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外界聚焦中共修改兵役法

?"
政論家伍凡認為這次兵役法除了修改兵源及兵役法的架構,還擴大了兵源,對過去有的人拒絕當兵,它採取一些福利、生活保障、工作保障,讓人們願意進來。(AFP╱Getty Images)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於修改兵役法的決議。有評論認為中共軍隊出現徵兵難及素質差,面臨社會不斷激化的矛盾,此舉可緩解大學生就業難,起到維穩效果;另有評論認為中共準備打仗。未來中共動向令人關注。

文 ◎ 駱亞

近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於修改兵役法的決議。對於年滿18歲的男性公民強制性的進行兵役登記。並對男女、高矮、胖瘦、紋身等都放寬條件,對學歷則放寬要求高中學歷,甚至前往普通大學直接徵兵,並配套優待安置政策,引起外界關注。

有評論認為中共軍隊出現徵兵難及素質差,面臨社會不斷激化的矛盾,此舉可緩解中共的大學生就業難,起到維穩效果。甚至有評論認為中共準備打仗。

素質下降 強制兵役登記

修改後的兵役法規定,每年12月31日以前年滿18歲的男性公民都應當進行兵役登記。此外,根據軍隊需要和本人自願,可徵集當年12月31日前年滿17歲未滿18歲的公民服現役。若沒進行兵役登記,適齡青年入大學時將被拒絕註冊。逃避服兵役兩年內不得被錄為公務員、不得公派出國等。

政論家伍凡認為這次兵役法除了修改兵源及兵役法的架構,還擴大了兵源,對過去有的人拒絕當兵,它採取一些福利、生活保障、工作保障,讓人們願意進來。

「過去的退伍軍人也好、退伍軍官也好,他們上訪、控告問題一大堆。因為過去的兵役法沒有明文規定,這些人退役之後怎麼安置,或者說沒有明確的由誰來安置,以及他們的醫療保險、住房、養老、退休等都沒有。那麼它現在做一些明文規定,改變過去一些漏洞。」

政治評論家文昭告訴《新紀元》記者,當局的這種改動,可能因為過去幾十年來民眾參軍的意願不高。這有多種原因,人們對共產黨所謂解放軍保衛人民的各種神話的宣傳失去了信任,軍隊復員的戰士和轉業的軍官,待遇不能落實,這都降低了人們參軍的積極性,造成軍隊素質不斷下降。因此它要提高兵源的素質,保證軍隊的質量。

緩解失業率上升、減少社會矛盾

伍凡認為現在大陸失業率不斷上升,一部分人大學畢業就失業,還有一部分高中畢業生不願意去考大學,也變得流離失所。收容一批年輕人到軍隊裡,以減少社會動亂,不要參與維權運動、抗暴運動,三年、五年以後,把它消化掉。每年把這些年輕人輪番消化,可以緩解失業率、減少國內的社會矛盾,並用這些兵力去鎮壓老百姓,穩定社會秩序。

他舉例說:「這次湖州抗稅事件,南京軍區的一級大軍區也出來了,不僅是地方軍區,它需要來鎮壓老百姓。總的來講,這是國際形勢和國內形勢下的一個產物。」

這次中共人大通過修改徵兵條例時,也通過關於加強反恐工作的決議草案。決議稱,恐怖活動是指製造社會恐慌、危害公共安全或者脅迫國家機關、國際組織為目的,採取暴力、破壞、恐嚇等手段,造成或者意圖造成人員傷亡、重大財產損失、公共設施損壞、社會秩序混亂等嚴重社會危害的行為,以及煽動、資助或者以其他方式協助實施上述活動的行為。

