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艾未未.缺席》個展 北美館盛大展出

?"
北美館大廳展出艾未未〈十二生肖〉青銅獸首。

10月最後一個周末,臺北市立美術館如期開展《艾未未.缺席》,而艾未未本人一如外界預料,因「不得擅離北京」而未能隨展來臺。為期三個月的展覽,少了這位當今全球最具知名度與影響力的華人藝術家為自己的創作理念現身說法,讓臺灣觀眾深感美中不足。

文 ◎ 吳涔溪
攝影 ◎ 蘇昭蓉

艾未未,1957年生於北京,為中國詩人艾青的兒子,近年來,受國際藝壇矚目的中國當代藝術家。這次在臺北市立美術館展出《艾未未.缺席》,是他在華人地區首次策劃的大型個展。展題「缺席」及艾未未本人受到的人身限制,使得這位行動藝術家成為這次展覽的主題本身,也吸引臺灣對中國藝術家處境的重新注目。

作為民國100年北美館最後一個展覽檔次,艾未未曾經來臺勘察過場地,今年4月3日原本要來臺灣,針對展覽內容做最後磋商,卻在北京首都機場,遭到大陸官方強行拘押三個月後獲釋,被要求一年內不得對媒體發言,且不得擅自離開北京市。

在策展期間,艾未未及其工作室以書信和臺北策展人員溝通,並親自將展題訂為「缺席」,他用文字詮釋這次的展題時說:「缺席本身是我的藝術和我個人今天身分,我的文化處境的一部分,這個身分給予這個展覽以特殊的涵義。」

展出吸引參觀人潮

艾未未被關押期間,在國際間引起聲援聲浪,也因此,《艾未未.缺席》個展格外受到矚目。上周末開展首日吸引中外人士參觀,周末午後在北美館視聽室舉行的國際演講會,難得湧進大批聽眾。

這次展出艾未未15件陶瓷、大理石、古木器、腳踏車等不同媒材的物件和裝置,另外還包括〈失手〉、〈透視學—天安門〉兩組攝影作品,及精選100幅艾未未的攝影作品,記錄1983至1993旅居紐約東村生活中的人事物,以及1993年後在北京東村藝術社區時期的攝影作品。

一進到北美館一樓大廳,艾未未〈十二生肖〉青銅獸首,靈感來自圓明圓海晏堂噴水池前的十二生肖像,是艾未未受紐約市政府邀請創作的首件大型公共藝術案,在紐約中央公園展出,巡迴倫敦、洛杉磯後,抵臺展出。英法聯軍後,12獸首流散海外,甚至成為古物拍賣,藝術家重製大型獸首,旨在帶領人重新省視這段歷史以及面對文物的態度。

記錄在美期間

演講會上半場邀請與艾未未在紐約相識的美籍華裔作家貝嶺,暢談他眼中的「裸體公民」艾未未。艾未未4月被軟禁後,當時人在德國的貝嶺,在歐洲藝術界發起連署,呼籲釋放艾未未,獲得捷克前總統、劇作家哈維爾(Václav Havel)等人連署。

貝嶺並在今年6月4日,在臺北自由廣場前設置了「1001把空椅子等待艾未未」地景裝置。接著在臺北策劃出版介紹艾未未生平第一本華文著作《瞧,艾未未》,於上周法蘭克福書展和臺北艾未未個展時面市。

「1988年10月,我初次踏上紐約,詩人、星星畫會出身的畫家嚴力帶着我去見艾未未,還沒到他的地下室公寓,就在東村的街上撞見了他。我始終忘不了在街頭初遇艾未未時的第一印象,他穿著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士兵軍大衣,一頭亂髮,人已開始發胖。……」

貝嶺記錄了艾未未在1983至1993年間,在紐約街頭晃蕩了十年,和紐約下東村及街頭黑人交友、生活的場景,他認為,艾未未在紐約時期,即表現出天生的反骨和對抗權力的天性。

對時代極其敏銳

而來自中國的獨立策展人馮博一,則從1993年艾未未返回北京開始談起,主要是在講他和艾未未合作的兩個事件,1994年合作編輯地下藝術刊物《黑皮書》,以及2000年上海雙年展《不合作方式》展覽。

馮博一首先回顧《黑皮書》成書背景,89民運結束後,整個世界格局發生了大的變化,90年代對於中國藝術家而言,是一個壓抑、困惑的年代,90年代初期,北漂到北京的盲流藝術家們希望打破「八五新潮美術」的格局,艾未未在當時回到國內,和徐冰、曾小俊編輯了《黑皮書》、《白皮書》和《灰皮書》系列刊物。

《黑皮書》是中國第一本實驗藝術內部交流的文獻集,為中國藝術界引薦裝置藝術和行為藝術,並收錄90年代初期前衛藝術家的作品,馮博一認為:「這本書發表後,艾未未在年輕一代的藝術家中就開始具有分量。」

