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湄公河慘案之謎猶未解

?"
位於金三角地區老撾境內的金三角經濟特區,特區內最著名的是“金木棉賭場”

10月5日,在湄公河上殘忍殺害13名中國船員的真凶,終於浮出水面。

整個事件疑點重重。泰國軍人行兇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割舌挖眼?為什麼兩船十三人全數屠殺?船上裝載有大量的冰毒是真是假?軍人行兇是為毒品?還是純粹為了殺人?

文 ◎ 慕透
圖 ◎ 新紀元資料圖片

「像這種挖眼、割舌,湄公河過去從來沒有過。」面對記者詢問,老楊的口氣充滿了不解,又似乎在為湄公河證明著什麼。

老楊是一位在泰國北部至中國這條線走了多年的中國人,對湄公河極其熟悉,驚聞13名中國船員被虐殺的消息,老楊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他說:「這條河,在清盛這個靠近泰國的地方,太危險、很複雜、很亂,我們是不去的,我們都是提前上緬甸的碼頭,然後騎摩托車到大其力。」

雖然承認出事地點很不安全,但這次殺人事件還是讓老楊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第一時間我就知道這個事了,但我想了很久,你知道,中國船隻經過孟喜島那個地方被劫持,孟喜島那個地方很複雜,有擺夷軍,有販毒的,還有佤軍,他們收保護費、買路錢。但這些人不殺人,都不殺人的,客氣的很。

「這些人上船後,就說:『對不起。』,還敬個禮,然後翻翻包包看看有沒有毒品。實際上是為了要點錢。他也清楚沒有毒品,有的會說:『對不起、不好意思,我們在山上很艱苦,你們有小錢請給一點。』我們就給幾百元,對方連聲感謝,就走了。根本就不殺人的。」

為了證實自己的說法,老楊講了一個小故事。「有一次,經過一個碼頭,擺夷兵讓我們的船靠攏,我們的船不靠攏,對方就朝天鳴槍,船員說,對不起,我們的船大,靠不過去,怕擱淺,有什麼事請講。對方就派了快艇來,兩位持槍者上船後,一名說,對不起,收點保護費。保護費一般有多少隨便給多少。一兩百元也行、一兩千元也行,胃口不大。」

「還有一次,碰到這樣的,船上用了一塊豬肉也打發了,對方拿了一塊豬肉,笑著走了,還跟船員握握手。」

老楊表示,這一條線還是比較太平的,付點錢對方馬上甚至會幫你抬包。

13名中國船員被虐殺的慘案

相關報導顯示,「華平號」是中國籍貨船,在駛離中國雲南西雙版納的關累港口後,「華平號」10月4日在途中遇到了緬甸籍貨船「玉興8號」,出於安全考慮,兩艘船決定結伴而行。「玉興8號」雖然是緬甸籍的船隻,但搭載的七名船員都是中國人。這艘船以前曾經是中國籍,但日前註銷了中國籍,換成了緬甸籍。兩艘貨船沿著瀾滄江-湄公河水道前往泰國清盛。

據泰國相關報導稱,10月5日泰國軍方在接近泰國清盛港口的金三角區域攔截了這兩艘船,並與船上的武裝分子發生了交火,打死一名劫匪,其餘劫匪下水逃走。泰國士兵在「華平號」上搜得52萬粒脫氧麻黃鹼,在「玉興8號」上也發現了四萬粒脫氧麻黃鹼。總價超過了2000萬元人民幣。脫氧麻黃鹼對人體的中樞神經系統具有極強的刺激作用,且毒性劇烈,又被稱為「冰毒」。

兩天後,兩艘貨船的13名船員的屍體陸續被發現。令人震驚的是,至10月8日18時,打撈上來的11具遺體,每具都身中兩槍以上,死狀慘不忍睹。其中「華平號」女炊事員李燕的舌頭還被割掉一半,「玉興8號」輪機長王貴超一隻眼球已經不見,嘴臉被膠帶纏滿。這顯然是虐殺,但兇手身份至今沒有查實。

