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洛陽性奴——中國「斯症」縮影

?"
專家指出整個中國社會,跟地下囚室沒什麼區別。中共的教科書和媒體宣傳,都在加強斯症。(AFP)

「人們可以從性奴案中聯想我們整個社會的狀況,中國社會中,民眾都或多或少的有斯德戈爾摩病症。」

在人們震驚洛陽性奴案的同時,專家卻發出了這樣的緊告,中國大陸民眾同為斯症的受害者!

文 ◎ 慕透、韋拓

洛陽性奴案震驚了海內外,人們在為罪犯殘忍變態而切齒、為女孩悲慘遭遇而唏噓的同時,還發現了一件怪事:長年被囚在暗無天日地窖裡的女孩,竟由不聽話到聽話、到獻媚綁架者、再到互相爭風吃醋,直至鬧出人命。獲救後,居然沒有人主動配合警方,反而為綁架她們的「大哥」開脫。

對於這種難以理解的行為,兩位專家接受《新紀元》採訪時,同時指出性奴案就是典型的斯德戈爾摩綜合症,並提出破解良方。

楊景端:中國的斯德戈爾摩現象

「這是發生在中國的斯德戈爾摩現象。」美國傑弗遜大學綜合醫學中心精神和行為醫學主治醫生、美國陶氏心身醫學研究所主任、中國精神衛生觀察主編楊景端醫學博士指出。「人們可以從性奴案中聯想我們整個社會的狀況,中國社會中,民眾都或多或少的有斯德戈爾摩病症。」

楊景端說,斯症就是綁架綜合症,幾個女孩被關進地窖,產生恐懼心態,生存環境又非常惡劣,完全與外界隔絕,經常沒有飯吃……為了求生,她們獻媚綁架者,甚至產生所謂的感情,造成嚴重的心理扭曲。「這幾個人的經歷只不過是中國社會的縮影,在中國被封閉的狀態下,大家都是為了討好共產黨,為了生存,而對共產黨『產生』了感情。」

他解析,共產黨在人們心中製造恐懼,剝奪、控制人們生存的環境和條件,使中國人為了生存而勾心鬥角,「互相拚呀,分房子、評職稱、提幹呀,這些都是共產黨用來控制人的手段。就像兩個女孩在地牢裡還爭風吃醋、互相傾軋一樣,每次政治運動,很多中國人迫害自己的同事,甚至親人。比如薄熙來在文革中踹他老爹,是這個社會的病重的寫照。」

「性奴案中,李浩打死一個女孩,殺雞嚇猴,製造恐懼,這和共產黨搞政治運動,以迫害一批人來統治另一批人有什麼兩樣呢?你把性奴案放大到整個中國社會,會覺得很相像。」楊景端指出:「治療中國民眾斯症的最好方法就是了解真相和中共的本質,自我反省。」

劉漢文:改變環境是藥方

美國心身科學研究院劉漢文博士也認為,將60年縮短為兩年,將13億人縮減為六人,性奴案就成了中共造成中國民眾斯德戈爾摩症的一個微觀醫學實驗。對比李浩與中共,二者手法幾乎一樣,就是一個縮影。

劉漢文表示,治療斯症,重要的是改變環境,但中國13億人不可能都移民海外去改變。他指出,最好的辦法就是在中國首先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大家都退了,從心理上就擺脫了,看到都退了,形成了正氣之場,也就不怕中共了,還是同樣的公司,同樣的地方,斯症的基礎就不存在了,也就擺脫了那個環境。

「有人可能會說,我們還是慢慢跟著混吧,雖然被流氓劫持了,但還是有生路的。共產黨再不好,沒有共產黨亂了咋辦,流氓誰管呀,生活咋辦呀?」劉漢文說,這就是共產黨老強調「生存權」的原因,它不斷暗示人民沒它不行,它能讓人活著就不錯了。實際上它就是在強化斯症,不斷用這個辦法強化,才導致中國民眾病情不斷惡化。

「實際上,香港沒有中共,美國沒有中共,不是更好嗎?」劉漢文反問記者。

雖然開始害怕,後來習慣了,又沒有工作,這些被囚的女子處於社會底層,沒有人在乎,在加害者有意的洗腦下,覺得即使喊了,生活怎麼辦?社會也沒個去處。因此寧可待在地下暗無天日,也不喊。

他指出,整個中國社會,跟地下囚室沒什麼區別。患上斯症的人並不知道真正的民主是什麼,不知到外面一喊,得救後會有多好。

劉漢文說,中共的教科書和媒體宣傳,都在加強斯症。而如果只顧眼下,臨時抓根活命稻草,就像那些性奴,過幾年老了沒用了,肯定會被殺了。中國人不要以為暫時活著就行,說不定哪天就會被中共迫害而死。「中共歷年來的運動每次都迫害一部分人,說不定下次會迫害到誰呢,每年那麼多上訪戶就是例子。」劉漢文強調,為了救自己的命,就要學那個逃跑呼救的性奴,才能早日擺脫噩夢。那個逃跑的女子是病得輕的,被關了兩年的就很難清醒了。

這個性奴案發生在女性身上。劉漢文表示,一般而言,女性比較容易得斯症,女性弱勢、膽小、容易重情。還有許多中共黨員也常年處於這種恐懼、留戀、幻想、畏懼之中,又希望中共會好一點,非常複雜的思想,從來沒有真正的自我。

劉漢文說,中國大陸的百姓,由麻木到已經習慣了這個生活的狀態,雖然總覺得哪兒不對勁,可暫時認為還得這樣。很多人都可能患上這種病,但中國大陸這麼多人整體得這病,歷史上是沒有的,個體可能會有,各個國家都會有,但中國大陸民眾在中共幾十年有意的毀壞傳統文化並灌輸黨文化之下,最容易得病。人們沒有那麼大的勇氣反抗,就像那些女子,這是中共愚民的結果。中共統治60多年,導致全民患上了斯症。

劉漢文指出,中共毀壞中國人的信仰,讓人什麼都不信,追求低級趣味,腐化墮落,這樣就好控制。最讓中共恐懼的是人有信仰。為什麼?人有信念就堅強,就有抵抗力,就清醒,就不容易得斯症,就能看清傳播斯症的中共。這也就是中共為什麼迫害法輪功的原因之一。

「中共的戶口制度,政審、檔案、運動,把人都培養成膽小女人一樣。中共迫害人也是這樣,讓你經濟沒出路,工作搞沒了,你就怕了。」

劉漢文總結,從醫學上講,病人得病是由內因和外因結合而成,因此治病也要從根除內外致病因素著手。中共迫害傳統道德和精神信仰,就是讓中國民眾只為物質利益而盲目奔命,甚至變得惟利是圖、喪失道德勇氣、正義良知,這就形成了斯德戈爾摩綜合症的內在因素;於是中共再施以高壓、暴力、威脅、謊言、欺騙和小恩小惠,就形成了導致斯德戈爾摩綜合症的關鍵性外在條件。兩者結合便造成了中共治下的中國社會性的群體斯德戈爾摩綜合症。

要根治此病,要從每個人的精神覺醒開始,重拾傳統道德、正義良知、精神信仰,同時擺脫對中共的恐懼、依賴、依戀和幻想,改變其整個導致此病症的體制和環境,解體中共,重建健康的社會環境,從而獲得中國社會整體和個體的身心健康與自由幸福。如果說醫學臨床上用「認知行為療法」可以有效治療個體的斯德戈爾摩綜合症的話,那麼上述這個治療過程,就將成為史無前例的由13億中國同胞參與的自我「認知行為療法」的巨大療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