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造成全球自由度下滑

?"
在中國國內,中共持續打壓異議團體,且越發嚴厲監視和過濾互聯網和微博網站。圖為2009年9月24日,全副武裝的警察帶著警犬在北京城區巡邏。(Getty Images)

有錢的中共政權開始把臂膀伸向其他國家,不僅教導鄰近的專權國家如何「維穩」及持續掌權,甚至幫助他們追查和逮捕異議人士。國際監督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發現:全球自由度已連續五年暴跌,主要就是因為中共積極向外拓展獨裁勢力所致。

編譯 ◎ 葉淑貞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東南亞研究員科蘭滋克(Joshua Kurlantzick)近日於《波士頓環球報》發表題為〈中共的長臂〉評論文章指出,有錢的中共政權開始把它的臂膀伸向其他國家,企圖阻撓他國的民主,造成全球自由度下滑。

冷戰結束之後,沒有任何一個主要國家挑戰自由民主的傳播。但是過去二十年來,中共政權對於民主的挑戰造成了全球自由度的重大轉變。

協助鄰國培養反民主勢力

在中國國內,中共持續打壓異議團體,且越發嚴厲監視和過濾互聯網和微博網站。據麻省理工學院中國專家黃亞生(Yasheng Huang,音譯)的說法,中國政治體系在1980年代還比今日自由些。

然而當觀察家聚焦於中國的內部政治之際,一個重要的、令人擔憂的改變已經發生在其邊境之外﹕北京對於周邊國家民主活動的阻撓越來越頻仍。越來越多柬埔寨、泰國、吉爾吉斯斯坦(Kyrgyzstan)和其他亞洲國家的官員在中國接受培訓,他們在那裡學習中共鎮壓抗議和封鎖互聯網的策略。中共也施壓其他國家,並打擊批評中共的活動分子。同時,在中亞,中共已幫助創建一個區域組織以支撐專制統治。

過去四年來,中國經濟繁榮,而西方經濟卻步履維艱,中共於此時趁機擴增「軟實力」或文化及經濟的影響力,而目前也已經擁有足以影響其他國家政治生態之新能力。根據英國《經濟學人》資訊社公布的的全球民主調查發現,全球金融和經濟危機,「致使一些新興市場益發對中共專制資本主義模式感到興趣。」

海外幫助獨裁實例

中共甚至主動在海外推廣這種政治模式。中共對南亞及中亞官員舉辦培訓班,一位匿名的參與者指出,培訓著重在區分中共和民主國家的異處,內容包括﹕將中國的成功歸因於北京採取專制行動,以及渲染西方民主國家政策的失敗。一些泰國及柬埔寨的官員指出,中國教員教他們如何「維穩」及持續掌權的司法策略。

在柬埔寨,中國共產黨成員向洪森總理(Hun Sen)的政黨獻策,教他們如何應用懲罰誹謗的法律來嚇唬獨立媒體,成立控制主要公司的政府官員網絡和灌輸保安警察忠誠意識。

另外,中共還教導他國的獨裁者如何面對公眾的壓力,或甚至是幫助他們追查和逮捕異議人士。其中最著名的是2005年烏茲別克斯坦的例子。該年烏國發生大規模的示威,政府嚴厲打擊示威者,在安集延(Andijon)市胡亂射擊,至少殺死了幾百人。烏國活動家呼籲外國向政府施加壓力,要求對開槍負責,美國也支持這個呼籲。中共則採相反的立場,不只在大屠殺之後公開讚揚鎮壓是必要的,且以禮炮歡迎烏國領導者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在北京進行國事訪問。之後,中共拒絕庇護逃離烏國的難民,並很快宣布了一項新的能源協議,將提供烏國政府數百萬美元的收入。

同樣地,中共對於去年秋天緬甸舉行的不公選舉,也採取支持的態度。在投票中,緬甸政府不允許國際監督員的監督,可想而知,軍事優勢的政黨壓倒性地贏得了選舉,北京快速承認了可疑的選舉結果。

1995年,中共和俄羅斯這兩個專制巨人聯手成立了「上海合作組織」,締造連結這兩大國與吉爾吉斯坦、哈薩克斯坦(Kazakhstan)、烏茲別克斯坦和塔吉克斯斯坦(Tajikistan)的區域性組織。2000年代中期中亞發生傾向民主的革命後,莫斯科及北京則利用「上海合作組織」詭辯民主革命是非法的。在中共的影響之下,這個組織把民主選舉描繪成一種西方的、不一定適合中亞或其他發展中地區的制度。

中共甚至向外國媒體施加影響力,利用其外交及貿易關係,打擊周邊國家批判北京的活動家和記者。例如,中共施壓印尼政府關閉「新紀元廣播電臺」(Era Baru Radio),這家電臺播出在中國被禁止之法輪功的信息。根據記者無疆界組織的報導,印尼警方隨後強行關閉這個電臺。中共也使用相同的伎倆,嘗試使在泰國、越南、柬埔寨、吉爾吉斯斯坦和其他國家的批評者保持沉默。

造成全球自由度下滑的元凶

中共施壓各國,對世界民主發展有著不良的影響。印尼的學者威保瓦(Ignatius Wibowo)在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十多年來,除了少數例外,亞洲每個國家的政治模式,都或多或少向中共傾斜,遠離了自由民主道路。

國際監督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發現,2010年連續第五年全球自由度暴跌,主要是出現在已經開始民主化但民主並不堅固且不穩定的地區,一個下滑主要因素是中共積極向外拓展獨裁勢力。

在許多地方,中共對於民主的抑制,已經使民主發生倒退現象。例如在柬埔寨,洪森政府變得越來越專制。中共與日俱增的影響力,也使日本或法國等先進國家發現他們被邊緣化了。

從歷史來看,美國與其他民主國家的合作是較有效率的,因為民主國家領導型態及決策是較開放的,且較為美國的政治家所理解。但是當美國嘗試與中國合作時,受到許多阻礙,很多美國官員發現很難理解中共政府的不透明度。

「自由之家」兩年前發布的一份報告概述了中共是如何打擊邊界國家的民主,並提出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必須對抗北京政權反民主的戰略。一些人權團體及民主專家認為,美國需要與像「民主國家共同體」(Community of Democracies)這類的國際民主組織重新結合,且需要與巴西及印度這樣的新興大國更加緊密地合作,以促進民主,對抗中共。◇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