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官員互毆 折射裂變痕跡

?"
近來不斷發生中共官員在公開場合相互動粗的事件,業已成為社會大眾交相談論的熱點話題。(Getty Images)

近來不斷發生中共官員在公開場合相互動粗的事件,除了成為社會大眾的熱點話題之外,更反映出中共官場當前裂變的痕跡。

文 ◎ 張海山

近來不斷發生中共官員在公開場合相互動粗的事件,業已成為社會大眾交相談論的熱點話題,有看熱鬧的,也有看門道的。客觀上講「官員互毆」雖然有失素質風範,但也著實打出了一點點中共官場的「民主」氣氛,至少,中共官場一言堂的幫規內部出現了不同的聲音,這或許是權力制衡的另類彰顯。倘若放大來看,未來中共黨國內部的大分裂,遲早也逃不過一場黨內幫派大打出手的重量級「互毆」。

衡陽司法正副局長互毆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10月10日,湖南衡陽市司法局召開黨委會,局長萬春生與副局長廖曜中在「進人」問題上發生爭執,兩位局長因此大打出手。據率先披露此事的網友稱「萬局長眾手下一擁而上,抱住廖副局長。可憐的法學博士,瞬間鼻青臉腫。」

此事起因是局長萬春生在黨委會上力主將一名在基層監獄工作的女生調進司法局機關,而副局長廖曜中作為分管領導對此持不同意見,理由是事先他不知情,且該女生來歷不明,直接調進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也不符合「逢進必考」的原則。

據悉,衡陽司法局副局長廖曜中仍在醫院就診且已報警。衡陽市公安局和市委組織部迅速介入調查。僅兩天,衡陽市委組織部作出了一個各打五十大板的處理意見:要求萬春生和廖曜中互相負責對方的醫療費用,並做檢討,但未就引發此事的人事調動是否違規做出說明。據證券時報網報導,萬春生局長和廖曜中副局長12日已簽署和解聲明,雙方經過組織和同事的調解,已互相致歉,握手言和。聲明書上有兩位局長的簽名,兩人「都認識到自己的不對」。

對此,衡陽司法局副局長廖曜中卻對外表示,他在和解聲明上簽字是被逼的。他同時舉報局長存在腐敗問題。該副局長在微博中稱自己從來都是敢說敢做,自認為是反腐英雄。他揭露萬春生涉及腐敗問題,包括:安排親戚到下屬單位程序不正規;本人配兩輛車,其中一輛是越野;強制辦發票,財務不公開。

或許,事件已鬧得滿國風雨,分析報導不計其數,上下壓力都很大,衡陽市委想息事寧人已很困難。針對對這些揭發內容,鬥毆事件的另一方萬春生始終沒有回應,但隨後不久,衡陽市黨政門戶網站發布的《關於對衡陽市司法局局長萬春生、副局長廖曜中進行立案調查的情況通報》中稱,經衡陽市委常委會決定,現對司法局黨委書記、局長萬春生停職檢查。

有網友評論,正副局長互毆並不一定是壞事,真正可怕的是,局長一人說了算,眾人明知局長的提議不合理不合法,也個個噤若寒蟬。

官員肢體衝突案件時常發生

有網友收集了這幾年官員間動武被媒體曝光的若干典型案例。2008年9月1日,在四川省政府新聞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四川省紀委、省監察廳通報了該省8個典型案件,其中包括:2007年9月12日,因對單位資金管理和使用存在意見分歧,宜賓市高縣檔案局正副局長竟在辦公室裡發生抓打,結果8個月後,雙雙被免職。

據2009年4月22日《楚天都市報》報導,湖北省荊州市監利縣環保局副局長周某與局長朱伯瑞在談論工作時發生爭吵,並動起拳腳,被聞訊趕來的同事拉開。次日,兩人再次在辦公室發生爭吵、互毆,同事聞訊趕來,將兩人送往醫院。經醫院診斷,朱某嘴巴受傷出血,住院治療兩天後出院。周某多處軟組織受傷,經入院觀察無礙後也出院。該縣組織部相關負責人表示事發後分別在醫院找兩人談話,「兩人均表示後悔」。

據2009年05月25日《三秦都市報》報導,陝西省安康市石泉縣藥監局副局長黃平,兩個月前拿到駕駛證,他想利用雙休日借單位的車練習駕駛技術,局長陳勇以「違反單位用車規定、安全無保證、需要承擔責任」為由,讓其寫保證書。黃平認為這是有意刁難他,兩人在辦公室發生口角,最後上升到動手打架。黃平副局長被打住院,此事在當地造成不良影響,網上更是熱評如潮。

更有極端案例,已超出不同意見表達的範疇。綜合大陸媒體12月10日報導,中國遼寧省鞍山市一位反貪局長日前和五名紀委官員參加飯局,疑似在酒店門口鬥毆而亡,局長死因說法各異,死者家人在互聯網上發帖稱其被市紀委官員毆打後不治身亡。

死者侯偉今年42歲,家屬表示,侯出任反貪局長一年時間裡,秉公辦事,查處了十件大案,這次事件很可能是侯偉因為辦案招至不滿和報復所致。

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指出,就一般的互毆洩憤來看,雖然官員間動武現象一般發生於縣市級低層官員,但多少也折射出中共官場當前一些裂變痕跡。隨著社會各種矛盾激化匯集到臨界點時,誰來做替罪羊?那時,中共內部高層乃至黨體上下,也必然會出現一場撕破臉皮的「互毆」,或許,那才是老百姓期盼看到的一場好戲。◇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