泰國警方指責事件為緬甸佤邦武裝所為,但緬甸佤邦方面,則表示有人目擊,襲擊船隻的其實是泰國警方人員。

在國際普遍關注與中國國內的輿論壓力下,中國公安部派出官員前往泰國,泰國警方和軍方壓力大增。隨後事件發生突破性進展。九名泰國邊防軍人自首,承認對事件負責。

然而,整個事件疑點重重。泰國軍人行兇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割舌挖眼?為什麼兩船十三人全數屠殺?船上裝載有大量的冰毒是真是假?軍人行兇是為毒品?還是純粹為了殺人?

誰是真正的幕後兇手?

有外界猜測事件是殺人借船販毒,但老楊不認可,理由很簡單,毒品販子劫持兩艘可運載數百噸的船是為什麼?假如是運毒品的話,一艘船已經足夠,兩艘大船反而目標太大。「在河的中間劫持兩艘船運毒品,我說什麼也不信。能有多少毒品?能有200噸嗎?非要劫持兩艘?再到泰國碼頭把所有船員全殺光?」

多年來,湄公河從來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據老楊介紹,原來做毒品的有用小船偷偷的將毒品拉到清盛,有時有人扮成老百姓,背個籃子坐船運送毒品。但絕對沒有像這種挖眼、割舌的殘忍手段殺人的,他們只是想法要錢。

不過,老楊也表示,出人命的事不是第一次,上次有人開槍,打死過人,停運兩個多月。目前停運,一些船主開始叫苦,貸款等沒辦法還。現在盼望早點開航,就太平了。

對於趕盡殺絕,老楊認為背後有一種政治目的。據老楊分析,中共船來回跑的大約90多條。實際上,在湄公河上跑的有緬甸、泰國、寮國等多國船隻。大家以前都選擇掛中國旗,因為這條河的各個勢力都跟中共關係不錯。但現在直接針對中國船隻動手,矛盾就鬧大了。

老楊說:「現在緬甸與中共關係不好,中共在密支瓦建的水庫停工了。是不是有勢力用這個辦法加深矛盾?這次是在緬甸境內劫持,到泰國境內出現殺人的事件,不會是偶然。」

對於外界認為是中國人與當地的賭場生意爭奪所致,老楊介紹說,當地賭場很文明,在金三角有一個賭場。一般各個勢力都喜歡把平時通過各種手段弄到的錢都拿去賭了。賭博很認真,但不會為賭殺這麼多人。泰國、緬甸是佛教國家,不會這樣幹,金三角勢力眾多,緬甸、泰國、寮國,擺夷軍,但一般都不殺人。「只有一些地方武裝有可能這樣幹,被指使著把目標搞大,接近泰國,殺人,一個都不留。要搞的全世界都知道。」


湄公河的金三角地區,賭場吸引著眾多的賭徒。


湄公河的金三角地區,稍往上游去,大部分地區都荒無人煙。

湄公河慘案真相撲朔迷離,泰國與緬甸日前也互指對方為兇手。泰國軍方和警方稱緬甸佤邦毒梟龍坎指揮的販毒集團是幕後黑手,但佤邦方面馬上發表公開聲明表示與事件無關,佤邦政府發言人李祖烈甚至稱有目擊者看到泰國警察槍殺中國船員。

我的湄公河經歷

對湄公河,其實我並不陌生,三年前,我走了一趟這條黃金水道,現在仍然記憶猶新。

順著曲折蜿蜒的湄公河,坐貨船由緬甸第四特區小孟拉的碼頭順流而下,大約經過一天一夜時間,就可以抵達泰國北部的清盛港口。

出發前,做邊境貿易生意的朋友李順就叮囑我,這一路要經過緬甸、寮國、泰國多個國家,還要經過神祕的金三角,曾經毒品猖獗的地區。

上船後,記得船工介紹,這條河在中國叫瀾滄江,出境後叫湄公河,由於這條河流經四個國家,所以由這幾個國家共管,在湄公河上,很少有執法船隨意查船,在這條河上查船,必須有四個國家來聯合執法,這顯然並不容易。

