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山河變色 重金屬毒害中國

?"
陝西鳳翔縣長青鎮,血鉛超標患者及家屬手舉化驗單。(大紀元資料室)

大陸鉛、鎘、砷、汞等重金屬污染嚴重。政府明知土壤已經中毒,還繼續讓農民耕種,百姓明知穀物「有毒」,也不得不仍然長年食用,因為沒有別的途徑養家餬口。

有學者預測,未來中國農產品安全問題中,重金屬污染將成為事故多發地帶。


文 ◎ 王淨文

兩歲半的小葉晨,即使在醫院裡也不肯安靜半分鐘。只見他臉色蒼白,但卻特別活潑,不停在媽媽瘦弱的脊背上激烈扭動,還不時大喊大叫幾聲。2011年6月,浙江德清縣人民醫院兒科裡來了不少浙江海久電池股份有限公司職工的小孩,他們都臉色蒼白,但調皮好動。不過檢查發現,他們不是調皮,而是患了「多動症」,原因就是鉛中毒。

醫生告誡說,鉛中毒分有症狀與無症狀兩種,前者血鉛含量達95%dl以上,表現為「小細胞低色素性貧血」,經常出現「腹痛、便祕、腹瀉、噁心、易激惹、多動、注意力不集中、反應遲鈍、嗜睡、運動不協調,嚴重者有狂躁、視覺障礙、神經癱瘓」等。無症狀性鉛中毒雖然還沒有臨床症狀,但會導致孩子智力和行為發育的缺陷。

大陸血鉛中毒頻發

據大陸媒體報導,從今年3月以來,海久電池公司至少332人血鉛超標,其中99人是兒童。消息傳出,輿論譁然,人們再度想起那一長串不幸案例:2008年12月,河南盧氏縣一家冶煉廠排放的廢氣廢水,導致村裡高鉛血症334人;2009年8月,陝西鳳翔縣一家鉛鋅冶煉公司至少導致615名兒童鉛超標;2009年8月,湖南武岡文坪鎮的1354人血鉛超標,600名兒童需要醫治;2010年1月,僅江蘇大豐河口村一個村莊,就有51名兒童血鉛超標;2010年2月,湖南嘉禾縣250名兒童血鉛超標;2010年3月,湖南郴州市查出152人血鉛超標;2011年3月,浙江臺州市上陶村一半以上的村民血鉛超標……

於是,浙江海久的鉛污染成了最後「一根稻草」,直到這時中國環保部才發出通知,要求「加強鉛蓄電池及再生鉛行業污染防治工作」,不過效果不得而知。

「痛痛病」與48號魔鬼

1950年代日本富士縣280多人得了一種怪病。病人起初是腰、手、腳等關節疼痛,幾年後會全身疼痛,特別是骨頭痛,行動困難,甚至呼吸都會帶來難以忍受的痛苦。患病後期,病人會四肢彎曲,脊柱變形,就連咳嗽、打噴嚏都可能引起全身70多處骨折,病人也不能進食,疼痛無比,常常大叫「痛死了!痛死了!」有人因無法忍受痛苦而自殺。

這種被俗稱為「痛痛病」的骨癌,就是典型的慢性鎘中毒。慢性鎘中毒的早期症狀包括噁心、嘔吐或腹痛,長期攝入,不但會造成「痛痛病」,還會破壞神經系統,「更年期」婦女最容易患「痛痛病」。鎘堆積在腎臟也會造成腎小管損傷或腎衰竭,同時會引發「攝護癌」及「肺癌」。鎘的半衰期長達三十多年,到目前為止,鎘中毒並沒有特效的解藥。

鎘的化學符號Cd,原子序數48。它原本以金屬化合物形式存在於自然界,與人類生活並不交會,但工業革命釋放了這個「48號魔鬼」。鎘主要與銅、鉛、鋅礦等共生,當人們焙燒礦石或濕法取礦時,鎘都會以低濃度的雜質形式被釋放到廢水廢渣中,進入河流或地下水,進一步滲入土壤,從而導致含鎘的飲用水(鎘水)、或含鎘的稻米(鎘米)的污染。

專家推算,全球每年有2.2萬噸鎘進入土壤,而水稻是對鎘吸收最強的大宗穀類作物,其籽粒鎘水平僅次於生菜。對於65%以上人口以水稻為主食的中國來說,鎘米的故事就異常沉重。

