,上面是個床,下面放有液化氣罐,李浩在這裡曾最多囚禁了五名女子。「性奴房」生活所需用具的齊全程度「超過辦案人員想像」,這裡有電、熱水壺、煤氣灶、麵條。

六米深,六、七道鐵門,被囚禁的女孩即使大聲呼叫,外面的人也根本不可能聽到。他將一白一綠兩根管子通進地窖內輸送氧氣,但即使這樣,裡面依然陰暗潮濕,空氣汙濁。很多到場警察被李浩的精心設計所震撼。「幾個女孩子日常的吃喝拉撒都在裡面,又是在地下。那味道能好得了嗎?」鄭勝利搖頭道。

《南都》記者發現,涉案地點就在當地派出所附近,但由於地下室十分隱蔽,僅有的一扇窗還被封閉,因而社區住戶知道後都感覺恐怖,靠近該地下室的一樓住戶更直言「想著都嚇死個人。」

地窖挖好後,李浩開始深夜誘騙坐檯女子。兩年間,他以「包夜外出」為名,先後從洛陽市不同的夜總會、KTV誘騙、綁架六名女子到地窖中長期囚禁,並實施性侵害。

案犯給女孩們配備了電腦,但不能上網,只能看影碟、打遊戲。為了怕女孩們「有力氣外逃」,他早期每兩天多才給女孩們送飯一次。後來嫌「太麻煩」,才為她們購置了做飯工具。但他送食材的時間不定時,盡量讓他的性奴保持饑餓狀態。

警方在地窖的角落裡挖出了兩具屍體,據查死亡時間在一年以內。也就是說,活著的女孩常年睡在兩具被殺害的同伴遺骸之間。這讓所有正常人難以想像。

四川女孩芳芳因不聽話被李浩殺一儆百;另一女因與同伴「爭風吃醋」被對方同李浩聯手殺死。

據辦案警察講,李浩經濟緊張時,就用性奴賺錢。他令女孩們上網「裸聊」,用支付寶收取費用,半小時50元,1小時100元,都在他的嚴密監視下進行。交易完成,即將網路切斷。他偶爾也會冒險放出一個「聽話」的女子到洛陽市區賣淫,從中獲取嫖資。正是帶著「妹妹」小晴再次外出賣淫時,小晴成功逃跑,才引爆離奇大案。

被解救的四名女子中,三人為洛陽本地人,一人為河南新鄉人。最大的24歲,最小的只有16歲。

案犯李浩兩面人生

在同事和鄰居眼裡,李浩是個老實、寡言的人。他今年34歲,祖籍河南南陽新野縣,1.72米左右的個頭。1996年12月入伍,在徐州沛縣消防中隊當兵,中共黨員,專科學歷,當過班長,1999年12月選調為士官,2005年4月退伍。2006年8月由洛陽市退伍安置辦安排到偃師市質量技術監督檢驗測試中心,11月正式上班。後被借調到洛陽市質監局執法大隊直到案發。

李浩有一女兒,其妻無業,較李浩年輕10歲。李浩住在洛陽市澗西區龍磷路,到案發小區約半小時車程。鄰居說小兩口還算恩愛。李浩屬於初級工人,月薪不到2000元。

居民王發(化名)說,案發後警方去地下室調查,李浩就在現場。當時他開著一輛黑色摩托車,胸前用吊帶裝著只有幾個月大的女兒。看到有警察,他開車掉頭走了,「我也是後來看了報紙才知道凶犯就是他。」

報導此案的《南都》記者紀許光在微博中補充爆料,曾與李浩一起待過的江蘇籍轉業朋友告訴他,李浩的身體素質特別好。參加過省市兩級(消防)業務技能大比武。李浩熟悉各類破拆、防爆工具的使用,一直是這方面的業務尖子。而「土方挖掘」是消防兵救援技能中重要的一個環節。

