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教授們這一跪昭示了什麼?

幾日前,湖北省荊州市長江大學數十名教授和部分學生,一齊跪在了區政府門口請願,要求取締校園旁一家污染校園環境、危害師生健康的非法鋼廠。據悉,這家鋼廠是由區政府招商引資的,部分官員還占有其中的股份。有教授表示,他們就這一問題,曾8次上書中央、湖北省及荊州市、區政府,但根本無人過問,是以無奈的他們選擇了下跪請願,而他們得到的最初回答是:「非洲沒污染,你們搬到非洲去。」

自古重視禮儀的中國人就有「跪拜之禮」,由於早期的中國人沒有凳椅,乃是席地而坐,因此形成了日常生活的禮節——跪拜禮。隋唐時,凳椅問世,跪拜禮雖然依舊存在,但除了包含對長者、地位尊者的敬重外,還成為區分階層、級別、長幼、尊卑,甚至彰顯態度的重要標誌。如在官場,小官見大官要下跪,臣子見皇帝要下跪;在家庭,遇到年節,晚輩要給長輩下跪;在江湖,徒弟見師父要下跪等;但在面對不該跪拜之人時,哪怕其位高權重,也絕對不能屈服,是以中國有「男兒膝下有黃金」、「寧死不屈」的古訓。

然而,中共建政後的高壓統治和發動的一系列運動,不僅讓普通的國人噤若寒蟬,而且也打斷了素有「社會良心」之稱的知識分子的脊梁。當代中國有良知、有勇氣、寧死不屈的知識分子已然極為罕見,絕大多數都變成了逃避現實,玩世不恭,對公共事務漠不關心的信奉犬儒主義的知識分子。

可是,當這些逃避現實、追求所謂自我內心寧靜的知識分子自身利益遭受侵害時,他們該選擇怎樣的方式抗爭呢?荊州的這些教授們給出了一個答案。毫無疑問,今日教授們的這一跪既非禮節,當然也不是對官員們的敬重,而是彰顯了一種態度:寧可斯文掃地,也要解決問題。

這一跪打在了各級官員們的臉上:你們是主子,請主子們發發慈悲,解決解決我們的問題吧。

這一跪在告訴所有的知識分子:即便身為貌似有著顯耀地位的教授,也仍不過是一粒草芥,在高高的權力面前,仍須跪著說話。這一跪不啻是給了所有知識分子的一記棒喝:中共建政後,知識分子何時有過真正的精神、學術自由?

這一跪在明白無誤地告訴那些涉世未深的學生:你們若想在這樣專制的社會中生存下去,也要像教授們這樣學會下跪。

這一跪在呼籲所有的媒體人:請將我們的屈辱廣為傳播,什麼時候我們站起來了,你們也就站起來了。

這一跪也在向所有的中國人和世界昭示:這就是現實的中國,這是怎樣一個讓人淚奔的國家。

寧願斯文掃地的教授們,其實早已知道,所謂的斯文早已名存實亡,既然通過正常渠道無法解決,而且害怕罷課、上街抗議遭受迫害,那倒不如不要臉面,換取人們關注的目光,並且看看中共各級官員到底在乎不在乎自己的臉面。

從事態的發展來看,犧牲自己臉面的教授們至少部分達到了目標,至少媒體報導了,眾多的中國人知道了,網友們熱議了;至少副區長不再說風涼話了,「荊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了,小鋼廠據稱也停廠了。最終結果(鋼廠搬遷)到底能否如教授們所願,也許還要等些時日。

只是以這種方式解決了問題,總讓人心裡不是滋味。當然,我們沒有資格去指責斯文掃地的教授們,因為丟人的恰恰是麻木不仁的中共各級政府和官員,但內心的悲哀卻無法遏制。一個讓人「斯文只有到了掃地之際,才能吸引眼球」的國家到底會有多少人發自內心的熱愛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