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攝像頭下的黨國

?"
(Getty Images)

有件事早就想說,就是每天一出門,在咱頭頂上照著咱,走到哪兒照到哪兒,抬頭就和它打照面那玩意。不信,你上街瞅瞅、數數,保證嚇你一大跳:街當間兒、胡同口、樓拐角、燈桿上、橋沿下、政府大門框……你回味想想,那一根根棒槌似的攝槍,如影隨形,親密無間,就差安你們家炕頭和茅房這兩塊最後的空白了。

2010年,薄熙來稱霸的重慶,一次性花200億在公共場所增裝了50萬臺攝像機,美其名曰強化社會治安。這要換在紐約,別說50萬臺,市長說政府申請加裝500個攝頭,他麻煩就大了,聽證、預算審批、審計,媒體質疑……能把他折騰熟了。因為他不大,納稅人大。而在黨國,我們奸笑著的薄書記卻是老大,他用你的大把銀子監控你,卻會把「為人民服務」唱到喉裂。

層層油水撈不完

稍有知識的納稅人都知道,監控系統包括攝像頭、電纜、終端主機、監視器等等,一套單頭設備,沒幾萬不給你,軟件和人工就不用說了,要施工安裝吧,要設備間、工作間吧,要招人上崗技術培訓吧,機器要維護吧,那費用,扯了!

況且,哪單位現在安一個頭的?少說也得三五個吧。所以,沒幾十萬下不來。我一哥們兒,10年前與人合股開個小型安保設備公司,生意慘淡,吐血租一輛「普桑」開著到處竄,死皮賴臉進別墅區給闊佬兒裝「頭」;現如今再看,霍!哥仨一人一輛BMW,架著光鮮西服坐寫字樓裡,喝著進口咖啡,吆五喝六喚馬仔出工——下工地接線已成如煙往事。人家現在也沒工夫搭理家庭生意了,通通政府採購和集團工程,支票刷刷的進,賄金花花的出,一個字:爽!你想想,薄書記得從200億裡抽多厚的油吧?

哥們兒說了,黨的政策「好」,富人錢多膽子小,需要電眼幫助,盯著誰想殺他搶他綁他兒子;而黨的錢最多,每天嚇得哆嗦,就狂安攝頭,隨時盯著咱P民的一舉一動。

攝得到,管不到

本來嘛,攝像對取證有利,取證就能公正,公正就能和諧。交通路口安上電眼,攝錄在案,省得扯皮。違規別辯解,乖乖交罰單;撞死人坐牢賠款沒商量。吃了苦受了罪,下回就老實了,馬路殺手消滅一個,別人就多一份安全。

沒承想人的道德大大的壞了,當下的黨國,自律已成非常奢侈的祈望。不碰上小悅悅遭遇的十多位叔伯大爺們,就該謝主隆恩了。

咦,要不是那條窄街上安了監控頭,族人的冷血也不會煮開全國輿論,不是嗎?這樣看,那勞什子還有點用?

看官,流氓會因為滿街裝上攝像頭而變成君子?妓女會因為官員都不嫖了而變成賢婦?沒這因果關係吧。人心壞了,隔3米安一個攝頭,車照樣從小悅悅們身上壓過,你信不?說不好聽話,全國幾十個巨型城市,數千萬個攝頭,犯罪率下來了嗎?不僅流氓橫行,官匪稱霸,連普通草民都醞釀著造反抗暴。中國的監控攝頭已是世界之最了,還想怎樣?

變態就在監控行為的串味,它已經深入到人們生活的所有領域,功能已從有利取證被延伸到假設人人都會犯罪,個個都可能是「階級敵人」楊佳、楊帆,監控便順理成章的一舉成為當局「維穩」的利器。

有錄有真相?

除了數量龐大的固定攝頭,這兩年黨國公安又與時俱進新建了個警種——攝警。不信你注意「新聞聯播」誇公安的英勇,畫面上常見到個手持攝像機、始終默不作聲、形似木偶的傢伙,含情脈脈的對著你拍呀拍,像極了婚禮大宴上的攝影師,不同的是身著警裝,面似白板。

他在取證嗎?非也,是在侵犯你的肖像權和嚇唬你:小子,我照到你了,你跑不了了,我們一高興就會找你喝茶,一不高興就找你家、你老婆、親爹、獨生女……總之,你小子上了我黑鏡頭,一生都將在我黨嚴控之下。現在眾目睽睽我們不拿你,免得激起今年第99萬9999起群體事件。不過小子,你不怕麼!艾未未比你牛吧,他一直想「發課」政府,怎樣,政府反罰他1500萬沒商量。

