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占領華爾街」代表的社會趨勢

?"
「占領」運動並不是反民主制度力量,而恰是民主制度的一個環節。圖為響應占領華爾街活動的倫敦民眾2011年10月22日在芬斯伯里廣場揮旗表達訴求。(AFP/Getty Images)

占領華爾街的行動,在美國甚至全球引起了連鎖效應。在中共官方媒體看來,這是一個類似「阿拉伯之春」和顏色革命一樣的革命,針對的是制度和政治體制。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占領華爾街運動,與其說是針對制度,毋寧說是現代民主制度的一部分。

文 ◎ 臧山

民主制度並不是一個高雅和貴族式的制度,它從產生之日起就是一個平民的、底層的制度,它絕不溫文爾雅,反而具有直接甚至粗魯的特點。中共官方媒體視為革命的街頭抗議和大規模群眾運動,其實和民主制度中議會的爭吵及爾虞我詐一樣,都是社會各種利益妥協的一部分。

這個制度基於這樣的原則,承認人性中自私的天性,承認每個具體的個人和團體都有自利傾向,具有全力為自我牟利的原始動機。民主制度和專制制度不同的地方在於,建立一個可以理性妥協和討價還價的機制,以及確定了多數決定和寬容少數的兩個原則。後者在現代制度中尤為重要,因為非如此不能避免人類的「多數暴政」傾向。多數暴政對人類文明損害極大,從早期巴黎革命、後來納粹德國、前蘇聯和中國的共產實踐中都足以明證。

街頭運動是民主制度的一部分

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治理制度,基本上遵循著無為而治的原則,由人民自治自理,尤其在經濟活動體現得更為突出,其精髓便是所謂的自由市場經濟。在這種經濟活動中,貧富懸殊有逐漸擴大的傾向。

工業革命之後的早期資本主義體制正是如此,歐洲社會貧富懸殊極為嚴重。這在狄更斯和巴爾扎克的作品中,描寫和記錄得非常清楚。也正是由於這個原因,十九世紀歐洲掀起了社會主義運動。但大部分國家的社會主義運動,走上了和平和民主的軌道,形成了現代歐洲民主制度下的福利國家體制。美國的情況略有不同,美國實際上也形成了社會福利制度,但卻是一種和歐洲完全不同的機制。歐洲基本上完全由政府管理福利體制,而美國卻是由政府和私人共同掌握社會福利。

但必須說明的是,照顧貧弱和弱勢群體的機制,是在民眾運動的基礎上形成的。而這種因不滿進而抗議,最後發展成為大規模的運動,卻正是由民主的體制所保證,才能最後通過理性的方式變成了制度。因此,類似占領華爾街這樣的運動,並不是民主制度之外的反制度力量,而恰恰是這個制度的一個環節。

人類社會文明的進步,由兩個基本因素促成。首先是社會經濟效率提高,其次是社會公平的實現。我們可以將之視為人的兩條腿,如果分別邁進,社會便會向前發展,而單由某條腿過分前行,則必會失去重心跌倒,在國家和社會層面,即因為社會普遍分裂而發生危機。
我把這兩種因素簡稱為左和右。前者重視公平,後者重視效率。

歐美正在「左」轉

對於歐洲和美國而言,二戰後的30年普遍實行偏左的政策,在美國是小羅斯福的新政,最後黑人的民權運動全面成功;在歐洲則普遍由左派政黨執政,在英國是工黨,在北歐是社民黨,在法國是社會黨。有趣的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全球經歷了一個向右轉的過程,美國由雷根總統為代表,英國則是撒切爾夫人,他們的理念是減少政府干涉行為,鼓勵民間創業,鼓勵資本自由流動,減少稅收,在歐洲則是國有事業民營化。

以美國為例,雖然後來民主黨執政,但仍然基本上延續了這種偏右的政策,英國工黨也非常類似。結果是世界經濟在這30年重新走上了發展軌道,但隨之而來的,是貧富懸殊也開始加大。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老子在《道德經》中對天道和人世的精微觀察使人詫嘆。人類社會在正常時期,必然以損不足奉有餘的方式運作。占領華爾街運動的年青人號稱代表99%,反映了美國最近30年以來貧富懸殊加大的社會現實。

奧巴馬總統上任之後,無論是財政政策還是社會政策,明顯呈現了左的傾向。顯示在民主的調節機制下,另一條腿開始向前挪動。未來十年,這大概會形成一種趨勢,照顧弱勢群體的政策將會持續下去。

中國「左」轉破壞力大

有意思的是,中國也在進行同樣的步驟。二戰之後,中國大陸實行了絕對化的專政暴力下的社會主義,人民財富收入絕對平均化,結果是基本上完全損失了社會經濟效率,到七十年代末已經無法持續。而在八十年代開始,中國全面右轉,其基本過程和西方有類似的地方。但在中國的制度下,缺乏民主機制的調節,一旦強勢集團形成,便不可能「自動」放棄利益。


中國歷史上的左轉運動具有巨大的破壞力。圖為1957年反右鬥爭,全中國317萬右派知識分子遭受迫害。(維基百科)

中國的歷史,也是「左」和「右」分別邁進的歷史,只不過,中國卻由另外一種方式進行。

每個朝代建立初期,人民財富耗盡,政府為了增加生產,往往採取抑制地方豪強的國策,向人民平均分配土地,鼓勵生產,減少稅收。隨著經濟恢復,社會強勢集團逐漸開始聯合,官、大鄉紳和商人形成某種聯合體,占據了多數社會資源。隨後中國貧富懸殊開始增加,所謂「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是也。社會階層的分裂日趨嚴重,底層群體上升渠道阻塞,對抗和暴力逐漸增加,最後演變成為全社會暴亂,新的循環遂重新開始。

中國的左右循環往往需要兩百年。而現代西方同樣周期大約是二、三十年。

從這個角度看,占領華爾街運動大概反映了左腿向前邁動的趨勢,華爾街正是「右」的標誌。中國歷史上的左腿,通常有巨大的破壞力,而現代西方產生的民主機制,建立了一個對話、妥協和討價還價的規則,大大減小了其破壞力,使之納入理性的軌道。◇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