我早上9點上船,大約11點左右,船東裝貨完畢,開始起航。湄公河並不寬,兩岸似乎總是接連不斷的小山峰,這條拉牛的貨船在並不顯大的河流中勻速前行,我感覺像這樣的船,河面很多地方只夠兩條船錯身而過,三條船就不行了。

幾個小時後,船到了一處沙灘,這並非碼頭,不過看著岸邊有一個很小的村落,都是木架草棚式的住宅,顯然相對現代城市來說,這還保留在原始狀態。

船工說,這裡是寮國的一個村子,船上有一台挖掘機要卸在這裡,據說是村子裡的村長和外面的人合作,要在這裡淘金。

船工們用一些木板從船上搭到沙灘上,不過由於沙灘太過於鬆軟,挖掘機不能輕鬆駛上岸,木板多次在挖掘機還未開上去就已經掉落,而且船也並不能固定在沙灘邊。經過長達數小時的折騰,挖掘機在沙灘上挖出一個沙堆來,船工們將木板從船上架到沙堆上。駕駛者孤注一擲,猛然駕駛挖掘機衝上木板,船受反作用力影響迅速退開,挖掘機掉入河中,不過還好在沙灘邊,挖掘機在河水即將沒頂之前,駛上了岸。

天色將晚,晚上湄公河不能航行,船必須停下過夜。村長盛情邀請船工們上岸到他家裡做客。船上四五個船員應邀前往。

很快天色全黑下來,遠遠望去,四周都是漆黑一片,除了船上靠蓄電池點起的燈光之外,只有遠處村落裡的一點火光。顯然,村子裡還未通電,只能靠篝火或火把來照明。

鴉片種植仍存在

坐在船上看兩岸,時不時會有零星的村落,但大部分是處於原始狀態的山峰,有時會發現一些山坡上的小樹和草被全部砍光,旁邊有一個小小的草窩棚。船工告訴我,這是有村落裡的人來這裡開荒,因為離家太遠,山路難行,他們會帶乾糧來這裡,一住十天半月。

還有一位朋友告訴我,鴉片也是這樣種的,有一些鴉片種植者,往往行走十天半月,在深山裡找一個地方開荒種鴉片,到收穫季節再來收割。這樣很難被發現。

適值12月,湄公河水似乎並不深,時不時可以看到露出水面的礁石,烏黑突厥,位於航道兩側。在航行的後半段,貨船減速,一名船工站在船頭,手持一支長達數丈的竹竿,不停地探測著河水深度以及河裡是否有暗礁。

一些小型快艇時不時地飛速從船邊掠過,船速比貨船快很多倍,一會兒就追上一條船並快速將其拋在身後。朋友忠告我,這條河上販毒的,走私的、到金三角賭博的,各色人等都有。我看著河兩岸大多數荒無人煙的地方,心裡也時時想,如果這個地方被劫船,那真是只能求天保佑了。

在河上也可以看到,時不時有些遊艇經過,這名船工告訴我,這些就是去賭博的。在緬甸、寮國、金三角等地,都有一些中國人開的賭場,賭客很多也都是中國人。還有些船上載著成排的轎車,逆流而上往中國方向駛去,船工說,這些都是走私車。

但在湄公河這條河的兩岸,有著太多的中國人在「淘金」。包括很多緬甸人都講雲南話,聽中國歌曲,看中國電視,用中國手機。

長跑這一帶水路的人講,在這條河兩岸,人民幣甚至比當地的貨幣更好使,再有就是泰幣。據說緬甸少數民族軍隊與中共關係密切,而且緬甸第四特區甚至受中共的影響更深,中共的一些警察、國安直接就可以進入並檢查一些事務。