什麼?個人隱私?我要笑了。這是黨國唉,你哪來的?火星嗎?這是地球村僅剩的幾個最不要臉的反人類政府知道麼?賴昌星大哥就是因為拍到了江前主席和現任賈主席的玉體什麼的,才保住了自己的身體。真應該選他做黨國攝像文明創始人,這麼尖端的技術,這麼超前的意識,竟然在一個小學文化的賴大哥身上完美的結合了。相信不遠的將來,紅牆傾倒,老賴用針孔攝像頭拍到的、埋在加拿大深山裡的黨國第一題材,會被好萊塢製片一哥天價買下,票房將會衝上歷史新高。

雙刃劍就是這樣。本來好端端一個技術,引進黨國即成繩索。美國加拿大也有攝像,不是要緊的、有安全隱患的公共場所,納稅人絕不會同意政府安頭。生活是需要放鬆的,隱私是需要保護的。就連紅綠燈有攝像,也一定要提前立牌告訴司機。

再說重慶樣板兒。中國大陸民眾維揚臥龍撰文說:重慶人民可安全了,無處不在的攝像頭處處時時都能體現政府的關懷,免費讓百姓體驗公眾人物的感覺,哪個政府有這種魄力、勇氣和財力,為百姓提供這種心理慰藉待遇?只有重慶!

聽說以前有個外國政府監聽百姓通話,實在是侵犯人權的,重慶政府就不會,他們只是默默拍攝,不像那個外國政府下作。政府只在露天屋外裝置攝像頭,沒有將攝像頭裝百姓家裡去,更沒在電話上裝竊聽器、手機上裝監控軟體,網路上也沒砌牆,重慶百姓隱私得到最多尊重。

全方位攝像頭監視的城市最安全,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可謂實至名歸,這個警察就要失業的城市,全世界可能找不出第二家。

一個以前沒幾個攝像頭,公眾安全感指數已高達95.89%的重慶,相信有了這些攝像頭以後,安全感衝到200%都是可能的。這個在攝像頭下人人愛唱紅歌,個個愛國的城市,也是人類絕無僅有的!

人人為近敵

這一下讓我想到那個共軍80後大哥帶著3個90後小弟,出營半天即被共警射殺的事,大概也離不開攝像頭的貢獻。特別是槍戰現場事後那一堆警察裡,恰恰也有個木偶攝警。

我抑制不住的悲憤,人家爸媽把獨生子養到20來歲,容易嗎?送來黨國軍隊,就因為拿了一支槍跑出來,就可以不問情由殺無赦嗎?這是你自己的兵哎!再說了,4人能輪流拿槍和你對射嗎?再退一步說,打死那3個手無寸鐵的弟兄和殺老百姓有什麼區別?有什麼道理?你當個特警難道就是吃屎長大的?不知道吃玉米麵的生命可貴?黨給了你槍,你就可以隨意殺人麼?黨媒還說什麼逃兵開槍打傷了警察,人家跑出來就是為打警察玩嗎?其中可能的原因有多少,用得著請出福爾摩斯推理給你們掃盲嗎?你當P民都是白癡?

這就像幾百個長眼的監視一個盲人陳光誠,把藝術家老艾關監80多天,再罰1500萬的臭流氓行為一樣,黨就是個下流坯,就是要嚴控,把一切可能威脅統治的跡象掐死在襁褓中,包括不眨眼殺人。這回它一定又會說擊斃的是凶殘的恐怖分子,就像殺西藏的僧侶、新疆賣羊肉串的大哥、上訪的老婆婆一樣,哪怕「恐怖分子」犧牲的時候還穿著黨國軍服。為保護人民,黨必須這麼凶惡的殺。

而我,卻分明看見共匪在肆脖子流虛汗。一個恨不得連盲人、藝術家、自己的小兵都要幹掉的政府,不弱到家了嗎?現在你知道黨國以攝像頭維持偽治安的可笑了吧。轉而一想我曾經那麼久的苟活在這群下作土匪治下,就止不住想去中南海嘔吐。

前不久筆者在〈中國,只差第一槍〉文末,默默期待共軍中的百姓子弟效法辛亥革命英雄熊秉坤,打響滅共第一槍,雖然眼下尚無法得知楊帆們為何種不公而出槍,但我仍然震撼於他們無懼犧牲年輕生命,讓黨國嚇破膽的壯舉!聽到辛卯第一槍如此快的響起,我們可以聯想:強拆的黨國、攝頭的黨國、人吃人的黨國匪類還能鬧騰幾天?!

(小標為編者所下)◇

您也許會喜歡