該決定遭到外界質疑,有律師認為擴大恐怖的界定範圍,導致濫用刑法。有民眾就認為中共出臺條例實質是藉機再次打壓異議人士,而真正的恐怖組織就是中共本身。

伍凡表示,「你只要衝擊了政府、只要打擊了官員,我都可以把你當做恐怖主義分子,它這個定義是保護政權而不是保護百姓。」

「中共現在把反恐不是放到國外,而是放到國內,對著老百姓了。所以用軍隊反恐的名義來鎮壓老百姓。中共反恐最主要保護國家機關和保護國家政府工作人員,你只要侵犯這兩個,你就是恐怖主義分子。而世界各國的恐怖主義分子基本定義是指用武力、武器各種手段,攻擊非武裝的平民。如果你(是用來)攻擊政府,那變成戰爭,而不是恐怖主義分子了」,伍凡說。

「它現在拿老百姓當作恐怖主義分子,可是這些人並沒攻擊平民,像湖州這些人,我打的是警察,但是我打的不是平民,所以這些不是恐怖主義分子,我是為了維護我自己的權利反抗。」

北京律師謝燕益告訴《新紀元》記者,現在當局的立法立場有問題,是國家敵人在立法,倒行逆施,變成既得利益者奴役統治的工具,維繫當局、既得利益者的工具,對人民利益的一種侵害的立法,沒有正確的價值取向,越來越喪失法律的權威。當局的立法和執法完全像兒戲一般,民間已經不太關心了。他對中共立法已經完全失去信心。

不公開的暗箱操作立法,不是公開透明的,片段、碎皮式的,網上沒有找到全文。只是新聞報導一下,走形式,說的天花亂墜,打著無比高尚的名頭,實際上掛羊頭賣狗肉,它修正法律都是有政治目的的。

中共準備打仗?專家不同解讀

中共強制性徵兵,伍凡認為給人感覺好像在準備打仗。他猜測中共打仗的目標和方向,第一個可能是台灣、第二個可能是南韓、第三個可能是印度、第四可能是越南,最後恐怕是日本。

他分析中共原來計劃2012年要拿下臺灣,還有去年黃海風波,北朝鮮把南韓的軍艦炸沉了,又砲轟了延平島之後,美國和南韓舉行聯合軍事演習,要派航空母艦華盛頓號進黃海。而黃海是靠近中國的沿海,所以中共的軍隊就高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我必犯人」的涵意就是我可以打了,去年就喊出來了。

「美國從1975年越南戰爭撤退之後,它也從菲律賓撤走、從新加坡撤走,它縮到了夏威夷群島、關島,離東南亞距離遠一點。它這次要重新回去,高調的喊重返太平洋、重返亞太,他是做給中共看的,你要我走,我就要回來。那這個中間就有衝突了,衝突在南海、在臺灣海峽,這個國際局勢擺在這裡了」,伍凡說。

伍凡認為中國要準備打仗的另外一個理由,就是要維持它的貿易通道。「中共現在是出口大國,如果你的貿易通道自己不能保障的話,人家隨時把你堵死,你貨出不去了,你石油也進不來,所以它無論如何要維持它的生命線,建立它的海軍、空軍、陸軍來保護它的航線,所以準備打仗。」

不過關於中共軍隊準備打仗之說,文昭卻認為當局現在沒有打仗的打算。「別看中共吵吵那麼厲害,說什麼南海動武,這不可能的。它在南海也不會輕易派軍艦去搞摩擦,都是派些漁船,出了問題它派漁政船,漁政相當於在領海之內執行主權執法的、類似於海洋管理部門,它也不是軍隊,與周邊發生的軍事磨擦,它的權限級別是控制得非常嚴的,它不會輕易派軍隊介入的。」

他還說,「中共在十八大之前,它連經濟上的調整都不會去做,一切都要保證它權力順利交接。現在尤其不可能出現戰爭的情況。總的來講,它沒有打仗的打算,而真打的話,主要也是海軍和空軍的問題。」

最後他總結說:「共產黨軍隊的總體規模今後會縮小,陸軍要向快速反應化方向發展,海空軍的投資會加強,戰略導彈部隊,就是核威懾力量這部分一直是它的重點。現在它基本上又增加資訊化時代的網路戰及外太空武器。最近十年它非常重視這幾個領域的發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