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全球經濟風雲錄

?"
歐洲主權債信及銀行體系穩定的憂慮,讓全球經濟又陷入一陣恐慌。(Getty Images)

上周全球經濟又陷入一陣恐慌,大家對歐洲主權債信及銀行體系穩定的憂慮;對美國經濟疲軟及民主共和兩黨政策爭執僵持的悲觀;對中國經濟成長減緩及房地產與投資泡沫的疑惑,在在的加深世人對未來經濟陷入泥沼,甚至步入衰退的恐懼。也因此,我們看到了一連串的全球股災,從紐約到東京,從香港到歐洲各國。本文將就這世界三大經濟體的現況與未來可能發展作一分析。

驚心動魄之歐洲

歐盟共有27個會員國,其總和GDP約有16兆美元,是世界最大的經濟體。在歐盟當中,有17個會員國共同使用單一貨幣:歐元,由歐洲中央銀行來控制歐元的流通發行。歐元會員國包括德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荷蘭、比利時、奧地利、芬蘭、葡萄牙及愛爾蘭等國。歐元從1999年開始流通發行,的確給歐元國家帶來經濟整合,減少跨國交易、匯率變動風險等好處,但卻也日積月累種下三個嚴重的後遺症。

第一個後遺症是直接影響歐元國家的進出口產業及成長。當一個國家的經濟、技術成長,生產力增加,其所生產的出口產品會因為物美價廉而廣受外國人歡迎,造成出口的增加,當外國人增加購買此國的產品,也會直接衍生出對該國貨幣的需求,從而造成出口國貨幣的升值,致使該國出口產品價格的上漲,而減低外國人對該國出口產品的需求,自然而然達到一個均衡的狀態。

但是歐元各國使用單一貨幣後,這種匯率調節的功能就消失了。造成的後果是,一些國家像德國的出口產業非常具有競爭力,所以德國出口到其他歐元國的產品就不斷的增加,沒有了過去德國馬克的調節,強者恆強,德國的出口就持續強勁。相對的,其他歐元邊緣國家,如希臘和西班牙,其出口產業沒有如此的競爭力,本該藉由該國貨幣的貶值來促成貿易平衡也沒辦法了,因為他們沒了自己的貨幣,大家通通使用歐元了,也造成這些國家貿易赤字不斷的增加。所以歐元的使用間接影響歐元國的進出口成長,而導致各國經濟成長的差異。

第二個後遺症是歐元會員國失去自主的貨幣政策來調控景氣循環。所有會員國的貨幣政策都是統一由歐洲中央銀行來主導。本來當一個國家的經濟衰退、失業高漲,該國的中央銀行是可以用寬鬆的貨幣政策來增加貨幣供給以刺激景氣復甦,而這正是現在衰退的南歐國家所需的。但是歐洲中央銀行繼承德國中央銀行的傳統,對此種寬鬆貨幣政策可能造成的通貨膨脹是非常戒慎恐懼的,更可以說是深惡痛絕。為什麼呢?因為德國歷史上的創傷,一次大戰後的二十年代,德國的高通膨所帶來的經濟動盪導致後來納粹的崛起,從而引發二次大戰的悲慘命運,這是歐洲各國絕不願意再見到的,所以歐洲中央銀行的保守政策是可以預期的。
 
第三個後遺症是讓一些歐元小國家像希臘、愛爾蘭、葡萄牙等國減少了其向外國人舉債的困難性與成本。為什麼呢?舉個例子,過去如果希臘想要向我們借錢,我們會擔心希臘的貨幣及匯率的穩定性,假設希臘沒錢還,如果借款是以希臘貨幣計價,希臘將會大印鈔票來還債,從而造成通貨膨脹,也因此會讓償還的借款變得一文不值。如果借款是以美元計價,希臘將會因其貨幣的貶值而無法償還貸款。所以借錢給這些小國的風險是非常高的,這些小國不是很難借得到錢,就是必須要付很高的利息才能借得到錢。而自從希臘用了歐元之後,沒有上述的風險,讓各國銀行覺得放心了,可以大膽的借錢給希臘了,而希臘政府也不客氣的大肆借錢,而忽略了他們缺乏足夠的經濟成長來賺足錢去還債。

這就是目前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的由來。不只是希臘,其他歐洲邊緣國家都有類似的問題。目前這些國家的債務統計簡述如下:以政府在外流通總債務占GDP的比例來看,希臘是166%,義大利是121%,葡萄牙是106%,愛爾蘭是109%。而這些國家的債務當中,外國人持有的債務占GDP的比重如下:希臘是91%,義大利是51%,葡萄牙是53%,愛爾蘭是61%,這些債務總額估計約有三千億歐元,這都是很嚇人的數字。