金三角一帶許多賭場都是中國人開的。最為出名的金木棉賭場,老闆趙偉甚至接受了中國網《中國訪談》世界對話欄目的專訪。可見其中與中共的不一般的關係。

由於中共一向以地區老大自居,而泰、老、緬都對其心懷戒備,不願中共勢力對本國進行滲透,雙方時不時會有一些政治上的摩擦。

金三角地區的武裝劫匪

自2001年,中國、泰國、緬甸,老撾簽訂了四國通航協議以來,隨著這條航道日益繁忙的同時,安全也越來越成問題,金三角流域更是個危險地帶。事實上,今年以來湄公河航道一直很不安全,但是劫匪一般只為求財,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駭人聽聞的集體滅口慘案。

今年以來,案發水域貨船遭遇劫持案有近50起,最近的兩起較大的事件發生在數月前。4月,武裝分子跟蹤三艘向中國進口產品的商船,劫持船長及29名船員作為人質討要贖金。8月22日,雲南康輝出境旅遊團17名遊客乘船途經湄公河水域泰國、老撾、緬甸交界地,遭遇了不明身份的武裝人員搶劫,武裝分子還曾朝天鳴了三槍以示威脅。整個搶劫過程共持續約50分鐘時間,在船上財物被搜刮一空後,才放人和船離開。

但顯然,這些劫匪的目的只是為了求財。不過,槍殺13名船員事件中的劫匪卻似乎不是為了劫財,泰國警方還在「玉興8號」輪機長王貴超的上衣內袋中找到了25萬泰銖,似乎並非普通的「劫匪」。

湄公河泰緬老交界區域,武裝搶劫集團中最令人關注的是頻繁活動於金三角一帶的「金芽」團夥。他們經常在緬甸和老撾邊境一帶,距金三角以北的班揚坎附近活動。團夥中每個持武器的成員均在左胸口處刻有五角星文身,他們主要是對毒品買賣活動收取保護費,每顆搖頭丸的保護費大約為1-3銖。

除了「金芽」團夥外還有一些其他幫派,如山勃團夥、畢騎團夥等在湄公河一帶活動,採用類似的犯罪方式,只是沒有「金芽」犯罪團夥有名。

中國經濟帶來的衝擊

自從湄公河航運協議之後,中國投資了不少資金清理河道。中國的目標是把湄公河建成一個到東南亞地區的通商捷徑。從雲南通過湄公河到東南亞,比從廣東上海走海路節省一半的時間和七成的運費。

雖然湄公河接近雲南河段不適宜大船航行,但以小型船隻(兩三百噸)運貨仍有利可圖。近年來,中國人不但在湄公河流域進行航運和商貿活動,甚至也開始淘金礦,開設加工廠,甚至大量租用土地進行耕種。尤其在寮國(老撾)境內,中國商人的活動日益普遍。

自由亞洲電台去年曾拍攝《湄公河》系列電視片,曾經採訪了金三角一帶各國居民,當地普通民眾對中國商人的進入似乎並不歡迎。中國商人帶來了更為便宜的商品,使本地造產品滯銷,而工廠、礦場、賭場和其他投資,也很少使當地民眾在經濟上收益。

中國商人帶進的另一個東西,就是更為嚴重的賄賂。和在中國一樣,中國商人在落後地區很容易開展業務,和他們行賄手段圓滑熟練以及數額巨大有關。

正因為如此,東南亞各國現在已有警惕「中國經濟殖民主義」的呼聲,民間的仇視也日漸增加。

金三角一帶最大的武裝黑幫,其頭目為原毒品大王坤沙的下屬龍坎。這位曾經向緬甸政府投誠的拉祜族民兵團頭目,後來在金三角自立山頭。有消息說,龍坎對中國及中國商人極為仇恨,經常採取專門針對中國人的行動。

在歷史上,中國在東亞和東南亞地區內從來都扮演經濟和軍事的支配角色。19世紀歐洲人進入之後,中國的這種角色消退,而隨著中國的經濟增長,中國在區內重新扮演歷史角色的趨勢難以避免。然而,正如歷史上一樣,如何平衡各方利益,如何避免唯利是圖的華商為了利益破壞政治和社會平衡,卻是一大挑戰。◇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