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3萬億美元瓜分的上中下策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國家民族的改朝換代這類事,以前多在教科書中看到,但今天的人類社會,人們已經對此屢見不鮮。利比亞的卡扎菲(又譯:格達費)被從水泥管子裡拖出來的一幕,這世上應該很有一些人會在看到時,心裡產生兔死狐悲、戚戚然的感覺。利比亞人民的下一步,除了籌備新政府的自由選舉,應該還有追查被卡扎菲家族攫取、隱藏的國家財富的艱鉅任務。

盤點卡扎菲家族掠奪的兩千億美元之際,國人不免心潮起伏、浮想聯翩,想著改朝換代如果發生在中國,所涉及的財富恐怕不只千億美元的水平,而有上萬億美元之譜。如果人們普遍的預期、期待,大家心裡想著、盼著的事情真在不久的將來實現,那中國的外匯財富怎麼劃分、怎麼還富於民,其挑戰要比利比亞和埃及大的多,這也是對經濟界、學術界人士的小小測驗。事實上,中國各界人士最近激烈討論外匯儲備是否是屬於國民,以及外儲是否應該分給民眾,實際上已經悄然揭開了財富重新分配的序幕。

簡單的劃分不簡單

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是未經國民授權而被當政者擅自聚斂的財富。說它是一種變相的、以外幣形式出現的稅,也差不了多少。既然如此,究竟應該怎樣物歸原主、怎樣公正瓜分,當然是民眾關心的話題。3萬億美元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它相當於美國一年國民生產總值的五分之一,但相當於中國全社會財富總值的七分之一。根據瑞信研究院的年度《全球財富報告》,中國財富總值在2010年1月至2011年6月間增長了4萬億美元,總值現為20萬億美元。

海外學者幾年前就提出了把這筆錢歸還給中國百姓的建議,現在這個想法滲透到了中國內部,引起學術界和社會各界人士的熱議,也是蠻不錯的。但是,在體制內討論這個話題的弊病是顯然的,因為總是有人不敢說真話,不敢說公平的話和有良心的話;體制外的人們有這個職責,以旁觀者的身分,去給出公正的說法。

3萬億美元是否「屬於」中國民眾,這個爭論實在沒有必要,那些認為中國人民銀行已經把外匯「買」走了、所以這筆錢是屬於央行的人們,大概忘了央行的資產應該屬於誰;也忘了因為央行強制收購外匯而發鈔所帶來的通脹,是什麼人在承受、在默默埋單。但是,雖然3萬億美元的所有者是誰不是問題,但是否把這筆錢簡單的按人頭瓜分一下,就能滿足公平和公正的原則,還不那麼簡單。
 


中國3萬億美元的外匯存底,作為未經授權而擅自聚斂的國民財富,應該怎樣物歸原主,是民眾熱議的話題。圖為去年4月美國財政部推出新百元美鈔時的新聞發布會。(Getty Images)


正常國家的公平和公正

正常國家裡,公平和公正是第一緊要的,社會財富水平是多少,其實不是最要緊的事。所以,人們才會見到像尼泊爾、不丹等國,遠離塵世,人均收入不高,但人民的快樂程度卻很高的現象。中國古人也有「不患寡,患不均」的說法。那天帶女兒去外面吃飯,席間她講了在學校和市裡、州裡比賽的趣事,把老爸給逗的夠嗆。

那次她參加喬治亞州的一個鋼琴比賽,我問裁判是何許人也,裁決是否公平。她說看不見裁判,選手對著一個黑色垃圾袋彈琴!原來,為保持公正,裁判是從外州專門請來的音樂教授,與本州的學生、家長、老師素不相識,也沒有師徒關係。但即使這樣,為保證裁判不以貌取人,不因為考生的種族、性別、膚色等歧視對待,組委會用超市買到的、用來裝庭園垃圾的巨大黑塑料袋,把袋子從中間撕開,變成一塊巨大的黑幕,把裁判和學生隔開來。裁判只能聽到聲音,按參賽者的號碼打分,以確保公平、杜絕作弊。

費城著名的寇帝斯(Curtis)音樂學院在招生時,甚至在木地板上臨時鋪上厚厚的地毯,就是為了讓女生的高跟鞋在一走一過時、不會出現踢踏踢踏的聲音,以免性別歧視的發生。公平和公正,就是在這些細節中體現出來的。

外匯儲備的返還和退稅

財富在法律意義上的劃分,公平劃分也許是平等的,但不總是這樣。公平(equitable)不是等同(equal),公平有正義(just)和公正(fair)的涵義,並不是簡單的相等。聖地亞哥博客作家詹妮給了一個關於平等(Equal)與公正(Equitable)的例子。她說,在家裡把圖書放到書架上的時候,人們一般把兒童圖書放在底層,把成人圖書放在上層。如果按平等(Equal)的方式擺放,就應該把所有的書都上下均等的放,但那樣可能就有失公正(Equitable)了。

既然中國天量的外儲是未經國民授權而被當政者擅自聚斂的財富,是變相的、以外幣形式出現的稅收,解決方案其實也很簡單,就是返還和退稅。如果把外匯直接分給國內居民或投入經濟,確實會形成貨幣的二次投放,加劇通脹。雖然人們在創造外匯時的貢獻不同,但同時都受到因外匯截留政策帶來的通脹的盤剝。中國學者提出了一些方案,但大都被以各種理由否決,認為不可行。把外匯分給百姓,要看百姓的需求是什麼。國人飽受醫療、教育、住房等民生領域的壓力,使用外匯「進口」醫生、或者上億學生出國留學,都不太現實。但可行性是存在的,具體說來,有上、中、下三種策略。

三種策略的下策,是用外匯把市面的房子買回,再分給民眾,但這未免太便宜了囤聚房源的貪官。外匯必須用在境外,把外匯換成人民幣既不可能,即使換了繼續貶值的人民幣也沒人喜歡。中策是購買民生商品及國際大宗商品,用以投放市場、平抑物價。雖然這種做法可能會使某些商人受損,但對全社會的益處較大。上策則是購買黃金,直接分給民眾。3萬億美元按1500美元一盎司的價格,相當於20億盎司,也相當於世界黃金總量50億盎司的4成。一盎司的金條國人每人分得一根半,應該沒人反對。

唯一的問題,是中南海卡扎菲的「老朋友」 ,他們會樂意這樣做嗎?恐怕很難。◇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