如果這些國家還不了錢,貸放者就成了冤大頭了。主要的貸放者是這些國家的私人銀行,但也包括了西班牙、比利時、法國和德國的銀行。從2008年雷曼兄弟倒閉的教訓,我們了解到銀行與銀行之間,因為有相互牽連的借貸關係,一家銀行出了問題將有可能波及到其他銀行,甚至全球金融體系。這也是為什麼非歐洲國家也如此關切歐元區的主權債信和銀行資本適足性的問題。

在過去一年接二連三的歐洲債信風波,也直接加劇了歐洲的倒債風險。原因有二:一,歐洲銀行股價的下跌直接導致銀行資本的減少,從而使銀行體系更加脆弱;二,每當風波一起,造成那些歐洲邊緣國家借款利息的上漲,更加深了借款國債務利息的負擔,從而加大了他們倒債的風險。

要根本解決歐洲債務的問題,除了借款國要忍痛大砍政府支出及各項福利承諾,來減少預算赤字及各項政府債務,也要靠體質好的國家,像德國願意承擔部分邊緣國家的債務。對德國而言,挽救這些國家的債務,自己必須要花錢、虧錢;不救的話,自己也會因為銀行的壞帳及出口的減緩而同樣虧錢。所以德國會有一些誘因來拯救這些國家。總而言之,歐洲當前的問題很棘手,必須要靠所有歐元會員國的犧牲來穩定大局。

停滯失落之美國

美國當前的GDP約有14兆美元,是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美國的GDP約有65%到70%是家庭的私人消費,美國消費者過去一直扮演著帶領全球經濟向前走的火車頭。然而,從2008年金融風暴及經濟衰退以來,家庭消費不再像以往一樣強勁了,為什麼呢?原因是美國過去在2000年到2006年的房市泡沫期間,靠著房屋地產價值的高漲,根據這帳面上增加的財富,興高采烈的大舉借錢來買房及增加消費。

當2006年後,資產泡沫破滅了,美國消費者看著自己資產負債表左欄的資產價值大幅縮減,同時也看著右欄的淨值跟著煙消雲散,唯一不變的是在右欄的負債。過去幾年,美國消費者大約損失了7兆美元的資產價值,許多人因此揹負著沉重的債務。所以,美國人只好減少消費,增加儲蓄來還債以減輕家庭的負債。消費在此所謂反槓桿的過程中呈現萎靡不振的現象,公司看到消費者的需求不高,也不敢擴張營運及生產,所以不願意僱用員工;當公司不願僱用員工,失業率只會居高不下,許多人找不到工作,只好更保守,更加削減消費,讓整體經濟更加蕭條。這就是目前美國所面臨的惡性循環。

很不幸的是,美國政府也因為經濟衰退,造成收入的減少,致使赤字增加,債務高漲。所以不但政府沒辦法增加政府支出,來振興經濟,我們看到的反而是州與地方政府為了平衡預算,而持續的減少支出及解僱政府員工,讓當前經濟更加雪上加霜。

當前美國理論上可以靠全面性的稅制改革來減少浪費,刺激投資,從而振興經濟。可惜的是,執政的民主黨和掌握國會的共和黨,針對稅制的改革有著很深的歧見,目前雙方已經不願意再妥協了。當前的形勢是兩黨已決定堅守各自的立場,讓美國選民在2012年底的總統及國會大選來決定未來要走的方向。這也代表在2013年之前,美國政府的政策將無法進行重大的改革來因應當前停滯的經濟,失業的民眾只好繼續在惡劣的就業市場中靠自己辛苦的找尋下一條出路。

目前美國家庭私人債務占GDP的比重仍高達91%,美國消費者目前仍在療傷止痛、休養生息,等到未來有朝一日,此一債務比例下降到低點,恢復健康的消費者將有能力增加消費,從而促使企業銷售增加、失業下跌,帶動經濟的真正復甦。

四面楚歌之中國

中國的GDP約有6兆美元,是世界第二大經濟國。儘管中國在2009年從金融風暴中迅速復甦後,保持著9%至10%的成長率,世界各國甚至連中國辛苦的勞工似乎都覺得沒有享受到中國一枝獨秀的高經濟成長所帶來的利益。為什麼呢?原因是中國的經濟成長是一種畸形、扭曲、不平衡的成長模式,而這樣的成長模式將無法持續,有朝一日,中國的成長動能將逐漸枯竭,而使經濟陷入當前如歐美國家停滯的狀態。