大陸南方60%大米鎘超標

2002年中國農業部稻米及製品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曾對全國市場稻米進行安全性抽檢,結果顯示,稻米中超標最嚴重的重金屬是鉛,超標率28.4%,其次就是鎘,超標率10.3%。2007年南京農業大學農業資源與生態環境研究所教授潘根興和他的研究團隊,在全國六個地區(華東、東北、華中、西南、華南和華北)縣級以上市場隨機採購大米樣品91個,得到同樣的結論:10%左右的市售大米鎘超標。

中國年產稻米近2億噸,10%即達2000萬噸,如此龐大數量牽扯的人數就非常嚴重。研究還發現,由於南方的酸性土壤種植的超級雜交稻,比常規稻更容易吸收鎘,因此南方諸省大米的鎘污染問題更加嚴峻。在湖南、江西、雲南、廣西等省區的部分地方,則出現一些連片的鎘污染區,很多地方60%以上的大米鎘含量超過國家限值。

有學者計算,即便大陸稻米達到國家限定的鎘含量0.2毫克/千克,中國南方人每日攝入鎘的總量也大大超出世界衛生組織推薦的限定額。如今南方很多地方60%的大米鎘超標,多少人已經是慢性鎘中毒了,可能自己還不知道。

鎘殺人不見血 官方質檢不測鎘

早在2006年湖南株洲市新馬村就發生了震動全國的鎘污染事件。那年正月,株洲市新馬村66歲的羅少坤突然食物中毒死亡。2008年3月23日,同村6歲的劉冰潔也走完了她短暫而飽受痛苦的一生,檢查發現,她死於鎘中毒。村民這才意識到:羅少坤當初也是鎘中毒死亡的。羅家隔壁就是電鍍公司龍騰實業,1998年羅家的飲水井突然變成了橙藍色,經交涉,龍騰公司在幾百米外給羅家新打了一口井。2006年1月11日,羅家自來井水再一次變成了藍色,20天後羅少坤因「食物中毒」死亡,這個食物就是鎘污染了的井水。

於是劉冰潔的父母把龍騰公司告上了法庭,但被關停的龍騰實業覺得自己很冤枉,因為他們有廢水排放合格檢測證明,不過環保部門只檢測了鎳、鉻,而未檢測鎘是否超標。就跟三鹿奶粉國家標準只檢測氮含量一樣,中國質檢部門的漏洞百出,簡直形同虛設。

除了龍騰公司外,位於霞灣工業區邊緣的新橋村村民還說,附近數千畝土地早在上世紀80年代前就被霞灣工業區排放的重金屬廢水污染,當地政府每年向每畝稻田發放800斤稻米的補貼,這樣的補貼已有20多年。

政府明知有毒 還允許繼續生產

2011年2月《新世紀》記者宮靖在〈鎘米殺機〉一文中,也報導了政府「明知有毒,繼續產毒」的案例。廣西陽朔縣興坪鎮思的村84歲的李文驤20年前就得了「軟腳病」,走不過百米腳腿就會酸痛難忍,村裡幾十位村民也都患上了類似的痛痛症。不過早在30多年前,國營糧庫就曾免收他們村的公糧,收糧的官員說:「你們村大米有毒。」

1986年的實測數字顯示,思的村的土壤有效態鎘含量高達7.79毫克/千克,是國家允許值的26倍。1986年該村所產水稻中,早稻含鎘量是國家允許值0.2毫克/千克的3倍,晚稻則是允許值的5倍以上。污染源是村莊上游15公里以外的一家鉛鋅礦,礦山早期廢水含鎘量超過農灌水質標準194倍。

然而政府明知土壤已經中毒,還繼續讓農民耕種,村民也明知大米「有毒」,也不得不仍然長年食用,因為沒有別的途徑養家餬口。用當地村民的話說:「有錢的用錢扛,沒錢的有命扛。」

如今新民村的村民不吃自家種的菜,而是以便宜的價錢賣到市區去,然後再從市區買回蔬菜給家人吃,無形中鎘毒就擴散開來了,類似情況全國到處都是。

最近大陸媒體上不時報導官方如何嚴懲販賣有毒鎘米的商人,但學者普遍認為,讓鎘毒擴散的根源就是政府自己。只要數量龐大的重金屬超標大米被允許種植出來,必然會有人食用,也必然有人受害,雖然當地自產自吃的稻民是直接受害者,但隨著重金屬污染的擴散,大陸每個人都面臨危險。

除了鉛、鎘之外,大陸砷、汞等其他重金屬污染也很嚴重。而且汽車尾氣中含鉛汽油導致的重金屬污染,正呈現迅猛增加事態。有學者預測,未來中國農產品安全問題中,重金屬污染將取代農藥,成為事故多發地帶。◇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