第二次和艾未未合作,在2000年上海雙年展期間,策劃《不合作方式》展覽,邀集46位藝術家展出,打破當時中國官方美術館不許展出裝置藝術,以及多數藝術家迎合西方人對東方藝術俯視的觀點,即強調不和中國官方藝術系統合作,也不和西方藝術系統合作,保持中國藝術家獨立展覽的特點。

馮博一指出,這次〈不合作方式〉的展出,引起上海官方非常惱火,包括後來艾未未公布北京青年楊佳手刃上海多名公安的記錄片,造成他在上海的工作室遭強拆,一系列的事件,反映上海對於艾未未的「感冒」,其實早在2000年展覽時已埋下因素。

隨著這次的展覽,北美館還舉辦多場的賞析會和對談會,臺北在悄悄地吹起「艾未未熱」的同時,「缺席」的艾未未,走出純粹藝術的領域,當人們在了解他的生平、藝術的同時,中國近代藝術家的處境,正吸引著更多人的目光關注。◇
 

「被缺席」艾未未自由受關注

文 ◎ 趙芷菱

《艾未未.缺席》個展10月28日在臺北市立美術館揭開序幕,自10月29日至101年1月29日展期三個月,艾未未被英國重量級雜誌《藝術觀察》(Art Review)評為世界最具影響力 百大藝術人物之首,也是北京奧運主場館「鳥巢」的建築設計師之一,因調查2008年汶川大地震、楊佳弒警等案,得罪中共。

今年4月3日艾未未準備來臺洽談北美館展覽事宜,在北京機場被中共以經濟犯為由遭逮捕,引發歐美政要、人權組織及國際藝文人士紛紛向中國政府呼籲要求放人,在被拘留11週之後,終在六6月獲釋,但就像其他中國異議人士胡佳和陳光誠等人一樣,雖然回家,卻未能獲得真正的自由,據知,中共當局要求他一年之內不得對外發言。

中共不尊重 展現台灣自由民主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表示:「艾是我們邀請的客人,中共竟如此對待,分明是不尊重台灣,怎可不作聲,我很擔心艾展之後,北美館變成是北京館,北京說不可,便通通不做,中共是會得寸進尺的,這時反而更應展現台灣的充分自由民主。」

楊憲宏表示,這個展覽不能叫《艾未未.缺席》,應該叫 《艾未未.被缺席》,「被缺席」這三個字是廣為13億人都懂的字,缺席是種批評,是艾未未不得不的說法,首先應該將「被」字補上,然後讓艾親自來把「被缺席」劃掉。國際間的媒體和藝文界友人這一、二星期來頻頻向他詢問艾展的情況,全世界都在關注臺灣怎麼做,他們希望在北美館可以上演出複製艾未未的抗議行動,讓它每天都可以發聲,或表達對艾的禮敬,抗議中共不讓艾來。

臺北市議員李建昌就其觀察表示,市政府並沒有發出強勁的力道,北美館應該發出嚴正抗議,仿效當艾未未遭羈押失蹤時,正展出其作品的英國倫敦泰德美術館的聲援活動,立即在展場裡擺滿寫著「解放艾未未(Free Ai WeiWei)」、「釋放艾未未(RELEASE AI WEIWEI)」海報的聲援行動,來引發國際輿論視聽,那艾在三個月內來台的機率還是滿高的。

立委田秋堇表示:「測試中國是否自由民主,最好的第一步,就是艾未未是否能來台自由行。艾只是一個想要在中國的統治下,能夠像個人清醒地活著的藝術家,他不想麻痺的、成為配合當道的行屍走肉,我們活在自由之地,應該要勇於表達對艾的關懷及支持,雖然北美館如期讓他展覽,但他怎能「被缺席」呢?」

「和平協議」不和平 促中國民主自由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常務理事阮銘表示,台灣下一步最重要的就是要促進中國的自由民主人權,而不是92共識的和平協議,這樣台灣才能保有自己的和平生存和發展,希望各輿論界都能發出聲援,讓艾未未自由行來台。

《誰怕艾未未》一書主編徐明瀚表示,書的封面艾的臉被貼了張符咒,是當時泰德美術館聲援釋放艾時常用的一張照片,意思是是什麼樣的力量、什麼樣的禁忌,讓一個生靈活現的藝術個體被封存、禁錮,讓我們一起把這張符咒撕掉,這本書就在傳達這樣的理念,讓艾恢復對外禁言、能到台灣來。這次展出未播映關於2008年之後艾的楊佳案、汶川地震調查等維權紀錄片,他質疑是否有政治因素介入。

楊憲宏表示,會一直努力到展期結束,雖然肯定北美館未因中國曾羈押艾未未而屈服,仍然照常舉行個展,但他希望北美館不要為德不卒、只做一半,希望郝龍斌以市長之尊,不要把責任推給文化局、北美館,也希望馬總統強硬起來,一併呼籲讓胡佳、陳光誠、高智晟、和郭飛雄等中國良心人士來台,這是不需花錢的,只需理念!◇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