中國不平衡的成長模式來自四方面。

第一,重投資的成長模式和風險。

一個國家能有效進行投資是一件好事,因為投資能增加生產效率,提升未來的所得和消費。然而過度的投資卻不是一件好事。中國過去10年的投資占GDP比重高達50%左右,美國過去即使在股市泡沫及房市泡沫時,所進行的投資也只不過占GDP的20%而已。實在很難想像中國這麼高比例投資未來所能回收的效益有多高,更難想像在未來數年,中國要如何找到新的開發項目及工程。目前主要的投資都放在房地產開發及公共工程的建設。隨著房地產泡沫的破滅及類似高鐵工程事故的揭露,世人將逐漸見證到高投資所造成的後遺症。其中最嚴重的將是地方政府向銀行借貸所進行的投資,將因為開發案的失敗而成為呆帳,從而使中國的銀行轉盈為虧,成為中國經濟的負擔。在日本、美國和歐洲上演的銀行危機也將在中國重現。

第二,重出口的成長模式和風險。

中國過去靠著人民幣匯率的操控來保持其出口競爭力,已經造成全世界經濟的失衡,現在歐美各國已深陷經濟停滯的泥沼,歐美消費者將不再有如過去胃口來購買中國的產品。所以中國將越來越難再靠此一策略來帶動自身經濟的成長。持續操控匯率,只會延遲中國自身的產業升級,損害中國民眾的經濟福祉。
 
第三,高通膨的成長模式和風險。

中國為了刻意壓低人民幣匯率,中國人民銀行必須不斷的買進美元及發行人民幣。而正是這樣的操控,成了中國高通膨的真正元凶,氾濫的人民幣追逐著等量的商品,自然會抬高商品的價格,中國的高通膨將造成許多市場機能的扭曲,同時也傷害到經濟成長與穩定性。

第四,低消費的成長模式和風險。

中國高成長的果實,並沒有平均的讓廣大農民和勞工來分享,高成長的最大受益者只是少數的中央與地方的黨國權貴、國營企業、出口廠商及房地產開發商。大多數的民眾所面臨的經濟環境是:(一)面對高通膨及低儲蓄利率,利息不高,中國人為了存更多的錢,只好犧牲消費,來累積更多的儲蓄。(二)面對高醫療及教育成本,為了避免生病住院,負擔不起昂貴的醫藥費,中國人只好減少消費、增加儲蓄,以備不時之需。為了給子女唸書,負擔昂貴的學費,中國人只好減少消費、增加儲蓄。(三)面對高房價,為了要存錢買越來越貴的房子,中國人只好減少消費、增加儲蓄。上述所造成的結果,中國的消費只占GDP的35%左右,儲蓄率高達50%,這是一個極端扭曲的現象。當未來中國失去投資帶動、出口帶動的經濟成長來源,唯一能挽救中國經濟成長的只有自身消費者需求的成長。中國必須要改善其社會經濟結構與制度,來引導出良性的消費成長,從而走出全新平衡的經濟成長之路。

經濟命運共同體

歐、美、中的經濟危機四伏,那麼其他的國家呢?世界第三大經濟國:日本,在1990年代資產泡沫破滅後,經歷了很長的一段失落的年代,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力也越來越低,隨著日本人口老化的結構問題持續加深,世人也不能期待日本帶領全球經濟往前進。這幾年一些原物料能源生產大國像加拿大、澳洲、巴西、俄羅斯及中東等國,因為原物料商品的價格上漲,其經濟似乎表現的很不錯。然而,我們要知道,原物料能源的價格上漲主要的原因是近幾年原物料商品的供需失衡所致。一方面中國、印度等國家因為經濟成長及投資建設狂熱所衍生出對石油等原物料的超額需求,一方面過去幾年全球石油的生產並沒有增加太多。如今,高油價及高利潤已誘使美國等地區的石油生產產能逐日擴增,所以隨著未來供給的持續增加,再加上因為中國經濟著陸所造成石油需求的減少,未來的石油及原物料價格不但會下跌,甚至有崩盤的可能,從而也將影響到這些依賴原物料生產的國家。

總而言之,在可見的未來,世界經濟已走上命運共同體的方向。全球的經濟充滿許多失衡、困難及挑戰,任何一國都無法置身於命運共同體之外。要突破這些挑戰,世人必須要能認清問題的本質,真心面對問題,並且以負責任的態度和耐心來協力渡過目前混沌的困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