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和平協議」:西藏不能,臺灣又怎麼能?

?"
被迫與中共簽訂城下之盟的西藏,僅僅數年就讓其文化、宗教、寺廟,連同芸芸眾生,陷入滅頂之災。圖為11月16日藏民在新德里中國大使館前,因最近的連續自焚事件抗議中國在西藏的統治行為。(Getty Images)

臺灣總統大選進入倒數第二個月,民主臺灣,熱鬧非凡。各黨不斷花樣翻新,激發選舉熱潮。政壇宿將宋楚瑜復出參選,更給選戰投下莫測變數。在若干民調上,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的支持度,似乎一直領先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但領先幅度逐漸縮小,呈現馬消蔡漲的趨勢。

和平協議與虎謀皮

馬走下坡路,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10月間,馬突然拋出「兩岸和平協議」說,聲言未來10年內,可能與大陸方面洽簽「兩岸和平協議」。此說,印證之前傳聞:馬可能在第二任期內,與北京談判簽署政治協議,而馬陣營對此歷來予以否認。傳聞成真後,另一個傳聞也極可能成真,那便是:馬政府與北京政府之間,曾經或正在進行祕密政治談判。

馬英九拋出「兩岸和平協議」,原因大概在於,對手蔡英文本屬獨派,但對兩岸,採務實政策,抵消了馬在兩岸議題上的優勢。馬有意在兩岸問題上再跨一步,目的是要與蔡拉開距離,拋離蔡,或陷蔡於被動。

綠營立即反彈,指控馬的「兩岸和平協議」,等於「送肉飼虎」,是「統一時間表」,「犧牲臺灣主權」,「親中賣臺」。藍營內部,也有不少分歧,認為這是一著「險棋」,疑慮拋出該議題的時機。

眼看「兩岸和平協議」說在臺灣引發激烈爭議,馬英九隨後變招,承諾推動兩岸和平協議,「一定會交付人民公投」。而公投,正是綠營長項,蔡英文趁勢提出修改公投法,要求把兩岸政治協商納入公投機制。於是,陷入被動的,反而是馬英九。

北京方面,在猶豫和觀望了一些時日之後,通過其「國臺辦」,做出回應:「不應該允許任何政治勢力藉機進行政治炒作,撈取政治利益。」中共官方媒體發聲:「馬英九的和平協議說未平,公投表決說又起,表態簡直是冰火兩重天。」聲稱:「大陸絕對不會犧牲一個中國、九二共識的原則去成全某些人。」中共御用學者則進一步解釋:「馬英九的表態純粹是選舉語言,毫無誠意。」

來自北京的回應,從某種層面上解讀,是為馬解套、以免馬被抹紅、不利馬選戰,竭力迴避中共為馬背書之嫌。而在另一種層面上,也洩露出中南海心機:中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不論馬英九或蔡英文當選,都會現實地予以接受。

在北京的各類回應中,有這麼一條:「大陸更警惕馬式和平協議是將兩岸分裂固定化。」此說,自有其深意,即,日益強大而武裝到牙齒的中共,絕不滿足於兩岸「維持現狀」;簽署「和平協議」,豈非作繭自縛?中共要的是,放開手腳,無拘無束,不僅要以武力威脅臺灣,還隨時要以武力吞併臺灣。

毫無誠信有跡可尋

聯想到1951年,被中共大軍壓境的弱小西藏,被迫與中共簽訂城下之盟,所謂「十七條協議」,以為至少換得個和平,孰料,僅僅數年之間,中共就翻臉不認,自我撕毀「十七條」,全面軍管西藏,讓西藏文化、宗教、寺廟,連同芸芸眾生,陷入滅頂之災!

西藏不能,臺灣又怎麼能?如何想像,文明臺灣可與野蠻中共簽署「和平協議」?又如何想像,民主臺灣可與專制中國「和平共處」?

不要說西藏、臺灣,即便面對中國大陸人民,中共都從無和平共處之心,更從未簽署「和平協議」--即平等待民、保障民眾權利的憲法。

如今,連手無寸鐵的藏人僧尼都不放過,坐視藏人僧尼一個接一個地自焚,而鐵石心腸、無動於衷,毫無對西藏高壓政策改弦易轍的絲縷念頭;連一名藝術家都不放過,強施非法監禁,自我挫敗後,又羅織罪名,強徵巨額罰款,民眾自發捐資幫助這名藝術家「還債」,竟又被誣指為「非法集資」;連一個盲人都不放過,不僅處之以徒刑,刑滿後,還任意禁錮,民眾上門探視,竟遭公安便衣假扮成「流氓地痞」,施以圍攻、毒打,探視團成了「找打團」,假「流氓地痞」成了真流氓地痞。

如此冷血無情、逾越人性底線的專制集團,如此殘民以逞、專橫跋扈的獨裁政權,如此迷信武力、嗜血成性的暴力團夥,馬英九何其天真爛漫?竟以為能夠與虎謀皮、與狼共舞。執政三年半,竟無視中共於國際上的孤立、道義上的四面楚歌,而一味推行「傾中政策」,受惑於北京利誘,滿足於眼前利益,明顯缺乏政治家應有的原則與遠見。如今,又拋出一廂情願的「兩岸和平協議」,指望勝選連任?以一個旁觀者的眼光看,難。

(小標為編者所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