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海陸豐新一輪「土地革命」

大陸流傳一句話:「天上雷公,地下海陸豐」,意思是說海陸豐人是有血性的。如今,面對官員猖獗的私賣地暴行,有血性的海陸豐百姓前仆後繼、不屈不撓,迅速興起維權抗暴活動。

文 ◎ 謝東延

在大陸上過學的人都記得,教科書上有一段講1927年,廣東海陸豐的農民在澎湃的帶領下,勇敢地站出來從地主手裡奪回土地。如今風水輪流轉,海陸豐的民眾再次「為了土地鬧革命」,不過這次的革命對象卻是比當年地主更惡毒的「村支書」,以及他背後的黑後台。

烏坎村風雲起

2011年9月21日,平靜的東海鎮一下喧囂熱鬧起來。只見四、五千名來自烏坎村的村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敲著銅鑼,拉著「還我祖先土地!」的橫幅,兵分兩路舉行遊行示威。他們一批到陸豐市政府上訪討說法,一批去堵東海大道交通,因為只有這樣,他們上訪了兩、三年的冤屈才有機會被外界知曉,才有可能被糾正。

村民們指控村官私吞私賣土地款高達七億多元人民幣。該村中共黨支書薛昌私自非法出賣的土地多達五千多畝,按理每家每戶至少都可分得上百萬元人民幣,但至今村民每人只分得550元,其餘都被村支書和村幹部貪污了。如今村民都無田可耕,吃糧吃菜都得到外面買。自2009起5次到廣東省信訪局上訪,但問題從來沒有得到解決。

9月21日,聽說村書記私自出賣「濱海新區碧桂園」地塊要開工了,村民們急了,趕到鎮上找政府評理。據說曾是當地村幹部的港商陳文清,偷渡香港發財後,回來烏坎村搞開發,陳文清一人就占了村裡70%出賣的地。陸豐市政府一位副市長出面,稱該地塊還沒有簽合同,並答應會跟村民談該地塊的賠償問題。

村民們一聽還沒有簽合同,認定碧桂園沒有理由動村民的土地,於是當天下午村民回到村裡,找村委會對質,村委幹部無人敢出來回應。村民憤怒之下們就把「碧桂園」的設備砸掉,同時,把霸占了村裡70%土地的「港商」陳文清的餐廳、養豬場的一些東西給砸了。不過村民表示,他們只是發洩一下憤怒,並沒有傷人,連豬都沒有打過一頭。

第二天上午10點多,村民再到村委找村幹部討說法,村幹部同樣不敢出面對質。村民憤怒之下就把村委辦公室砸掉。就在這時,幾百名特警、防暴警察、公安突然出現在村口,他們想進村抓人。當時在現場的村民武小姐這樣對新紀元記者描述了當時的場景:

「公安來抓人,我們村民不給抓,打起來之後,村民手無寸鐵,就撿石砸他們,特別是小孩氣不過,都撿石頭砸警察。」

起初特警公安退到派出所內,過一會他們就衝出來毆打村民,當時村民都手無寸鐵,一下子就被打蒙了。有十幾名村民被打傷,六、七位村民被打成重傷,其中有老人與小孩。有兩位十三、四歲的孤兒,被打得最嚴重,目前生死未卜。「太恐怖了,我從來沒有想到公安會這樣打人的!」

武小姐還說,當時她身邊有一位十幾歲的女孩拿手機拍照,被衝上來的防暴警察拉出去暴打,打得非常嚴重。武小姐差點也被拉出去毆打,她當時大聲喊,「我只是剛路過的,什麼都不知道,你們不能打我。」才免於毆打。

這場衝突過後,憤怒村民回家拿棍棒出來反抗,上千村民包圍了公安特警。一批老年的婦女在前面包圍特警,罵他們是黑社會。特警見是一批老年婦女就不敢再動手打人。那些特警說,他們也是不知情的,是陳文清每人3千元僱來嚇唬村民的。據說陳文清為此花了一百萬元。

不久,被上千憤怒的村民包圍的特警,開始施放催淚瓦斯驅散村民,並乘機開車逃脫。一位副市長被村民包圍攔住,不能脫身。該市長一再向村民解釋,這些特警不是政府請來的,是陳文清私人請來的。村民為此非常憤怒,把剩下的幾台的警車砸爛掀翻。村民們要求馬上釋放被抓的4位村民,雙方為此對峙至晚上將近10點,被抓村民才獲釋。

