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舊人如何進入新世界

  2011年是個熱鬧的一年。從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成功,到18天推翻穆巴拉克在埃及的30年統治,再到利比亞卡扎菲42年獨裁的終結,展望未來人們最關心的是,革命成功後,新上臺的領袖們怎樣才能避免重蹈覆轍,不再步入專制獨裁的循環,當初的卡扎菲們不也是成功的革命者嗎?最後他們都淪為了獨裁者。如何才能讓舊體制下的舊人跟上時代步伐,成為新世紀的新人呢?

  遠的不說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的變化,不過普京又要競選總統的呼聲,好像依然留有太多舊體制下的毛病,就說本世紀初顏色革命後東歐發生的巨變,以和平的方式進行政權變更,讓塞爾維亞、喬治亞、烏克蘭和吉爾吉斯斯坦這些國家,成功推翻了原來的親俄政權,建立了親美國的民選政府。不過仔細想來,很多時候民主並沒有真正實現。

  比如前不久鬧得沸沸揚揚的素有「烏克蘭美女總理」之稱的尤莉婭.季莫申科一審被判處七年監禁,罪名是她在2009年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天然氣供應協議中濫用職權,讓國家損失1.9億美元,而她自己卻成為了烏克蘭最富有的女人。

  現年50歲的季莫申科曾是2004年「橙色革命」的發動者之一,兩度出任烏克蘭總理,2010年僅以3.5%的選票差額,敗在現任總統維克托.亞努科維奇手下。儘管人們普遍認為這場審判帶有明顯的政治報復色彩,是亞努科維奇為了除掉反對派而設下的權謀,但檢查季莫申科的所作所為,的確不像她所標榜的那樣,是為了公平、民主、自由而獻身的勇士。

  一個中國人關心的例子是,2008年紐約神韻藝術團計畫到烏克蘭演出,烏克蘭外交部只批准了大多數演員的簽證,卻扣住幾個人的材料遲遲不發簽證,最後令演出取消。中共用同樣的手法在2010年1月令神韻在香港的演出也被迫取消。外界評論說,莫非負責主管此事的季莫申科也隨著北京的指揮棒打了一圈太極?她的作為不是違背了民主自由的基本人權嗎?

  由此看來,無論是普京還是季莫申科,不論是突尼斯新上臺的「伊斯蘭復興運動」領袖,或者利比亞的臨時過渡政府,他們都面臨一個根本問題,如何提高自身對民主自由的深刻理解,從自身行動中體現出人類普世價值,在個人修為上提高自己,這是內在的因素,與此同時,如何建立健全民眾對權力的監督管理機制,這是外在最重要的環節。

  民主制度最形象的說法就是把權力關在籠子裡,權力只能在法制的籠子裡接受民眾的監督,才不會張揚肆虐,危害民眾。這就要求革命成功的國家,首先要建立行政、司法、立法的三權分立,當卡扎菲們利用各種手法,把權力歸於一人或一個小團體時,民眾就應該站出來阻止。從這個角度看,烏克蘭和香港法院對簽證部門的處罰就非常重要了,這是真正在維護民主。◇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