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文體改」中共再孕新怪胎

?"
中共被指是摧毀中華傳統文化的罪魁禍首。(AFP)

一個世界上最不尊重文化的極權組織,僅用幾十年就摧毀了一個民族幾千年的文化根基,而今它卻突然「關心」起文化來,冒出個「文化體制改革」。外界納悶莫非二次「文革」?各大傳媒紛紛出手,企圖弄清中共政治局九尾狐的新花招。

文 ◎ 韋拓

今年6月,中共喉舌頭頭李長春宣稱,「要建立與市場經濟體制相適應的新文化發展觀。要逐步建立有利於調動文化工作者積極性、推動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繁榮發展,多出精品,多出人才的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10月,中共17屆6中會就冒出個大鼻涕泡:文化體制改革。

此事一出,外界納悶:二次「文革」?弄權造勢?之後各大傳媒紛紛出手,企圖弄清中共政治局九尾狐的新花招。

其實,看當今世界茉莉花開、卡扎菲死、「占領華爾街」、「占領王府井」……再看危在旦夕的中共,就會明白,這不過是它死保極權、拖延覆滅的雕蟲小技。

文化人如是說

網路作家杜導斌指斥:陳詞濫調,了無新意!中共決心既讓思想文化領域掙錢,又不至於自由開放到危及共產黨統治地位的程度。

作家荊楚表示:「文化不需要他們做什麼,而需要他們不做什麼,比如說取消思想警察、言論特務、網路管制、新聞控制、出版管制這一系列問題,文化自然就繁榮起來了。」

大紀元2011年10月25日報導,大陸著名異見劇作家沙葉新在香港參加文藝活動時表示,中共提出的文化戰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所謂「文化革命也是打著文化的旗幟破壞文化。在這種體系下,不可能繁榮文化,只能糟蹋文化」。中共最關心的「不是文化,是這個政權」。

《動向》主編張偉國告訴美國之音,中國文化就是這批人在臺上搞壞的。不管是毛澤東時代的歷次政治運動,到文革的破四舊,到鄧小平的一切向錢看,到江澤民、胡錦濤,基本上就是維穩壓倒一切。

他認為,推文化改革是中共黔驢技窮、不得已採取的忽悠政策。欺騙老百姓,交待他們還在做事,還在改革,來拒絕老百姓提出的政治改革、反腐敗、要求解決的重大民生問題。它把文化拿出來,還是要矇混過關,騙過一天是一天。

《新紀元》總編臧山說:文化本質上是思想活動的結果。思想的前提是精神的自由。如果沒有獨立和自由精神,就只不過是人形八哥而已。曾在民國時期撰述過多部作品的巴金,在中共建政之後再也沒有像樣的文字。這位本身是共產黨員的左派作家,臨死前呼籲作家要「說真話」。但這在中國大陸卻無法實現。政府主導的意思,就是每個文藝家都必須是人形八哥,高唱黨教導的那幾句話。

「文體改」的可笑環境

美國之音2010年11月2日報導,中國著名藝術家艾未未在上海嘉定區剛剛竣工的工作室將遭強拆。當地政府通知他說工作室是「擅自搭建」的「違法建築」,要拆除。

艾未未揭露,上海嘉定區幾年前聯繫他,說要建一個藝術家工作室區域,邀他加盟,帶動當地文化事業。在當地政府熱情、反覆、再三地堅持邀請下,經過一番遲疑,他才決定加入這項目。艾未未工作室建築面積1963平米,用地3169平米,投入資金750萬元人民幣。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曾聲援艾未未的大陸藝術家岳路平原定2011年10月22日在北京舉辦「上湖流動美術館開放展」,被中共當局叫停。岳隨即被國安約談,稱其在作品中使用花椒組合成常人不易識別的「萬國碼」。

岳路平說:「實際上是用了五個被防火長城過濾的關鍵字,這五個詞分別是太子黨、天安門母親、茉莉花革命、還有王丹,最後一個是自由亞洲電臺……他們把我作品相片拍下來,請教了很多電腦高手,到晚上才研究出這五個詞。」另一位藝術家因繪畫中出現疑似林彪的肖像,也被叫停。岳路平認為,這是對中共提出建設中國 特色文化強國的極大諷刺。