武小姐說,22日當地電話打不出去,也不能上網,當局封鎖了消息。村民與特警發生衝突後,有十幾家媒體來採訪,他們也到了醫院拍攝了受傷村民的情況。可是一看報導,完全顛倒黑白,反而說村民打傷警察,連香港本港臺都是這樣。警察被石頭砸中了,這是有的,但是說村民把他們打傷了,那就是無中生有造謠了。

龍光村抗議蔓延

這場警民對抗,很快就在海陸豐其他地方蔓延開來。23日,烏坎村附近的龍光村(又稱龍頭村)二千多村民也上市政府抗議,並用推土機將2006年被村幹部私賣的370多畝土地的圈地圍牆推倒。農民維權抗爭運動還蔓延至烏坎村周邊的崎砂村、白籃村等地。

龍光村村民代表李先生表示,23日當天下午,龍光村村民大人小孩全部出動約有二千人,打著「官商勾結,盜賣良田耕地600畝」「誓死保護耕地,地在人在, 地沒人亡!」的橫幅標語,到陸豐市市政府上訪討說法,一名林姓的常委出來說,要調查後才能有答覆。可能警力不足,陸豐市政府沒有出動防暴警察驅趕村民。

「村民已準備好木棍、鐵棒、鎬頭、菜刀等,警察如果進村抓人,村民將全部站出來,對非法抓捕進行抵制和搏鬥!」村民說:「賣掉最後一滴血,也要把腐敗村官告下臺!」

十多年前,龍光村曾經賣地後給每位村民分錢4000元,但實質到手的只有1500元,其他的至今沒有了下落。龍光村的村委書記李華盛前後私賣土地600多畝,兩年前被村民告發後,只是被關押兩月就取保候審至今,而賣地款項一直去向不明。

多次上訪無果 求助海外媒體曝光

24日,陸豐石碣鎮新饒村的村民專門跑到龍光村取經,希望海外媒體能幫他們村曝光村官偷賣500畝鹽田地。新饒村村民說,他們村一百多村民為此去廣東省政府上訪了13次,去北京上訪了3次,根本就沒有效。「陸豐這個地方是非常黑暗的,這裡當官的是黑白勾結一手遮天。」陸豐村民都這麼說。

據瞭解,2007年,陸豐東海鎮神沖村的土地被村官以45元/每平方米的超低價位出讓,村民多次上訪告官後,陸豐政府回覆說,45元/每平方米是合理的,然而市面上的價格至少是這的幾十倍。

在過去幾年裡,當地村民反抗貪官污吏的抗議一直沒有停過。2008年10月22日,房地產商僱用黑社會槍殺擊斃一位抗議農民,打傷多人,村民們就抬屍圍攻市政府討說法,市政府賠償死者180萬後才平息。2009年3月28日,東海鎮炎龍高厝村村民因該村長私賣土地數百畝,懸賞百萬徵清官來扳倒腐敗村官,2010年初以來,東海鎮神沖村村民網上發公開信請求省書記省長處理變賣土地的鎮村幹部。被烏坎村村民指控貪污的支部書記薛昌,還是被評為「全國勞動模範」,烏坎村也成為了粵東的樣板村。

不過由於村官都對上級領導行了賄,百姓怎麼告官也沒成功,相反,對這些事件有直接負責任的東海鎮黨委書記鄭勝坤反而被提拔為陸豐副市長。

據知情人透露,廣東長期為江派人馬控制的地盤,一向是地方勢力互相勾結的黑窩。當年朱鎔基下決心要查辦中國沿海走私,1998年查辦了湛江;1999年查辦了福建賴昌星;2000年在查辦汕頭時,專案組5名中紀委官員在賓館卻被一把火燒死,證據全部燒光。由此可見當地黑惡勢力之強盛。

不過大陸流傳一句話:「天上雷公,地下海陸豐」,意思是指海陸豐的人是有血性的,他們不會輕易向惡霸屈服。如今正在海陸豐迅速興起的維權抗暴活動,也許真的會像84年前那樣,掀起新一輪的「土地革命」。◇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