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現代醫案 | 專家的思考系統

文 ◎ 華景珍

中醫對疾病的診斷不但與西方醫學完全不同,就是每個不同的醫生在面對病人時,他們的思維方式也不可能一樣。一位病人對她的醫生充滿不信任感,滿臉狐疑地告訴我:「我覺得醫生好像把我當作試驗品,試試這個藥不行,換一種藥。再不行,又換另一種藥……」我告訴她,沒錯,確實是這樣的。中醫的用藥,含有檢驗的性質。舉一個實例來說明。

那是個老先生。前年,因為腳背靠近第二腳趾附近長瘡,治療無效,老也不收口。醫生認為是糖尿病的原因造成的,做了切除第二腳趾手術。

術後,開刀傷口越爛越大,連第三個腳趾頭都爛掉了,只好再開刀,把第三趾連部分腳掌一併切掉。同時,做了六、七十次高壓氧治療,才讓傷口彌合,那隻殘廢的右腳總算醫好了。不幸的是,整個治療過程後,留下了嚴重的暈眩後遺症。在醫院治療總也不見效,後來轉到一家中醫診所去給一位挺有名的老中醫師看,改吃中藥,但是效果不是很理想。

因為他三個女兒都是我的病人,鼓吹他來給我看看。起初,他總是拒絕,原因是他被另一家專做「通經絡」的國術館嚇到了。按他的說法,去做一次全身「放經路」回家,得痛好幾天,痛死他了。他痛怕了!在女兒們連哄帶騙下,他坐著輪椅來了。

前面所述,他的治療過程,就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向我埋怨為他治療的醫師是蒙古大夫(台語音:兩光醫生)而說的。是啊!他不但殘廢的右腳僵硬、晦暗,連另一隻腳也完全失去彈性,兩隻腳的大小腿還同時出現肌肉萎縮的狀況。問他為什麼會這樣?他說一年多來,頭暈得連起床都困難,幾乎完全無法走路,腳怎麼不萎縮呢?

數診後,腳部循環改善,大小腿肌肉也重新增長。問他有沒有起來走路,他總是說,頭暈得起不來。他的女兒私下懷疑,他是不是騙人的?因為外觀看起來挺好,外勞也說,他都自己走去上廁所、洗澡。

我要求他拿老中醫開的藥單來給我看。醫師使用勾藤散、半夏白朮天麻湯、六味地黃丸之類的處方加減。這老醫師可能認為他的頭暈是肝陽上亢或肝腎兩虛造成的才會這麼下藥。然而,他吃了幾個月的藥,沒見效。可見藥沒對症。看他下肢循環障礙嚴重,我想,他的頭暈可能是「瘀血」造成的。人病久了,體內血循環瘀阻,或者頭部撞擊,留下瘀血,也會造成嚴重的頭暈。

經過建議,他改吃「血腑逐瘀湯」之類清上焦瘀血的藥。似乎病情改善一些。家人也發現,外勞推著輪椅帶他出門散步的次數增加了。看起來用藥方向沒有錯。

有一天,天氣突然轉涼,我發現他「大椎穴」以上,整個脖子都是冷的,把脈時發現,「寸關尺」三部脈,剩下關尺兩脈,寸脈不見了。經檢查,發現他的第六頸椎旋轉異位。當我把它矯正後,頸部回溫,寸脈出現,但微弱。換成「苓桂朮甘湯」為主的處方後,一個星期,他就覺得頭暈好多了。

我想,糟了,他那不癒的腳瘡,應該是頸椎旋轉,造成心臟無力,因心臟無力所以下肢供血不足,從而引起的。那麼,兩次的開刀和將近兩年的頭暈治療都是錯誤的。這位老先生,同樣是試驗品,然而不知道他是幸運的還是不幸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