大紀元報導,10月25日,大陸廣電總局發出「限娛令」,對各地電視台黃金時段娛樂節目加以限制,而央視不在限制之列。緣由是大陸各大衛視發展蓬勃,已出現凌駕央視局面,而央視肩負傳達政令、包裝政府等包袱,逼使廣電總局出手。

北京文化評論員葉匡政認為,對娛樂的限制很荒唐。「限娛令」或許傳達出一個信號,就是未來的思想管制、文化管制會越來越嚴酷。「因為一個極權政權對民眾的管制,它首先是從對民眾的身體、甚至是對娛樂的管制開始的。」

瑞典漢學家、諾貝爾文學獎評委馬悅然乾脆將中共媒體和御用學者說他「收取中國作家賄賂」的抹黑之舉,斥責為中共當局在對他發動「新文化革命」。馬夫人陳文芬說,馬悅然認為這跟他長期關注中國的言論自由並聲援艾未未有關。

最諷刺的是,中共文化部、廣電總局在紐約力推「2011中國電影文化周」,大肆宣傳過後,10月17日在林肯中心一個劇院首映《建國大業》,竟慘到一個觀眾也沒有,主辦單位也無人去看;原訂18日早上的中美學者研討會也被迫取消。「零上座率」創下中共「洗腦片」的敗北紀錄,也為海外眾華文媒體所恥笑。


中共提出的文化戰略,實質是打著文化的旗幟破壞文化。(AFP)

「文體改」前瞻

中共「文體改」就是在這樣惡臭的背景下出場的。

經濟學家綦彥臣告訴大紀元:中共政府的知性能力不足,導致了它的知識水準達不到對社會的全面管理。但是對一些領域可以罰款,或者它利用權力參與其中牟利。

像非法關押艾未未80多天,中共在世界面前丟盡了臉,無法下臺,最後說他偷稅漏稅,開出巨額罰金。

資深期貨經紀人楊斌指出:他們就是不想放權,這就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是一個很愚昧的提法……就像是卡扎菲、薩達姆一樣,每個專制都以為自己是最聰明的。」

《動向》尖銳指出,「文體改」就是要繼續以「強制和諧」來壟斷傳統媒體,讓各級官員如玩弄「喉舌」一樣牢牢控制網路。

新華社《瞭望》載文哀嘆:網路微博已逼得全國官員天天「網上被罵,網下加壓」,「開會發言不敢抽名煙;出席會議不敢戴名錶;基層視察不敢打雨傘;災難發生不敢露笑容;突發事件不敢當新聞發言人」。似乎「文體改」的關鍵是要破除「網民壓抑官員」局面,讓官員在微博時代能重新為所欲為。

岳路平說:「一個日本學者叫加藤嘉一,他在《金融時報》上有一篇文章,叫〈文化有體制嗎〉?就說中國的知識分子藝術家,他們花的心思主要不是我們要創作什麼,而是我們不能碰什麼。我覺得我們正在面臨文化強拆。」

米蘭.昆德拉說,媚俗是文化的最大敵人。臧山進一步指出:在中國,權力是最大的俗,利用所有的社會資源,強迫文化人和非文化人去諂媚,並且絞殺一切不願諂媚的人。這樣的體制,怎麼能有文化的繁榮?

好在國人早已看透了這個山寨組織——自己沒文化卻敢定義文化,自己恐怖統治卻定義百姓是恐怖組織,自己是史上最大的邪教,卻定義別人是邪教。這些都是為了多一天掌權,多一次機會變現。

幾十年來,中華民族已經被中共在砧板上翻來覆去地剁,人們的希望早已歸零。對剛出爐的「文體改」,不管它怎樣渲染,可以斷言必是贗品。就像網友揶揄卡扎菲的最後一幕:

卡扎菲被捕後大喊大叫,不斷重複一句話:「我是假的,我是假的!」士兵有些相信了,問:「真的在哪?」卡扎菲說了一句讓他後悔一輩子的話:「真的在中國。」士兵抬手就給了老卡一槍,又補上一句:「中國根本就沒有真貨!」◇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