朋友說:「這人(李浩)比較內向。平時喜歡看小說,驚悚類的居多。」他提供的照片顯示,當時一身戎裝的李浩眉清目秀。

在李浩的家鄉新野縣,李的一名初中女同學回憶,李浩從小少言寡語,鮮見主動交流。1993年,李浩告訴她,自己「不是大學生材料」,很快,李轉到洛陽市就讀職業中專。

「那個時候我們女孩子經常跟他開玩笑,李浩看見我們都臉紅(害羞)。」這名女同學說,李浩家境中等,很多同學都交不起學費的時候,李浩卻從不需要為此擔憂。李浩參軍後曾回到新野縣參加同學聚會,聚會中,李浩喝了幾杯酒並感慨「混個士官沒意思。我要幹點大事。」時隔三年,有人風傳李浩與洛陽一女子戀愛,但最終分道揚鑣。

一位同事說,李浩平日裡表現「低調」,是每天上下班準時,早上打掃衛生的老實員工。洛陽性奴案被披露後,幾乎所有同事都不敢相信。

李浩發現小晴逃跑後,意識到案情敗露。於是前往妹妹處,將自己這些年作案的經過和妹妹「傾心交談」,並從妹妹處獲得外逃路費,在試圖逃離洛陽時,被警察抓獲。

《南都》記者近日獲悉,考慮到李浩作案手法異於常人,警方將對其進行精神病鑒定。

當局又失態 牽連局外

「洛陽性奴案」怪異離奇,當局更是表現失態。其神經、過激的行為有五。

拘捕受害人。據《新京報》9月24日報導,洛陽市公安局將被救出的四名女子全部刑事拘留。號稱「這與發生在地窖中的兩起命案有關」。該文質疑:這有關到什麼程度?李浩先殺死一名女子,後協助一名女子殺死另一名女子。這一內容是辦案刑警提供,怎麼四名女子都與命案有關?案犯都移送起訴了,為什麼四名女子仍然拘留不放?被解救女子身心受到我們常人難以想像的巨大創傷,為什麼才出了李浩的地牢,又進了國家設立的刑事犯看守機構?

處置無辜者。《廣州日報》報導,洛陽市公安局召開黨委擴大會,洛陽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郭叢斌向全市公開道歉的同時,宣布洛陽西工公安分局副局長兼社區警務大隊長翟繼軍在內的四名警官被停職,理由是監控不力。好像警察必須隨時發現罪犯。

殃及罪犯單位。《南都》報導:洛陽市質監局開除李浩黨籍公職,其單位稽查大隊長余洪文同時被停職檢查。李浩一名同事說,「因為他(李浩)一個人,我們現在全局上下都惶恐不安。」

人治。洛陽市有關部門宣布,李浩一案將「從快」、「從重」處理。這是黨國不按法律程式辦案的一貫做法,「罪犯罪大惡極,所以要趕緊殺了平息民憤」,就這思維。

恐嚇記者。首發報導的《南都》記者紀許光被兩名自稱是中共洛陽市委的人以「洩露國家機密」相威脅,使記者不得不落荒而逃。

中國奴世界


黨媒《人民日報》感歎:中國已經進入「陌生人社會」,人性冷漠隨處可見。那麼,到底是誰讓我們「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的溫情社會變成了這樣?

在這樁轟動全國的惡性案件中,有個細節一直被人忽略:始終沒人強調罪犯屬於執政黨的成員,包括媒體。好像他的共產黨員身分和共軍退伍士官的身分不怎麼重要。「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就把這一切撇清了。恰恰是這個魔教黨組織,毒化了中國、毒化了人心,使一個原本內向、默默無聞的清秀小夥私慾膨脹,有膽量、有耐心地幹出了驚天大案。

從中共每年數十萬黨幹作案被抓、被雙開、被自殺,到這個小蘿蔔頭基層黨員幹大案,難道與這個自詡「代表人民」的黨整體道德敗壞無關嗎?

中國百姓早已淪為卡奴、證奴、房奴、車奴,現在或許還要加上「性奴」,悲乎,這個社會真要變成螃蟹的社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